正文 后记:我可不可以不原谅(一)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干杯~明天就毕业典礼了。”吴帅高举着酒杯大声说着,今天学校外的夜视摊上全都是他们这些大四的学生,他们宿舍的四个人,中午刚和同班同学吃了散伙饭,没尽兴这会又单独过来烧烤摊上喝几杯。

    “干了干了,明天过后,我们就要正式步入社会了,为我逝去的青春,还有这四年的同窗,干杯。”两杯酒下肚,张瑞也高举着酒杯和大家碰杯。

    “今天可是要不醉不归噢。”李一凡和他们三个碰了杯,笑着喝下杯子里的酒,这应该是他们四个人在学校最后一次相聚了,从明天开始都将分道扬镳。

    “一凡,你准备留在h市了?我听吴帅说,老谭在这给你找了画廊当画师?”刘思怡看着李一凡说着,手里的筷子只是偶尔的架起一些素的凉菜来吃,要说这刘思怡比起上一次见面瘦了一大圈,整个人也变的更精神了。

    “恩,觉得h市不错,待了四年也待出感情来了,不想挪窝了。”李一凡笑着说着,慢慢的喝着手中刚填满的酒水,要说他们四个人,这四年变化最大的就数李一凡,从最开始的拒人于千里,到现在的开朗,简直是质的转变。

    “啧啧,我说刘思怡,我们这里面就你混的最不错吧,我可都听说了,你搁这还给我们藏着掖着,你和焦婷不是都定在今年年底结婚了嘛。”吴帅笑着看着刘思怡说着。

    “哈哈,是啊,哎,要知道我们俩能在一起多不容易,我真是费了好大劲才说服了焦婷嫁给我,到时候可都要记得来喝喜酒,伴郎可都等着你们呢。”刘思怡说着酒杯里的酒已经下肚。

    看着天色越来越暗,李一凡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看着桌子上吃的差不多的烧烤,李一凡起身走到旁边的选菜区,又选取了一些递给老板。

    就在转身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旁边一个五岁多的小男孩,刚和小男孩说着不好意思就听到摊位上的老板对着小男孩和旁边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热情的招呼着。“呦,杜老师,又这么晚呀,还是一份炒饭多加一个蛋是吧。”

    “恩,是啊,过两天就期末考了,比较忙。”这个被称呼为杜老师的女人简单的回答着,准备去旁边的水果摊上卖水果,却被身边的小男孩拉了拉衣服。

    “妈妈,我想吃烤香肠。”小男孩看着放菜平台上红色的烤肠,满眼期待的对旁边的母亲说着。

    “琦琦乖,烤肠不健康,今天是不是在幼儿园没吃饱,回家妈妈给你洗水果吃,还可以和妈妈一起吃炒饭噢,里面有好多鸡蛋。”女人半弯下腰,十分有耐心的哄着自己的儿子,见吃不到烤肠,小男孩有些失落,眼神一直留恋在那红色的香肠上。

    “一凡一凡快过来,我们正商量着刘思怡结婚我们伴郎团要不要来点什么表演。”就在李一凡等着拿吃的时候,室友那边对着他喊着让他赶紧过去。

    这一晚,他们四个人聊的尽兴,也喝的尽兴,回去没多久就都睡着了过去,知道第二天的毕业典礼,四个人也是昏昏沉沉,照完照又回来补了个回笼觉,这一觉对于李一凡而言却睡的不安稳,原本酒就没醒的他就总在做梦,这会更是奇怪,似乎是梦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梦里,只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孩,稚嫩的手触碰着面前的窗户,看着操场上蹦跑着的少年,也很想出去玩,额头上冰凉的触感,李一凡知道那是头上贴了退烧贴,这和他小时候经历的画面太象了。

    李一凡小时候也有过很多这样的经历,那些突然被妄想症支配的时候,大喊大叫浑身哆嗦的他就会被班主任带到办公室里去,每当那时候,帮助人就会拿出母亲备在她那的散热贴贴在自己的额头,这样就会让自己冷静下来。

    “一个人在这里好好呆着,不要乱跑,等你妈过来接你……一天真的是事多。”还记得李一凡小时候,每次发病,班主任都会撂下这么一句话,然后留他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她就继续去忙其他事情。

    此刻梦里感知到的这个男孩和自己小时候太象了,他很想和外面那些人玩耍,很想出去,可又害怕,只能乖乖的爬在窗户上看着……

    “我靠!下午四点了,我们既然睡到这个时候,怪不得我这么饿。”吴帅惊呼一声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手机上的未接电话,又看了看对面床位上的刘思怡着急的喊道。“刘思怡,老刘,你不是要赶下午的车回去嘛,赶紧起来呀。”

    “没事没事,我再睡会,不行就赶晚上的末班车回去,反正离的不远,车多着呢。”刘思怡嘟囔了句,翻个身继续睡,原本这睡回笼觉就不容易醒。

    “四点了?啊~真的是睡了好久啊。”李一凡打着哈气从床铺上下来,要说今天可就是在宿舍的最后一晚了,他现在还居住在韩烁租下的那间复式里,不过这次多了一个人,刘鸣轩出院后也住进了那间复式里,而他因为经常要回学校帮老谭画画,所以宿舍这边的东西并没有全部带过去。

    “哎呀,我可不管你们了,我得赶紧起来了,我这可买了七点的火车票。”吴帅说着,起身快速的翻身下来就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李一凡走到阳台上洗着脸,脑海里还在回忆刚才梦里看到的画面,那画面和自己的经历太像了,他一时真的以为那就是一段回忆童年的梦,可一想到自己能看到别人死亡经历的能力,李一凡就不敢怠慢了,这说不定又是一起正在发生的死亡。

    “吴帅,刘思怡我就不送你们了,我有些事要出去一下。”擦掉脸上的水,李一凡快速的换了件衣服就往出走,边走还边给韩烁打去了电话。

    “韩烁,帮我查下,h市哪个小学的操场是东西方向的,要快。”李一凡对着电话里的韩烁说道。13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