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移山成海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与会人数不多,但晚宴却极尽丰盛之能是,酒水也如流水一般;几个男人在那边喝酒,女人们干脆早退场,找个地方聊天去了。

    过了一会,那几位狐族半圣也先后告辞了,只剩下兄弟三人。

    “大哥,都现在这情况了,你可有什么任何打算么?”云扬问道。

    “我自诩多谋,可面对当前这境况,还真没有任何办法可想……”狐皇皱着眉头,心事重重。

    “大哥,咱们兄弟一场,什么话不能讲在当面,以你的智慧头脑,岂会当真想不出办法,只是不想成为妖族的千古罪人而已,纵然妖负我,我终不负妖。”云扬笑了笑,道。

    狐皇长长叹息。

    猫祖闻言,不由瞪大了眼睛:“狐狸,原来你尚有办法应对眼前局面!?”

    “办法……的确是有的。但我若是那么做了……我们妖族将错过仅有的一次机会,之后多半再也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挺军直入玄黄界,征伐人族了。”

    狐皇叹息着,道:“就算是三弟在这里,我也是这么说。咱们三人意气相投,结为兄弟,但毕竟是人妖殊途,立场迥异,便如三弟所言,纵然妖负我,我终不负妖,为妖一世,便要有为妖者的底限。”

    猫祖怒斥道:“别跟我扯那么多的大仁大义,到底有什么办法直接说,现在已经是两大族群生死存亡之秋,你还要顾虑这顾虑那,妖族兴废哪里就到你操心了?”

    “我这个办法,也只是仅限于想一想,顶多也就是理论上可能有效,当真实行,成功几率不足万一,那个地方,现在必然有超级高手在把守着,以凤皇那家伙的脑子,怎会思不及此……”狐皇一脸惆怅。

    猫祖急了:“你直说行不,别给我拐三拐四!”

    “现在举世滔滔,整个狐族地域,尽数化作了水域。随时随地都可能遭到海族或者水族高手的攻击,他们现在不动,不过是等待时机成熟,只待时机一到,势必会兴风作浪,掀起滔天之浪,冲击血魂山。”

    “真到了那个时候,血魂山是否被破尚在未定之天,但咱们两大族群却是首当其冲,难逃临灭顶之灾!即便是最好的状况,能够挣扎求存活下来的,只怕也是万中无一!”

    猫祖两眼赤红:“咱们两大族群,加上原本在这里生活的其他族群,生灵总数不下百亿之巨!这可是数百亿性命,难道……你也能无动于衷?这其中的绝大多数可都是你的狐族子民!”

    狐皇喃喃道:“现在事已至此,已无转圜余地,若是这次动作不能一举冲破血魂山,妖族将会有数万亿子民陨落……若是没有宣泄出口,整个妖界,除了水族海族势力外,所有族群都将面对灭顶之灾……”

    猫祖执拗的道:“这场灾难本就是他们挑起的,他们死不死的关我什么事,我只想保全我的子民,你只管告诉我你的办法便是,其他的废话不要说了。”

    “若是我猜得没有错……”狐皇沉沉道:“这么长时间里,各族圣尊以上高阶战力,大多数都没有露面……参加血魂山之战的那些战力,看似频率比以往高了许多,不过轮换次数频繁的障眼法而已,现在在参战血魂山的总人数,不足整个妖族高手数量的万分之一!”

    “那么其他的高手,都去了哪里呢,答案呼之欲出。”

    “除了在各个族群本部坐镇的之外,他们的去向唯有一处,你知道是哪里吗?”

    狐皇突然抛出来一个问题。

    猫祖感觉自己被狐皇给绕糊涂了:“这我怎么知道?是我问你,你怎么反过来问起我来?”

    “你应该知道的。”

    狐皇重重道:“只要仔细想想,怎么会想不到……为何在今年一年时间里,天天都在下暴雨?为何天气气温大异寻常,上升了这么多?为何连血魂山这样的亿万年不化雪山,都在融化?”

    “这一切,都是计划,都是预谋!”

    狐皇眼帘半阖,道:“若是我估计没有错误……连接着血魂山的妖族的其他山脉内部,都生出了变化……现在,恐怕妖界范围内的所有火山,全都被挪移到了血魂山周遭。错非如此,气候何至于丕变至此。”

    猫祖目瞪口呆,显然是跟不上狐皇的脑回路。

    “我想,促成这一局的关键还不止于此其二,若是我估计没错的话,大海另一边的一干山脉,也都在向着这边挪移,由量变达到质变,强行积压空间,令到大海流向,逐渐向着这边偏移!”

    “或者还有第三个第四个原因,但是更多的原因,我猜不到了。”

    猫祖瞪着眼睛,两只手都在颤抖。

    修为达到他之层次,如何不知道,一个修为臻至到了圣尊层次的修者,挪移山脉并不算太难的事情,只不过即便是圣尊顶峰所能够挪移的,也不会是很大的山头。

    但若是好多圣尊联手乃至圣君助力呢?

    整个妖族可是拥有数十万计的圣君强者!

    甚至,再加上半圣强者出手协助呢?

    想要挪动那些没有经过圣力加固的山脉,也就是个耗时耗力的巨大工程,难办,却非是不能办到!

    之前没有这么干,只不过是没有人这么想过,就算想过也没有人有权限搞这个大动作而已!

    但若是凤皇筹谋了这个计划,那就是完完全全的另外一回事,凤皇乃是妖皇以下,唯一一个有此权限,且有此魄力的妖!

    “现在想想,凤族所属的高阶妖修,自从五千年前,就罕有几个在妖族大陆露面吧!他们……都去干什么去了?”

    狐皇冷冷道:“凤皇从来不会将所有希望全都寄托在某一个计划之上,哪怕是再完美的计划,凤皇都要留一手,以防变数出现。”

    “我几乎可以断言……从五千年前开始,凤族就已经开始了这个计划,只不过他们乃是大海的另一边动作,除了大海就是人畜无法生存的荒芜之地,我们根本就注意不到罢了。”

    “前前后后差不多五千年的时间,以凤族所有强者的合力施为,能够将那边的山脉向着这边挪移多少距离呢?”

    “就算是最保守的猜想,几万里距离肯定是有了的!”

    “这几万里的群山挪移过来,已经足够将那边的海洋流向锁定!与此同时,大海另一边的雪山开始融化,雪水注入大海,再之后,海域只能向着另一边扩张!”

    “若是周遭也在进行诸如此类的挪移……想也知道,海域就只会向着咱们这一边……也就是血魂山的方向扩张!”

    “这虽然是一个最笨的法门,耗时耗力,但只要下足了功夫,却又是一个最有效的方法!”

    “这些年里,咱们虽然没什么察觉,但海域的渐次扩张,逐年递增,我们岂不也是知道的。你可还记得,在苍茫原生活了超过四千年的狼族,现在族群已然搬迁到了哪里?”

    “还有三千五百年前,白尾虎一族的原址在哪里?现在又迁徙到了哪里?”

    “还有……”

    “这些族群原本在自己的领地生活得好好的,每个族群在原住地起码生存了千年时光,早已为何要搬迁?还不是海域扩张,致令驻地环境异变,不复当初!”

    “如今,咱们这边亦是步了那些族群的后尘,变成一片泽国。”

    “这里的水,肯定连通了海域!只差一次合适的机会,一次涨潮,海族强者的一次出力,便能将这里彻底淹没!”

    “从那之后,这里便只是大海的一部分!现在之所以还没有那么做,无非是他们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毕竟水势蔓延到血魂山下的话,人类方面肯定会警惕起来的。”

    “他们想要将水再聚得更多一些,也就更有把握一些!”

    “又或者,是凤皇他们的某一个关键环节,还没有准备好,毕竟这样的大动作,务求一举成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狐皇重重道:“以我对凤皇的了解,他不动则已,一旦动了,那他就必然有十足把握,用历时五千年群策群力的大动作,强势撼动血魂山!”

    “而到那个时候,便是整个妖族的机会!在这过程中的所有牺牲,都是值得的!”

    “反之,冲击落空,将是妖族从此一蹶不振的起点,覆灭可期!”

    猫祖目瞪口呆。

    他瞪着眼睛,已经震惊得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只感觉自己脑海中,一片混沌!

    云扬坐在一边,拿着酒壶自斟自饮,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狐皇声音悲哀愈甚:“明白了么,现在我们纵使如何的尽力筹谋,但一切只会尽归枉然而已。只待时机成熟,就是无数火山一起爆发,撼天动地,再加上剧烈地震动摇地脉,还有海族所有高手联袂出手,催动海浪,即便浪高万仞,贯天袭地,我也不会诧异,而那动作一旦催动,便不会停息,只会越来越猛,一浪高过一浪,直到突破障碍,一马平川,一泻千里。”

    “只要冲破了血魂山,甚至两族大战的战果都不再重要,因为妖族已经多了太多的生存希望,幅员辽阔如玄黄,随便找个地方栖身就可以了,妖兽与玄兽,差别哪里就大了……”

    “相信那时候的人族,只怕不会放太多的心思在妖族身上,他们需要迫切解决的,乃是那巨大水患,怎么也可以为妖族争取到相当的缓冲时间。”

    “可反过来说,若是大水冲不破血魂山,承受水患所苦的就变成了整个妖族……妖界之内的所有妖族子民,万亿生命,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只怕不会高于一个亿……”

    “如此惨重的死亡比率,何异于陆地妖族覆灭殆尽。”

    “而正得势的海族,又会如何做呢?!”

    “这种状况,岂是任何妖族一份子所愿见的?!”

    “凤皇若是没有相当的把握……如何肯这么做?”

    狐皇悲凉的笑了笑:“现在有办法,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比如……我们两个带着心腹高手,寥寥几人潜过去,就在狐族的疆域边上,水道流向关键处的几座大山挪开,或者打通……引导水流不再流经狐族地域,会其他地方泄走。”

    “这就是我所说的办法了。”

    “但这个办法,不过就只是一个理论上可行的办法而已。”

    “我们能将那边打开一个缺口,凤皇他们就能将之再次堵上。而且,我们一旦动作了,就只能逗留在那些关键点位置,死守缺口,确保成果,可是凤皇他们怎么会坐视大计落空,妖族内乱的终战,就一定会在那边爆发。”

    “以现在妖族的力量,想要碾压我们两族的这点力量,轻而易举!所以,我们就算能暂时得逞一时,最终还是要被在那边杀死。我们一死,缺口还是会堵上,狐族还是要被海水淹没。对于血魂山这边来说,或者能稍延一点时间,但最终结果,仍无二致!”

    狐皇无力看着猫祖,道:“这就是我所说的办法。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所谓饮鸩止渴,不过如此。”

    猫祖凝眉想了半天,颓然垂下头去。

    不错,委实是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这是水,巨量的水,若没有相当疏通手段,疏通渠道,水只会越聚越多。

    狐皇冷漠地笑了笑,沉声道:“猫,你可还记得之前,许久之前,我们陆地妖族与海洋妖族还经常有战争发生么?当初为了阻止海洋的扩张,我们可是经常出去战斗的。”

    “当然记得。”

    猫祖点头。

    “那时候,几乎就是寸土必争。”

    狐皇淡淡道:“时至今日,已经有一万多年都没有那等的海陆争锋了……海洋扩张到什么地方,陆地妖族就退让到什么地方……没有任何冲突了。”

    “海洋妖族越来越是强大,海域肆无忌惮的扩张,岂不正是它们曾经梦寐以求的事情。”

    “或者对于海族来说,海域淹没整个玄黄界,那才是他们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海族是不会考虑陆地妖族如何生存的。而凤皇这个计划,与海族高层可谓是一拍即合。它们只会赞成,绝不会有半点反对。”

    “但若是水势冲不破血魂山呢?不光是寻常妖众,即便是那些大妖巨妖,陆地妖族高层,也迟早会全部丧生在海族手中!”

    “因为到了那个地步,妖域已然罕有陆地,尽数化作了海域!”

    猫祖一想到那个情景,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