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大树(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伊戈尔的思绪被拉到了那个时刻,那个时候他也说不上来是第几次进入那个灵的世界。

    但是那一次进入灵的世界他还是记忆犹新,犹如昨日的场景一般。

    那一次他认识到了堕落的灵,也见识了灵世界里的反抗,不过他终究没有能够搞明白为何那棵树会安然无恙……

    他犹记得堕落的灵告诉他那棵大树是维持他们整个灵世界的根基,除了这一点他对这大树一无所知。

    现在他依旧是不知道这棵树能怎么样。

    这树受到攻击了,还是说这棵树已经被摧毁了,还是说整个过程都是这个混蛋的胡扯?伊戈尔不得而知,他也不愿意去猜测,保持警惕的心一直子那,他才不会因为这点点的联系就放弃了自己的那种警惕之心。

    整个过程当中伊戈尔一直没有放松,但是他也听得很认真,他觉得哪怕这个家伙说的是谎言,他也要好好的去听一听,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处于劣势的一方,他的信息很少,获得的信息非常少非常少,完全是不对等的一种局面,这样的局面下去,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几率从这个地方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也许是伊戈尔考虑的太多,也许是他自己太不信任这个声音,总之现在的场景有那么点点尴尬。

    这个场景就像是一个人不断地在那述说,伊戈尔却一言不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听下去……

    述说的人永远不知道那个听众到底有没有走神,但是他却又不得不去说,因为这个过程当中,时间是束缚住他们的条件,这个条件让述说者不得不变得机械。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述说者现在无法再说之前的那么多废话,他也没有办法再去解释什么,他自能不断去描述,不断的去述说,就把整个事情变得平铺直叙,就跟念经一样,很是乏味,但是也没有办法。

    这样的述说会让听的人不知不觉的打瞌睡,但是这个听者却不能这样任由这个平铺直叙的叙述牵着鼻子走,他需要自己保持警惕,不断的保持自己的清醒状态,可不能因为这种絮絮叨叨就忘了自己的处境。

    整个过程当中伊戈尔一直保持着警惕,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了。但是他现在没有忘记仔细聆听,因为他也要从这些零碎的东西当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个声音叙述的很快,似乎真的是在赶时间,伊戈尔也没有太在意这个,他也没有这样机会。他只能不断地把这些听到的东西揉进自己的记忆里,待到一切尘埃落定之时,再去慢慢的理解。

    伊戈尔现在也是被迫无奈,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无奈的过程。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当中不能够主控,这是一种悲哀,也是一种无奈,这个时候,伊戈尔什么也做不了,他除了保持警惕和听讲外做不了其他的事情。

    他还不确定很多事情,他也没有办法去想。因为他对此一无所知。

    那棵大树究竟怎么了他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这个大树到底是怎么运转的。

    他在这个所谓的灵的世界里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也无法体会到那个大树的存在。所以仅仅凭借那个家伙的几句话说法也没有办法让伊戈尔确认现在的状况。

    时间过得很快,只听到那个声音逼逼叨的没完没了,不知不觉间时间就如同流水一般流淌走了。

    虽然伊戈尔在这个场景当中也不知道具体的时间是怎么流逝的,但是现阶段那个声音不再言语了,似乎沉默了,似乎他该说完的话已经说完了。

    “说啊,怎么不说了!”伊戈尔还感到奇怪呢,“就凭这么点点的东西就想欺骗我么?”

    “我没有欺骗,我说的都是事实,只是我的召唤时间已经快到尽头,所以才会结束我的叙述。”那个声音现在很平静,就像休息过后恢复了气力一般。

    “随便你怎么说好了!”伊戈尔满不在乎,他觉得这世界完全是一个虚假的存在,他根本就不需要重视。

    “伊戈尔,你要记住我给你说的话,维持我们的的自由之树正在受到侵袭,这个后果很严重,这也是导致你现在看不清现实的原因……”最后的时刻,那个声音还是不愿意放弃,他尝试着最后一次述说。

    “我都听着呢,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需要证据,没有证据,即便你说出花来我也不相信。”

    “时间不等我,我的召唤时间已尽,伊戈尔,该说的我都已经叙述,会面的一切,看你自己了,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都是你自己的决定了。”那个声音渐行渐远,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那般,时间已经到了。

    伊戈尔感到自己的脑壳有一阵抽搐,他原以为是敌人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但是沉静下来之后他发现自己正在脱离这一方世界。

    黑暗,一片黑暗,黑暗渐渐的覆盖了他的全身,让他无法动弹,让他喘不过气来,这是整个世界脱离自身产生的反应,伊戈尔已经经历了很多回,对这种感觉已经很熟悉了。

    难道那个家伙说的都是真的?

    伊戈尔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很多时候,人的认知也是随着这些简单的东西改变的,当一个人陷入到一种熟悉的境地当中的时候,他就会想到之前遇到的事情到底是奇遇还是命中注定了……

    伊戈尔本来就是一个探险者,他对于每一个未知都充满着好奇。

    解开一个个的未知才是他的动力。

    现在这个未知,他觉得已经解开了一点点。

    那棵大树,就是解开这个未知的钥匙。

    这把钥匙他已经拿到,用不了多久,他会明白整个事情的过程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他正在脱离这个世界,而且是自己被动的方式,就像那个声音说的那样,他正在脱离召唤,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当中去。

    那些被他揉进记忆的东西将会起作用,他有这种预感,而且这个预感还很强烈。

    一只眼睛的怪物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