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一孟杀三妈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聂倩和阿芙连约会吃饭的心思都没了,一直关注着不远处的尹鹤,以及他对面的三位大妈。

    阿芙问聂倩,“那三个哪个是来相亲的啊?”

    聂倩抿嘴笑道,“当然都不是啊,这个赵丹丹,我介绍的人竟然都敢放鸽子!”

    现在,尹鹤面前是三位大妈,她们刚刚已经自我介绍过了,分别是相亲对象赵丹丹的母亲钱阿姨,赵丹丹的姑妈赵阿姨,赵丹丹的干妈孙阿姨。

    赵丹丹?也不知道她跟赵苯山和宋`丹丹是啥关系。

    姑妈赵阿姨是京城本地人,坐在左边,头发微卷,戴着金丝眼镜,斯斯的。

    亲妈钱阿姨是东北人,坐在正中间,头发烫染过,身材微微有些发福,但并不难看。

    干妈孙阿姨是阿拉上嗨人,居于右侧,她身材偏瘦,跟猴似的,不过她皮肤很好,还做了美甲,是三人里最会打扮的。

    赵钱孙三位目前都定居在京城,穿着都很有品味,一看就是那种有钱又有闲,就是没有老头的精致小老太太。

    亲妈钱阿姨已经对尹鹤说明了,“我家丹丹工作太忙,公司上百口子的人都要靠她,晚上还得加班,今天实在抽不出时间,所以就全权交给我们三个了,你没意见吧。”

    从这位赵小姐的态度来看,尹鹤就知道,今天的相亲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即便她人再好,这么放他鸽子,也不能忍。

    不过抱着游戏人生的态度,尹鹤还是决定把这次相亲继续下去,而且要很认真地完成。

    他摇摇头,“没意见,见到三位阿姨我也觉得非常荣幸啊。”

    见尹鹤这么会说话,姑妈赵阿姨立即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尹鹤问,“赵阿姨,您这是?”

    赵阿姨推了推眼镜,平静而冷漠道,“打分。”

    钱阿姨和孙阿姨马上也掏出纸笔,开始给尹鹤打初始印象分。

    挺有意思的,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相亲的,他有点好奇自己刚才得了多少分。

    “阿姨,满分多少分啊?”

    “很多项目的,满分10分,这玩意儿要看平均值的,”钱阿姨解释了一下,没告知尹鹤的得分情况,还故意捂着自己的小本本,“你瞅啥。”

    尹鹤可不敢说“瞅你咋滴”,他笑着问,“没啥,要不咱们先点些吃的?”

    孙阿姨把菜单推给尹鹤,“噢哟,都是英,你帮我们三个点咯。”

    “我也不知道你们爱吃什么啊?”尹鹤拿到菜单,有些为难。

    孙阿姨笑道,“我们不挑食的,主要看你的心意啊。”

    尹鹤知道,出于礼节,这顿饭肯定要自己出钱,这家坐落在四季酒店的西餐厅价格不便宜,人均消费1000多呢。

    虽然他不差钱,但为了一个人都没来的相亲对象,也没必要铺张浪费。

    于是尹鹤精打细算道,“给三位阿姨来一份餐前面包,三份玛格利亚披萨,一份精品蔬菜汤。”

    这一共才花了了420块,是餐厅最便宜的食物。

    侍者记了下来,又看向尹鹤,“先生还要什么吗?”

    尹鹤道,“给我来一份鱼子酱,一份龙虾意面和牛排。”

    尹鹤又请示三位阿姨,“咱们就不喝酒了吧?”

    三人点头。

    侍者刚要走,孙阿姨突然拦住她,问,“一共多少钱?”

    “女士,一共5400块。”侍者回到。

    孙阿姨和另外两位阿姨赞许的点点头,为人大方,加分,她们在小本子上又做了一个标记。

    不远处的聂倩和阿芙也点完餐了,阿芙看着尹鹤,“感觉他渐入状态啊,三位阿姨脸上没那么严肃了。”

    聂倩笑道,“他其实挺会讨长辈喜欢的,毕竟长得帅而不娘,成熟而不油腻,首先外表就很过关,只要他稍微在人际交往上走点心,他可以轻而易举成为任何人的女婿。”

    阿芙脸上的笑容顿时牵强了起来,“所以叔叔阿姨都很喜欢他是吗。”

    “芙,对不起,我的家庭比较传统”见阿芙这样,桌子底下。

    阿芙摇摇头,“没事的,我只是觉得,如果我去你家,你爸妈肯定也很喜欢,阿姨上次就特别喜欢我呢。”

    聂倩立即承诺,“好,明天我带你去我家做客,正好我爸也在家。”

    “真的!”阿芙眼前一亮!

    聂倩伸出手指,阿芙立即勾住,“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瞧瞧,渗透的多厉害,连这都会。

    另一边,尹鹤继续陪三位阿姨尬聊,她们都是很心直口快的人,让尹鹤这样的直男都有点不适应。

    “多大了。”

    “三十二三吧。”

    “大了点,我们丹丹还没满30周岁呢。”钱阿姨摇摇头,在本子上记了一笔。

    她又问:“我们家丹丹是京城户口,你呢?”

    尹鹤如实道:“我正在办京城户口。”

    这个其实并不难,无论是高端人才落户还是投资落户政策,尹鹤想获得一个户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公司一直在帮他办。

    虽然自己足够有钱,但有这样一个户口,将来会有更多便利,所以他会把小鹭和父母也变成京城人。

    “也就是说现在还不是,你哪儿人啊?”赵阿姨问。

    尹鹤:“冀省人。”

    三人又在本子上记了一笔,脸上的笑容没那么灿烂了。

    孙阿姨问,“我家丹丹是自己开公司的,是个女强人,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尹鹤:“我以前是做IT的,现在搞投资。”

    “给人打工?”

    “自己做。”

    三位阿姨对视了一眼,点点头,似乎比较满意这点。

    这时菜上来了,三位阿姨看着自己这边平平无奇的披萨,再看看尹鹤那边精致的龙虾意面和牛排,还有一小碟鱼子酱,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

    钱阿姨知道鱼子酱价格不菲,拉着侍者问,“那个多少钱?”

    “女士,那个是我们这的招牌鱼子酱,有食用黑金的说法,2880元一份。”

    接着钱阿姨又问了龙虾意面和牛排的价格,问完之后,合着她们仨就占一个零头啊!

    尹鹤假装没听到,吃的不亦乐乎,平时他都没这么奢侈呢。

    三位阿姨脸色不善,立即修改了前面的数据,气的连饭都不想吃了。

    还是年纪最长的赵阿姨比较沉得住气,继续问,“那你是什么学历啊?”

    尹鹤一边切牛排,一边抬头回道,“本科北师大,硕士斯坦福。”

    三人眼前又是一亮,赵丹丹只有本科学历,北邮毕业,跟尹鹤耀眼的学历是没法比的。

    三人这才恢复了一些谈下去的兴趣,亲妈钱阿姨又问,“你在京城有房有车吗?”

    “有的。”

    “什么车,什么房?”孙阿姨追问。

    问的这么详细,换个脾气不好的,早就不耐烦了,尹鹤脾气好,擦了擦嘴角,“车有一辆迈巴赫,一辆斯宾特,一辆乔治巴顿,一辆迈凯伦,一辆保时捷,一辆宝马,哦,还有一辆吉利,房”

    钱阿姨顿时笑出了鼻涕泡,打断他,“你咋不说你还有飞机呢!”

    尹鹤拍着大腿,“您也没问啊,确实有一架来着,湾流G650。”

    三位阿姨顿时呆滞了,开始目光交流起来。

    钱阿姨:这算幽默吧,加分吗?

    孙阿姨:我觉得吹牛不能算幽默,扣分!

    赵阿姨扶了扶眼镜:再问问。

    赵阿姨貌似是个有学问的,渐渐取代钱阿姨,开始主力输出,“其实我们家庭不错,算是知识分子家庭,对男方不要求多么有钱,诚实、善良、有担当、孝敬老人才是我们最看重的品质。”

    尹鹤如遇知音,“赵阿姨您说得对,我选女朋友也是这几个条件,哦,再加上一个漂亮,我看过赵小姐的照片,蛮漂亮的。”

    赵阿姨笑道,“说到诚实,那么小尹我问你,你老实回答,国外的女孩都很开放,那你一共交过多少女朋友?”

    这个问题让钱阿姨和孙阿姨都来了兴致,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这个问题有点难为人了,他可不像罗纳尔多那个渣男似的,还记着自己斩过多少女人,到了1000的时候就收山了。

    这方面尹鹤向来是不计数的,关键有些女人介于女朋友和泡友之间,很难统计的啊。

    于是尹鹤把鱼子酱推到桌子中间,用勺子舀了舀,一个个鱼籽颗粒落下来,尹鹤问,“阿姨,您能数的清这里面有多少颗鱼籽吗?”

    赵钱孙三位阿姨脑中立即浮现两个大字高手!

    然后纷纷在本子上打了0分!

    看到三位阿姨精彩的表情,阿芙拉着聂倩问,“他刚才说什么啊?”

    聂倩可没小白那么好的耳朵,“他好像是在说:这鱼子酱好好吃啊。”

    “不像啊”

    “再看看,再看看,”过了一会儿,聂倩指着三位阿姨,“我没说错,你看她们都在吃呢!”

    三位阿姨感觉没什么好谈的了,又抠门贪吃,又浮夸爱吹牛,私生活还这么不检点,除了有一副好皮囊,简直一无是处!

    现在她们就专心吃饭,懒得再搭理尹鹤了,虽然不爽,但这么好的餐馆这么好的饭菜不能浪费。

    钱阿姨最不见外,见鱼子酱放在桌子中间,她直接拿过来,给赵阿姨和孙阿姨每人舀了一勺,直接见了底。

    尹鹤笑笑也没太在意,相对于这种稀有的珍贵食材,他更喜欢能让胃部充实的主食和肉类。

    见场子有点冷,尹鹤擦擦嘴角,准备聊点什么,“阿姨们,我也想对您三位多一些了解,不介意我问几句吧?”

    钱阿姨抬头斜了他一眼,“你想问啥?”

    尹鹤笑道,“三位阿姨,家里的叔叔都还康健吧?”

    钱阿姨哼了一声,“我老头前两年就没了,咋的!”

    尹鹤又看向赵阿姨。

    知识分子模样的赵阿姨故作坚强,但还是如实道,“老早就离了。”

    最后他看向孙阿姨。

    孙阿姨回复,“哦呦,我为什么要跟你这个小孩子讲啊。”

    结果她没讲,跟她是闺蜜关系的钱阿姨直接泄了老底,“她这辈子就没结过婚,要不怎么把我闺女当成亲闺女啊。”

    尹鹤拍着手,“太好了!”

    赵钱孙立即狠狠地瞪过来。

    尹鹤自知失言,忙解释,“是这样啊,我看三位阿姨都是四十来岁的年纪,我觉得你们应该还能再追求一次幸福啊!”

    40岁这个数字让三位阿姨都爽了一下,她们三人里最年轻的孙阿姨都51了,赵阿姨更是58的高龄了。

    “你想说啥?”钱阿姨耿直地问。

    尹鹤笑道,“阿姨们给我打多少分,这个先不说,我这里有一个大龄单身魅力老男人,我觉得三位阿姨不妨了解一下!”

    钱阿姨傻眼了,“你啥意思,要给我们介绍对象!”

    “为什么不呢!”尹鹤也是突发奇想,这三位小老太太长得都不错,条件也算优渥,那为什么不能让老孟也焕发一下第二春呢。

    不能涝的涝死,旱的旱死啊。

    见赵阿姨都已经开始脸红了,孙阿姨也坐立不安了,尹鹤忙道,“阿姨你们先听我说完,我介绍的这位是中传的大学教授,广告学院的副院长孟庆唐,你们可以上网查一下,绝对一表人才,老帅哥一枚。”

    吼!三人立即竖起耳朵,认真听了起来。

    其实赵阿姨也是老师,不过是退休的高中老师,大学教授这个职业还是很让人崇敬的,更何况是中传这种名牌大学,无论是社会地位还是收入都是老高老高的。

    钱阿姨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他多大了啊?”

    “55岁。”

    赵阿姨立即拍了她的胳膊一下,“我弟弟才走几年啊,你就想改嫁啊?”

    孙阿姨笑道,“钱姐,我看是你大姑子想接触一下了,你就别跟她争了。”

    钱阿姨看着孙阿姨,“其实我是帮你问的啊,你都没结过婚,这个多合适啊!”

    赵阿姨,“我看不见得那么合适吧,小孙如果想嫁人,早嫁了,留到这个岁数,肯定是有原因的。”

    孙阿姨气的站起来,“赵老师,我能有什么原因,我反正没病,我就是眼光高,看不上那些庸庸碌碌的男人,我哪儿错了!”

    赵阿姨针锋相对,“你没错,但我可不希望让我侄女跟你这个干妈似的,五十多了还没把自己嫁出去。”

    钱阿姨,“哎呀,姐你就少说两句,小赵也消消气。”

    最后她看向尹鹤,“都怪你,介绍什么老头啊,还跟我同岁,这事儿整的。”

    孙阿姨看向钱阿姨,揶揄道,“钱姐,你啥意思,你们同岁,还挺有缘分的是吧?”

    “更有缘分的是,他也有一个闺女,跟你一样!”尹鹤补充道。

    “真的啊,闺女结婚了吗?”钱阿姨随口一问。

    赵阿姨立即悄悄抹眼泪,叹道,“我弟弟走了还没两年呢”

    孙阿姨开始针对赵阿姨,她拿出手机,搜出孟庆唐的照片,怼在钱阿姨面前,“你看,确实挺帅的,要不就见一面,老赵都走两年了,凭什么不能再找!”

    尹鹤尴尬了,不知该怎么办,他不敢再说话了,也不敢动作,手边的龙虾意面都坨了。

    阿芙和小倩一直关注这那边的情况,阿芙首先问,“怎么了,感觉有点热闹啊?”

    聂倩,“是哦,有一个阿姨好像哭了。”

    阿芙,“走,过去看看。”

    聂倩:“假装去洗手间。”

    钱阿姨迫于无奈看了一眼孟庆唐的照片,突然“咦”了一声,“跟老赵还有点像呢!”

    赵阿姨抹了抹眼泪,也看了一眼,竟然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斯斯的,她哼道,“哪像我弟弟啊,就是衣服像!”

    孙阿姨这时也仔细看了眼孟庆唐的模样,哇,好帅的老男人!

    她问尹鹤,“这照片没美颜修图吧?”

    尹鹤正偷偷吸溜面条,忙道,“绝对跟实物一模一样,就长这样!”

    老孟当得起仪表堂堂四个字,毕竟是小舒的亲爹嘛,小舒那么好看,反向遗传,老孟也不可能丑。

    见三位小老太太这个样子,尹鹤嘿嘿笑道,“要不,我帮忙联系,见上一面。”

    三位阿姨同时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钱阿姨首先表态,“见什么见啊,我是给闺女相亲的,我自己不急。”

    赵阿姨,“弟妹,你说这会不会是丹丹那丫头使的一计啊,故意安排这么个人,然后给你介绍个老头,让你有的忙活,省的你再安排她。”

    钱阿姨没想过呢,“啊,会吗?不会吧?”

    赵阿姨,“丹丹那么聪明,你可千万别中计!”

    孙阿姨瞪着尹鹤,“说,你是不是丹丹安排的托尔!”

    都0202年了,联想都快黄了,这小老太太的联想能力咋还这么强啊!

    尹鹤冤枉道,“我跟你们家赵丹丹完全没见过啊,我这不是见你们看不上我,所以才想着安排一下我姐夫吗。”

    “这人是你姐夫?”钱阿姨问。

    “远房亲戚”尹鹤觉得这顿饭差不多就只能吃到这里了,小倩和阿芙都路过两回了,满脸都是好奇,于是他最后安利了一波孟庆唐。

    “我这姐夫退休之前肯定能上正院长,副校长也不是不可能,另外他在京城有一套140平米的大三居,鲁省老家,清岛还有一套海边别墅,在几家广告公司都有干股,闺女还是央视的主持人,前程远大,几位阿姨不妨认真考虑一下。”

    说完,尹鹤用餐巾纸写下一个联系方式,然后起身,“那我就先失陪了,这是我姐夫的联系方式。”

    转过身,他又回头拽了一句诗,“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

    赵钱孙心说,还花呢,经都快没了。

    也不知道那张餐巾纸她们三个会怎么分,不会又打起来吧?

    尹鹤担心地结了账出来,聂倩和阿芙已经等在外面了,她们迫切地想要听故事。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感觉三位阿姨差点打起来。

    尹鹤就把自己推出老孟的事情说了一遍。

    车上,聂倩笑得直不起腰,“古有晏子二桃杀三士,不过你比晏子也不差,一个孟叔叔就把三位阿姨的团结给打破了,厉害,厉害!”

    尹鹤:“我可能低估老男人的魅力了。”

    阿芙忙问,“倩姐,什么叫二桃杀三士啊?桃儿不是说相声的吗,也是武器吗?”

    只有这种时候,阿芙才像个老外,聂倩搂着她耐心讲解这个古典故事,并收获满满的调叫成就感。

    等聂倩说完,尹鹤对她道,“你跟你那个朋友说一下,以后相亲最好是自己来,这样太没诚意了,她忙,我还分分钟几百万呢。”

    聂倩举着手机,“刚刚我在洗手间给她打电话批评她了。”

    “她怎么说?”

    聂倩摇摇头,“她说啊,让自己亲妈姑妈干妈帮她相亲,就是她特意想出来的不结婚的方法。”

    “哦?”

    “其实赵丹丹是个独身主义者,喜欢一个人,不想谈恋爱,而她知道自己这三个妈眼高于顶,因为单身而脾气古怪,就算是正常人也能挑出各种毛病,她们有个打分机制,从外貌、金钱、言谈、学历、家世等等好几个方面打分,所有项目综合的平均分低于9分就会被pass。”

    “我感觉自己刚刚是没9分的。”

    聂倩,“所以说,让她们仨出马,赵丹丹起码能保证未来十年的单身快乐生活。”

    尹鹤狐疑地看向聂倩,“她该不会是跟你一样吧?”

    阿芙也紧张地看向倩姐,难道出现情敌了?

    “不会的,她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就喜欢独自一个人,”聂倩道,“这个社会是多元的,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我尊重她的选择,以后再也不给她介绍男朋友了。”

    尹鹤点点头,叹道,“可我还是喜欢有人可以依偎。”

    小倩阿芙立即一左一右依偎在他怀里,还拱了拱,让尹鹤倍感温暖亲切。

    前面开车的晓圆看不懂,也不想懂,不想问,她只想保住现在这份高薪工作,不要被家里的厨娘取代。

    回到家,尹鹤刚在书房坐下,小白就牵着肉肉兴奋地跑过来,“姐夫,你看!”

    跑慢点,尹鹤起身掺了一下小白,小白则把一个东西交到他手上。

    这是一个证书模样的东西,尹鹤喜道,“呀,导盲犬证书!”

    小白点点头,“嗯,大芳姐给我的,你看肉肉多了不起,我就说它是可以的!”

    尹鹤翻了开来,小白背过手,有些扭捏地问,“姐夫,你今天见面结果怎么样啊?”

    尹鹤随口道,“没什么结果。”

    “哦。”小白没再问,心里却莫名地有些安定。

    “咦”尹鹤突然看向证书上的名字,“这,这不是肉肉的证书啊!”

    小白抢过来,“啊?是拿错了吗?大芳姐,大芳姐”

    大芳在后面牵着二狗子,一个劲儿憋笑,“没拿错。”

    小白纳闷儿了,“那怎么不是肉肉的?”

    证书上是有盲的,尹鹤拉过小白的小手,让她自己摸,“你自己看证书是谁的吧。”

    小白一摸,先是一个“二”字,然后是一个“狗”字!

    不用再摸了,她不可思议道,“是,是二狗子的!”

    大芳把二狗子的绳子放到小白手上,“这次肉肉挂科了,有点紧张,一次躲路障的时候没躲过,你放心,下次肯定可以过的,不过现在只能让二狗子暂时当你的导盲犬了。”

    没想到二狗子这么争气,竟然真考下来了!

    尹鹤立即让二狗子顶着展开的证书拍了张照片,发到朋友圈和推特上,庆祝国内第一只哈士奇导盲犬的诞生!

    是不是世界上第一例他还不好说。

    朋友圈反应小一些,不过尹鹤那些好莱坞还有商界的朋友立即纷纷转发,并惊叹amazing!

    寡姐:“你这是个可以创作奇迹的家伙!”

    扎克伯格:“哇,很酷!”

    大冯:“你才是宠物机密的最大机密!了不起!”

    库里:“天啊,这是什么神仙狗!”

    加朵:“确定不是P图吗?”

    霉霉:“它的名字是二狗子,值得被历史铭记!”

    小李:“我的天,怎么可能,我要预留一只它的后代,那只狗,我要定了!”

    二狗子一时间在米國社交网络上火了起来,很多人晒出自己家的哈士奇照片,怒其不争的就是一巴掌,看人家的狗!

    包括它的中名“二狗子”都成了流行符号,被很多爱狗人士纹在身上。

    这些都是后话。

    现在小白只想好好安慰肉肉,让它再接再厉。

    尹鹤问小白,“你很久没坐过地铁了吧,要不明天咱们试试?”

    小白倒不是很久没坐过地铁,但都是人陪着,不是狗狗陪着,因为肉肉没证。

    现在二狗子已经可以持证上岗了,她当即放下伤感,点头道,“明天可以让我和二狗子单独出门吗?”

    尹鹤当然不放心,但他还是说,“可以啊。”

    听到尹鹤的允许,他第一次见这姑娘蹦跳着回屋。

    因为眼睛的问题,在小姨和叔叔忙的时候,她和肉肉都只敢在家周围的胡同转悠,从没去过远方。

    刚刚目送小白回屋,尹鹤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老孟的。

    电话刚接通,他就说:“”

    老孟说什么?

    1、我好像恋爱了!

    2、怎么有三个女的打我电话?!

    3、你和小舒,是不是还没断?

    ps:推荐一下最近被刷屏的熊狼狗大神的超火大作明日之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