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二八章 夺权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程知府,这广州府的治安堪忧啊!”

    杨都督站在一片狼藉的街道上,看着惊慌地跑过来的程知府说道。

    后者哭丧着脸擦了把冷汗。

    这场袭击造成了两名荡寇军和一名锦衣卫死亡,另外还有十二名百姓死于爆炸和混乱中的踩踏,至于受伤者超过两百,好在都是些轻伤,但仍旧可以说是一场灾难。

    而知府难辞其咎。

    毕竟大明民间是不允许持有火器的。

    虽然实际上民间一样火器泛滥,广东民间海船斑鸠铳都是标配,就是弗朗机和大炮也有的是,乡村士绅家同样如此,实际上广西士绅早就已经把斑鸠铳架在自己的园子里了。但出现在城里仍旧可以说知府严重失职,更别说还是让这么多刺客埋伏在府衙几乎隔壁了,说知府有同谋嫌疑都行,程光阳这个广州知府,无论怎么算都是做到头了。

    “玉嵛兄!”

    程知府这时候也看到了抬出来的黄士俊。

    “黄士俊有主谋嫌疑,先押到澳门严加审讯。”

    杨都督说道。

    可怜的黄士俊在担架上举起一个手指。

    “十万两?”

    杨信说道。

    黄士俊瞬间瞪大眼睛,举着那个手指挣扎着想说什么,但因为被爆炸气浪撞得从楼梯滚落,结果把舌头咬伤了,再加上是仰面被绑在担架上,所以他说话很不清楚,根本表达不清自己的意图。

    “那就十万吧,通知黄状元家准备十万两保释金。”

    杨都督说道。

    好吧,黄士俊其实是万历三十五年状元。

    黄状元悲愤地挥舞着他那根手指头,眼角流着悔恨的泪水,就那么挣扎呜咽着被士兵抬走了。

    后面是李觉斯。

    “主谋之一,抄家!”

    杨信说道。

    昏迷的李举人对此情绪稳定。

    “这不是刺客打的?”

    程光阳看着他的满身鲜血愕然说道。

    “刺客企图灭口,被我抢下了,他这个证据确凿,本都督亲耳听到他在指挥那些刺客开火扔火球。”

    杨信说道。

    “草民也听到了!”

    ……

    几个在现场的百姓义愤填膺地喊道。

    既然这样程知府也就干脆闭嘴了,然后李觉斯被抬走,至于他的抄家由杨寰负责,这时候已经带着一队荡寇军启程,估计已经出了广州城,李觉斯家是东莞的,现代还有纪念馆呢,这样算起来明天杨都督的横财就可以进账了,这种事情必须得快,不能给他家人留出卷财逃跑的机会。

    坚决不能出现抄圆嘟嘟家那样的错误。

    紧接着押出的是梁士济,不过他没有受伤,实际上他已经到下面等着黄士俊二人了,杨信是因为他在下面接黄士俊才一并拿下,他是本地人,这时候家里人已经拿着会票等着,所以押出来之后直接回家,只不过五千两会票直接揣进杨都督钱袋。

    不得不说这个保释金真好。

    实际上除了杨都督抄家,这项制度已经成了九千岁主要财源,到现在实行不到一年,光田尔耕和许显纯就给他捞了五十多万保释金。

    只不过搞得官不聊生就是另一回事了。

    但对于九千岁来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银子到手,再说做这种事情田尔耕那些人都有数,他们很清楚哪些人可以下手,哪些人油水最多,京城豪门勋贵无数,没有人比他们这些更熟悉了。百十万两银子对这些家伙算不了什么,毕竟那也是抄出七千万的地方,至于放到整个大明就更不值一提,总之这项恶政正在成为大明内库的重要支柱。

    以至于户部都眼红了。

    户部尚书亓诗教多次提出应该分赃。

    就像万历时候的矿税之类一样,户部,内库,皇帝的小金库,三家定一个瓜分的比例,甚至要求和万历时候一样户部拿五成。

    当然,这是肯定不行的。

    九千岁可不是卢受那么好对付。

    总之这个问题还在纠缠中,不过杨信估计着九千岁最后还是会意思一下,毕竟吃独食总是不好的。

    而且接下来还有那些税监给他捞的,这些税监早就已经放出去了,而且九千岁总共给了他们一百万定额,也就是说这些类似巡视员的税监必须给他带回总计一百万两,谁完不成任务一律吊死,反正内官的生死就他一句话。不过算起来并不多,这年头当官的都有钱,海瑞那样的才是不正常存在,官不聊生就官不聊生吧。

    银子到手才是最重要的。

    紧接着押出的是那些袭击者,总共四十名刺客,十五名死于战斗,另外还有包括十四名轻重伤员在内二十五人被擒,缴获斑鸠铳十六支,短铳四支,还没用完的火球二十枚。这些家伙在荡寇军的押解下,一个个满身血的走出,还有几个是完全被拖出来的,随着他们的出现,外面那些百姓一片骂声,甚至还有人扔石头砸的……

    他们可是被吓得不轻。

    这广州城差一点就变成战场啊。

    “纪总兵。”

    杨信看着刚刚赶到的一个老将似笑非笑地说道。

    后者沉默无言。

    “杨某与戚金将军关系不错,看在戚武毅公的面子上,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回去交出官印待罪,广东防务交给杨某署理,第二,那你就只好去澳门的监狱里待罪了。”

    杨信说道。

    他有足够的权力这么做。

    因为他和纪元宪算是一个系统,后者是都督佥事,而他是右都督,在明军体系内他高后者两级,更何况他有尚方宝剑,总督军务,还是锦衣卫,无论等级还是职权还是军队内部纪律,他都是压着纪元宪。

    后者叹了口气。

    “末将无能,致使贼人潜入广州作乱,已属失职,既然有都督在此,末将也就可以放心等待处置了。”

    纪元宪很干脆地说道。

    事实上杨信这是帮他,他本来就夹在这场斗争中很尴尬,与其死撑着以后还不知道会怎样,还不如躲开这个是非圈,至于什么待罪就是说说,这点小事还不足以让他获罪,顶了天就是回家养老,他一个隆庆年间的武进士,这时候也完全可以养老了。

    就这样广东总兵的官印到了杨信手中。

    杨都督正式署理总兵。

    以总督署理总兵。

    理论上广东总兵是两广总督节制,不过既然他和陈邦瞻都有尚方宝剑,而且都有总督军务头衔,那他署理广东总兵,就意味着广东总兵暂归都督沿海军务来节制了。

    至于陈邦瞻那里……

    他还能怎么办,选择承认现实呗。

    实际上陈总督这时候早就跑到肇庆躲着了。

    陈总督虽然知道自己这一趟差事很难捞钱了,但他这个年龄基本上也都已经捞足了,没有必要在快退休的年龄,冒着得罪杨信被这个奸贼抄家的危险,所以他同样选择了躲避。这种老狐狸不会傻到跳出来的,最多也就是私下给别人支个招而已,真正冲在前面是不可能的,再说他还能怎样,还能调集两广的军队跟杨火并?

    走程序他又管不了杨信。

    尚方宝剑大家都有,他一个副都御使也管不了锦衣卫,最多也就是向皇帝弹劾一下,可弹劾要有用杨信也不会横行到现在了。

    那东西都出不了司礼监。

    总之杨信算是夺权成功,广东军权暂时落入他手中,至于那些将领就不用在意了,谁不知道跟着杨都督有肉吃,跟着纪元宪只能给文官当狗,跟着杨都督至少也能滋文官一脸。而且跟着他那些欠饷,吃不饱饭之类,统统也就不可能发生了,杨都督就是带着他们吃大户,也不会让手下兄弟饿肚子的。

    “程知府,你觉得这件事是谁做的?”

    杨都督说道。

    “下官,下官不知。”

    程光阳一脸尴尬地说道。

    他就算猜到了也不能说啊,不过他也不敢肯定谁这么大胆子。

    “那么就请程知府帮我个忙,把广州三十六行主事的,广州城内主要世家大族主事的,都请到总兵府,顺便把番山,禺山两书院的山长也请来,告诉他们必须得去,不去的话他们就得去监狱,另外请程知府把城内损失,尤其是伤亡的百姓全都统计一下。”

    杨信说道。

    程光阳没有再多说话,赶紧按照他的要求做事去了。

    而杨信也没再耽搁,带着他的部下直接去总兵府,这座总兵府并不在内城,而是在南边的外城。

    这一部分还是嘉靖末年的提督两广军务吴桂芳修筑。

    这个名字需要记住,因为大明朝有两座超级城市的最终定型,都是这个并不出名的人干的,另外一座是扬州,扬州东西二城的新城也是他修的,他在当扬州知府时候主持修筑扬州新城,将扬州的商业区圈入城墙。而在提督两广军务时候修筑广州南城,将广州主要商业区也是走私重灾区濠畔街圈入,最终变成了广州南北二城里面的南城。

    至于总兵府在南城的西南角对着镇海门。

    一边是税课司,另一边不远是坐营司……

    “蔡游击还挂着吗?去把他放下来吧!”

    杨都督说道。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