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二三章 嗨,请问你们幸福吗?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大东门。

    “再打一炮!”

    杨信跷着二郎腿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端着茶杯在一道。

    “开火!”

    杨寰狐假虎威地喊道。

    他们旁边两门大炮骤然喷出火焰。

    实际上重量两斤半的炮弹呼啸着划破空气,瞬间击中前方紧闭的城门,而城门上此前已经有了两个窟窿,这两枚炮弹正打在中间,伴随包铁的城门上两个窟窿出现,大门立刻向后推开一道很宽的缝隙。

    门洞前一队士兵立刻进入,迅速推开了实际上是瓮城的城门。

    而对面的主城门依然关闭,不过城墙上倒是看到人了,一边朝这里挥手一边匆忙跑下去,很显然已经在杨都督的狂暴风格下屈服。

    “这位纪大帅很不给面子啊!”

    杨都督阴森森地说道。

    广东总兵纪元宪始终也没见他,之前邀请人家也婉拒,很显然是不愿意与他同流合污的。

    这个总兵是镇守总兵,可以称呼为大帅了。

    广东目前算是俩总兵,一个镇守总兵,一个实际防区跨闽粤两省的漳潮副总兵驻扎南澳岛,也就是俞咨皋,但这个总兵和副总兵之间没有隶属关系,实际上就是个主防和协防而已,总兵是镇守总兵,副总兵自己一块防区协防。原本广东甚至没有总兵,和广西由一个总兵统辖,而且这个总兵还驻梧州,然后两广各一个副总兵。

    嘉靖晚期才分设总兵。

    明朝在两广主要作战目标其实是大藤峡。

    也就是粤桂之间山区的那些山民,这些山民时不时造反,而且这种造反持续很长时间,严重影响西江水运的畅通,所以才设立总兵镇守梧州,甚至最初两广总督都驻扎在梧州,加上一个太监总镇,三总同时坐镇梧州对付山民,后来山民老实了,但沿海倭寇和欧洲殖民者接踵而至,于是海防又成了重中之重。

    “回叔父,纪元宪是池州人,隆庆年间武进士出身,之后跟随戚武毅,这些年一直在两广,挂平蛮将军印,以都督佥事镇守广东。”

    杨寰说道。

    杨都督很有阉党风采地冷哼一声。

    杨寰赶紧招呼一声,然后周围十六个轿夫迅速抬起杠子,杨信屁股下面的太师椅立刻离地,十六个轿夫迈着整齐步伐,抬着后军都督府右都督,总督沿海军务,总理广东海关,兼理锦衣卫北镇抚司,提督荡寇军……

    总之就是杨都督昂然向前。

    “末将广东镇守总兵标下坐营游击蔡一中参见都督!”

    就在同时对面大东门主城门打开,一个将领擦着脸上汗,带着一群军官跪倒在城门前迎接杨都督。

    “拖下去!”

    杨信很随意地说道。

    “都督,都督,城内乱民闹事,堵塞了道路,不是末将故意来迟,只是要在城内先为都督驱赶开乱民,求都督明察啊!”

    蔡一中看着走向自己的锦衣卫,然后朝着杨都督哀求。

    杨都督昂然走过。

    他侄子替他扛着尚方宝剑,走到蔡游击面前示意了一下,同时做出一副拔剑的姿态,蔡游击瞬间瘫软在地,然后两个锦衣卫迅速把他按倒拷起来,其他跟随而来的军官一个个战战兢兢地跪伏两旁……

    “把城门修一下。”

    杨都督端着茶杯对一个迎接的军官说道。

    “末,末将遵命!”

    后者赶紧说道。

    “然后去把你们游击挂起来,就挂在城门正中间,要从城门洞垂下来,就像挂着的一口钟一样,也不用挂太久了,就随随便便挂到你觉得我会满意为止,若是我不能满意的话,就只能由你来替换了。”

    杨都督和颜悦色地说道。

    “末将遵命!”

    那军官战战兢兢地说道。

    那无非就是挂到他离开广州了,这个军官用歉意的目光看着蔡游击。

    适当地表现一下杨都督的威风还是必须的,话说纪元宪无非就是玩不知道他过来,然后关闭城门不让他进的游戏,这样就可以向文官们显示自己清白,这位大帅已经习惯给文官当狗,而且看起来当的颇为愉快,既然这样杨都督就满足他好了。至于纪总兵是戚继光旧部的问题,那个忽略就好了,戚继光最多时候统帅半个大明的野战军呢,他的旧部多了,不过这个纪元宪确实有几分才能,一直就在两广福建三地镇守。

    就这样杨都督昂然进入广州。

    而在他身后是蔡游击冉冉升起的身影,在阳光照耀下恍如一个殉道者。

    “这场面很壮观啊!”

    进入广州城的杨都督,立刻直面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这时候的广州城核心就是现代中山路,这条大道就是东门到西门,而绝大多数官衙全在这条街道北边,然后坐北朝南一字排开,而府衙的位置大概就是这条大街的正中间,数万愤怒的百姓就密密麻麻拥挤在这条大街,而且因为刚才他炮轰城门的声音,都转过头准备走向这边。

    然后双方一下子就这样面对面了。

    一边是仿佛淹没了城市的洪流,一边是杨都督那嚣张的十六抬肩舆,在大东门内宽阔的街道相隔三十米面对面。

    一身大红色蟒袍的杨都督恍如林阿姨版东方不败

    “嗨,你们幸福吗?”

    杨都督举手致意对着前方无数目光说道。

    后者茫然中。

    毕竟这些老百姓都不认识他。

    而且数万的百姓,实际上从这里向前一直绵延出好几里,其他还有大量纯粹就是凑热闹的,实际上这种事情往往多半是凑热闹的,这年头老百姓日子过得都很苦闷,严重需要一个发泄的机会。真正抗议的的确是为了大米涨价,但后面多数只是别人闹也跟着闹而已,但在一座目前已经超过百万人口的超级都市,这样的聚集本身就是可怕的,就像火药桶般,随便一点火星就有可能引爆。

    一个不经意的推搡甚至仅仅一句咒骂。

    然后就是一场灾难。

    杨信身旁的杨寰一看这场面脸都白了,仿佛对面不是无数补丁摞补丁的贫民而是一群洪水猛兽。

    “嗨,你们幸福吗?”

    杨信没有丝毫面对危险的觉悟,依然在那里挥手致意。

    “快,保护都督!”

    杨寰毫不犹豫地吼道。

    后面跟随的一个营立刻向前……

    “停下!”

    杨信喝道。

    杨寰疑惑地看着他。

    “所有人都在原地不准动!”

    杨信放下纯属装逼的茶杯,然后拿起同样纯属装逼的鹅毛扇,切换形象如孔明在世般轻摇着。

    这种时候可不能刺激对面,恐慌很容易造成局面失控,杨信倒是不怕这些百姓冲过来把自己踩死,关键是这样很容易酿成踩踏,万一踩死个千把人那就不好了,所以还是要安抚住的。

    那些士兵只好停下。

    不过这些士兵仍然展现出一股肃杀之气,毕竟整齐划一的队列,那如林的长矛和他们怀抱的火绳枪,气势上完全压倒广州百姓见过的明军,同样也压倒澳门那些偶尔武装起来的葡萄牙人。后者虽然没有军队,但来东方的却有很多萨拉查那样职业佣兵,那些习惯于西班牙方阵作战的佣兵,在武器上倒是和杨信这些荡寇军很像。

    不过佣兵纪律性差太多。

    毕竟这支荡寇军已经是真正纪律化军队。

    那些百姓一个个紧张地看着杨信,看着他背后那如林的长矛。

    “为何没有人回答我呢?我只是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我只是在问你们幸福吗?或者说你们的日子过得还好吗?不过我想你们的日子应该过得很不好,过得好谁会在这里呢?过得好的是那些官员,地主,富商,人家都在自己的园子里,听着曲看着舞姬跳舞,喝着美酒吃着山珍海味。

    而你们呢?

    你们只能在码头当苦力,扛着一百多斤的麻袋,在烈日下晒得一步一个汗水的脚印,而且还因为没吃饱饭看着脚下的跳板都在转,然后你们就这样被累到昏死在码头上,紧接着被工头的打手拖走。

    说不定他们把你们往边上一扔,你们也就永远不会再醒来了。

    或者你们在纺纱作坊里,在闷热潮湿的梅雨季节,烤着缫丝盘下的炉火手足并用一刻不停,就像你们已经变成了一个蚕,也在像吐丝一样不停吐着你们的血肉,直到你们的血肉被榨干。可蚕还能吃饱,你们却连吃饱都不可能,蚕至少还能做个饱死鬼,你们就算死也只能是个饿死鬼,而且你们的子孙后代一直都这样被榨干血肉然后做一个饿死鬼。

    你们当然不幸福。

    话说这样的日子谁会认为自己幸福?

    看看吧!

    米价才涨了四成啊。

    米价涨了四成你们就已经吃不上饭了。

    可米价不涨四成,你们就能吃的上饭吗?甚至米价现在就跌四成你们也一样吃不饱饭,每年新米下来时候,你们就能一天三顿,顿顿干的了?

    那简直是做梦。

    那时候就该雇主们减工钱了。”

    杨信说道。

    他的嗓门还是足够的,就算没有铜皮喇叭加成,传个百多米也是毫无压力的。

    对面立刻一片寂静。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