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零七章 我不喜欢银子,我喜欢杀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快,快跪下叩见都堂!”

    李元毫不犹豫地回头,挥着手朝那些葡萄牙人喊道。

    后者……

    后者同样毫不犹豫地跪下了。

    “叩见都堂!”

    为首的一个葡萄牙人用标准的叩首礼,对着杨信毕恭毕敬地高喊道。

    好吧,这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实际上英国人和咱大清的跪拜之争,纯粹就是人家来走一趟之后,发现这个传说中文明富庶强大的帝国,完全就是一个渣渣,对十全老狗这个他们称呼的鞑靼人大酋长充满了鄙视,根本就不屑于给他跪,人家觉得跪这样一个货色完全是一种耻辱。

    但大明的欧洲人可没这种高傲。

    葡萄牙人不但跪,而且跪的非常干脆,后面所有的全跪倒了。

    扛着尚方宝剑的杨都督,目光威严地在这些人身上扫过,后者跪在那里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比较远的几个还在窃窃私语,而就在同时杨信身后更多士兵登上码头,包括萨拉查也走下跳板。那些之前在附近一个小岛上已经休整了几天的士兵迅速在码头列阵,而其他战舰也纷纷靠岸,还有一些排不上码头的干脆放下小艇……

    “刚才是谁开炮的?”

    杨信阴森森说道。

    李元立刻开始擦头上冷汗。

    “都堂阁下,是我们的哨兵误以为是海盗,无意中冒犯了都堂阁下,我们愿意对都堂阁下的损失进行赔偿。”

    为首那个葡萄牙人看着远处受损战舰,赶紧陪着笑脸说道。

    “赔偿?”

    杨信冷笑一声。

    “检察官阁下,请将开炮的罪犯交出,交由我的主人处置!”

    萨拉查狐假虎威地说道。

    “主人?”

    澳门议事会检察官,也就是大明正式封的未入流官员,或者说夷目愕然抬起头看着他。

    “是的,我在战场上被主人俘虏,作为一个骑士,既然我没有能力为自己支付赎金,那么就必须用忠诚来作为被饶恕性命的报答!或许你们还不知道,此刻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大明皇帝陛下的海军上将,这个国家的所有海军战舰都由他统帅。同时他也是大明皇帝陛下的顾问,皇家卫队指挥官,钦差大臣,如果用大明的语言称呼,我的主人是总督沿海军务,后军都督府右都督,兼理锦衣卫北镇抚司……”

    萨拉查就像给神罗皇帝报头衔一样,切换语言报着杨信又臭又长的头衔。

    后面那个官衔让趴在地上的李元猛然颤抖一下,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地上,而后面两个官员的冷汗也瞬间涌出,趴在那里恍如支撑不住般颤抖着。

    “把人带过来!”

    那个葡萄牙人立刻转头说道。

    他不一定懂杨信的身份,但这些官员的反应让他明白这个人地位高到吓人。

    至少比两广总督更高。

    紧接着四个葡萄牙人,两个黑奴,两个吕宋奴被押过来。

    “都堂阁下,我们可以为他们对您的冒犯支付五千枚黄币峙,但请求您能开恩让我们自己处置他们。”

    那葡萄牙人说道。

    “杨都督,那是差不多四千两。”

    突然又醒了的李元擦着冷汗谄媚地说道。

    黄币峙就是八里亚尔的西班牙银币,重量二十七克,广东民间就是称为黄币峙,这东西就是西班牙比索,这种八里亚尔的银币专用称呼就是比索,大航海时代财富的象征,加勒比海盗里都用它做法,此外还有四里亚尔叫英唇,两里亚尔叫罗料厘,一里亚尔叫黄料厘。

    “四千两?”

    杨信冷笑一声。

    下一刻他手中寒光一闪,尚方宝剑出鞘,还没等对面的人反应过来,双手握剑的他以极快速度在站成一排的八个人面前掠过,伴随他的掠过八颗人头在鲜血喷射中坠落。他的速度实在太快,那些人连躲闪都没想起,包括跪在地上的那些人也没反应过来,其中一颗人头正落在那夷目面,他懵逼一下,才骤然间发出惊恐的尖叫,下一刻血雨从天而降。

    “我不喜欢银子,我喜欢杀人!”

    杨信接过杨寰递上的手帕,擦着尚方宝剑上的鲜血,对着那些吓傻了的葡萄牙人用葡萄牙语说道。

    混乱的尖叫声骤然响起。

    然后一位夫人直接晕倒在地。

    “快,把这些胆敢冒犯杨都督的狗东西拖到一边,别污了杨都督的靴底。都督,您旅途劳累,不值得跟这些蛮夷生气,快小的那里歇息。你们几个,快安排人手给诸位将军找地方休息,立刻派人去陈都堂,王巡抚,徐副使处报告杨都督驾临的喜讯,赶紧去前山寨,雍陌营,香山县,告诉诸位都赶紧来拜见杨都督。

    杨都督,您这一来濠镜澳都一下子风和日丽起来,小的虽然远在广州,杨都督威震辽东的赫赫战功也是如雷贯耳一般。”

    李元瞬间切换状态,一脸谄媚地上前伺候着。

    杨信没理他。

    “你是这此处的夷目?”

    杨都督看着那明显畏惧了的葡萄牙人说道。

    “回都堂,小的正是。”

    后者趴在地上说道。

    杨信向后面一招手,紧接着龙华民被押过来。

    “那这个人你们认识吧?”

    他说道。

    那个夷目点了点头。

    后面的葡萄牙人虽然看到德高望重的龙司铎被镣铐加身,都多多少少有些情绪不满,但八具无头尸体还在前面,地上的鲜血还在流淌,这时候也都没人敢说话,甚至都没人敢站起来。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有点反抗之力,现在随着那些士兵不断登陆,后面战舰上一个个炮口指着,可以说完全没有反抗之力了,更何况他们也不敢反抗。

    一反抗什么都没了。

    他们的一切都寄生在大明的海外贸易上。

    他们带着银子,带着南洋的香料,硫磺,宝石之类过来。

    当然,主要是带着银子。

    然后广州的三十六行和那些走私商,带着他们想要的一切到这里交易,至于他们是不是被允许前往广州,这个得看大明皇帝的心情,不过今年因为军火交易已经被允许了。

    总之他们被允许贸易。

    然后把这国家出产,被欧洲人狂热追捧的一切销售到欧洲,以赚取更多的财富。

    他们是唯一被允许同大明合法贸易的欧洲国家,就像是获得了大明皇帝的专营许可一样,而且这个皇帝仁慈到根本不管他们,无论他们赚取多少财富,大明皇帝都仿佛没看到一样,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最终毁了目前可以说美好的一切,至于龙司铎……

    “给他们读一下圣旨!”

    杨信说道。

    圣旨的内容很简单。

    此前已经被大明皇帝下旨遣送回澳门,交由夷目严加管束的西夷龙华民,潜入大明勾结逆党,刺杀钦差意图谋反作乱并被擒,虽然是他贼性不改,但也是因为夷目管束不力。未免再有类似情况发生,必须对夷目及澳门夷人进行严惩,必要的话全部驱逐出大明。当然,皇帝陛下仁慈,念在澳门夷人不远数万里来到大明,之前也还算驯顺,故此可以网开一面,只要澳门夷人缴纳两百万两的罚款就可以赦免。

    “多少?”

    夷目茫然了一下。

    “两百万两!”

    杨信很肯定地说道。

    “都堂,都堂,小的都是些小商贩而已,一年所获无非温饱,哪里能有如此多的白银!”

    那夷目瞬间扑到他脚下抱着他的腿哭嚎。

    “来,你跟我说实话。”

    杨信蹲下一脸和蔼地说道。

    那夷目茫然地看着他。

    “去年一年从阿卡普尔科运到马尼拉的白银,有没有一千万比索?

    我想应该不止这个数字吧?”

    杨信说道。

    那夷目瞬间瞪大了眼睛。

    “据我所知波托西银矿一年就得出上千万比索,你别告诉我这些白银运到欧洲了,它就算运到欧洲最后也是送到这里,欧洲的白银难道不是一样要送到这里进入大明?更何况你们还有倭国运来的白银,虽然还有走私分流,但去年一年依旧至少一千万两从这里进入大明。你们作为唯一合法的贸易者,一年就算只做转手贸易,恐怕也能落个两百万,而去年你们总共交了四万两的税。

    啊,还有五百两租金。

    那么现在我给你一个说实话的机会。

    告诉我,你们有没有能力支付两百万的罚款。

    看看他们,我这个人的脾气不好,不喜欢被人冒犯,冒犯我的人通常都是这个下场,知道我这把剑是什么吗?这是尚方宝剑,你可以理解为皇帝陛下赐给我的,代替他执法的佩剑,就像你们国王的权杖,这个东西代表着我可以不经过任何核准,直接处死从前山寨参将开始往下的任何军官。

    包括奸民。

    那你知道它砍下过多少人头吗?

    加上这八颗,一共一千一百三十八颗,都是我亲手砍的。”

    杨信用胳膊硬生生夹着夷目的脑袋拎起来,然后逼着他低下头看着地上的人头,同时炫耀着手中的尚方宝剑。

    后者哆哆嗦嗦的都快不会走路了。

    “那么我给你们二十四小时的时间考虑,二十四小时后告诉我一个能让我满意的答案,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再砍一千一百三十八颗人头。”

    杨信晃着他的尚方宝剑狞笑着说道。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