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九七章 最后的硬骨头们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杨信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话说还能有一批真正的勇士,这个还是有些出乎他预料的。

    实际上徐石麒,张国维,华允诚这些人身边,至少还得有六七十个举子拒绝签这个大义觉迷录。

    这个比例还是可以的。

    不过儒生的节操到明末也就是这个比例了,当年有岳麓书院数百学生拿起武器抵抗蒙古骑兵,有崖山的殉国,到明末就还剩下这个比例了,而等到清末就完全是个笑话了。眼前这六七十个人,至少节操上值得尊敬,现代人可能对这个禁锢终身没有特别感觉,但这个时代对于儒生来说,真仅次于杀了他……

    这是完全剥夺他的一切理想和追求。

    活着只剩下行尸走肉,他连做梦的资格都没有了。

    但这些人仍然扛住了。

    能扛住这个也就意味着他们能扛住死亡。

    事实也的确如此,张国维南明殉国,徐石麒嘉兴城破自杀,华允诚不肯剃发被杀……

    “这个人是谁?”

    杨信指着其中一个正怒斥陈仁锡的士子问杨寰。

    后者欲言又止。

    “呃,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

    杨信疑惑地说道。

    “回叔父,这是浙江山阴举子祁彪佳,他新婚妻子就是原太仆寺卿商周祚的长女。”

    杨寰笑容诡异地说道。

    “呃?!”

    杨都督很忧伤。

    “不过她还有个妹妹,据说尤胜其姐。”

    杨寰赶紧安慰他叔叔。

    “不要胡说,什么妹妹不妹妹的,叔父我是那样的人吗?”

    杨信义正言辞地说。

    “你们到底签不签了,不签就算了,陛下还等着我呢,都爽快点,这些家伙愿意禁锢就禁锢,他们愿意死你们还非得一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要婆婆妈妈的,赶紧的!”

    心情一下子差了很多的杨都督拍着桌子不耐烦地喊道。

    前面瞬间一片寂静。

    正在围攻徐石麒等人的举子们面面相觑。

    “快点!”

    杨信催促着。

    所有目光转向文震孟。

    文震孟目光复杂地看着徐石麒等人。

    “宝摩老弟,你们就一同签了吧?”

    他多少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

    徐石麒很干脆地后退一步,然后张国维,华允诚,祁彪佳和剩下那些不肯签的举子全部后退,和这些人划清界限,紧接着徐石麒做了个请便的动作,文震孟最终长叹一声,略微颤抖着转过身,步履沉重地走向杨信。而陈仁锡和那些举子明显松了口气,赶紧撇下徐石麒等人,迅速跟在文震孟身后,排着队一个个签名并且按手印。

    因为数量众多这个过程还很漫长。

    而徐石麒等人就在那边冷眼旁观,不过他们里面也有几个人最终没有坚持住过去加入签名行列。

    但加入他们的是没有了。

    这时候杨涟,左光斗,汪文言三人也被锦衣卫押出来在不远处默默看着。

    也不知道这三人作何感想。

    三百多举子排着队,一个个默默上前签名按手印,然后在越来越大的雪中默默离开,在锦衣卫监视下走出大门,走入外面的风雪中,直到天空中真正飘落鹅毛大雪的时候,这场签名才终于结束。一共三百八十二名被捕举子,有三百三十一人选择了签名,或者也可以说屈膝投降,他们接受并拥护六艺考核,但在这场可以说一种节操的考核中,他们实际上已经失败了。

    最后一个签名的举子黯然离开。

    在杨寰殷勤打开的伞下,杨信缓缓收起了他的大义觉迷录。

    然后他看着徐石麒等人。

    后者傲然地看着他……

    “啊,那个,你们似乎忘了一件事情。”

    杨信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托着腮笑眯眯看着他们。

    “我有禁锢你们的权力吗?”

    他笑得很开心地说道。

    说完这个混蛋大笑两声,然后拎着大义觉迷录走了,留下后面徐石麒等人一脸懵逼……

    “一群蠢货!”

    杨涟骂道。

    “禁锢你们得礼部上奏,内阁票拟,礼科审核,礼部尚书,内阁首辅,礼科都给事中,有哪个敢这样做,大明朝立国至今,何时有过对上百举人同时禁锢的案例?杨信说禁锢你们就信了?”

    他怒冲冲地骂完拂袖而去。

    “诸位,打架斗殴不归锦衣卫管,故此诸位将移交五城兵马司依律处置。”

    然后杨寰笑着说道。

    徐石麒等人相视苦笑……

    好吧,杨信真没这样的权力,他只是利用这些人在诏狱被吓坏了,再加上很多都见识过他的手段,知道他从来不玩虚的,说对士子开炮就开炮,说把士子扔河里就扔河里,他说干的肯定都会干,那么他说禁锢就肯定禁锢,更何况他说的还是皇帝说禁锢他们,他们就没想过杨信会骗人。

    实际上冷静一想,首先杨信根本没有这个权力。

    其次皇帝也不可能这样做,大明朝还没有皇帝这样做,当年也只有太祖定下蒲寿庚,留梦炎两族不得参加科举。

    其他只有科场严重舞弊,才会被处以永不再考的处罚。

    比如徐霞客的高祖徐经和唐伯虎,就是因为牵扯科举舞弊被革除功名,而且禁锢终身。

    当然,真假不知道。

    他俩都有钱,在京城过于嚣张,所以引起其他举子的羡慕嫉妒恨,而且和考官往来密切,后来考官阅卷时候拿一份很好的卷子,立刻朝另一个考官炫耀说这肯定是唐伯虎的。而这东西都是封了名字的,他怎么一看就知道是唐伯虎的,那考官觉得是不是有什么交易,于是就给检举了,后来锦衣卫也没查出结果,而且他俩其实并没在录取名单里。

    但锦衣卫却查出这两人和考官往来时候的确送过礼,那这种案子就必须从严惩处,最后他俩除名,考官罢官。

    所以不要羡慕唐伯虎的潇洒……

    他哪是不屑于考科举,他明明是被禁止考科举了,皇帝的圣旨他只能去衙门做一个小吏,而以他家的财富当然不屑于做小吏,于是就修桃花坞潇洒去了,但夜深人静时候自己是不是羡慕那些飞黄腾达的,这个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这基本上是对士子的最严厉惩罚。

    但对几百个举子同时禁锢,这种事情皇帝都不会干啊!

    “遇上你,也算是他们倒霉了!”

    九千岁拿着大义觉迷录,同样笑得很开心地说道。

    有这东西就好办了,接下来就可以把它刊印出来,然后在举子间发放,让那些举子都知道,这些反对最强烈的都已经接受了考核,而且还做出这种令人作呕的姿态,那你们还闹个屁啊。

    老老实实认命吧!

    而同样这东西对东林党也是凶残打脸。

    看看这些你们吹嘘的士子,一个个膝盖比谁都软,只不过在诏狱住了一晚就全都吓得屈膝投降了。

    这节操还有脸吹嘘什么忠义?

    “不过这考六艺容易,但考完之后才是真正麻烦。”

    他随即说道。

    “没什么大不了,那些士绅能做的也就是鼓动民变,而且不会像上次一样直接参与,更有可能是鼓动哪个地方土匪袭扰,就像当年的倭寇袭击一样,但无论怎样,只要出了乱子,我就带着荡寇军过去,然后在平乱的同时,对这些背后的士绅狠狠地抄一次,打疼他们,让他们真正老实一阵子。不过若想真正解决这些家伙,还是得把卫所改革完成,等卫所改革完成,各地军户重新恢复战力,那就足以为陛下控制地方了。

    说到底指望文官是没用的。

    文官就是来自于士绅,他们和士绅是一体的,只会和士绅合起伙限制陛下的权力,把陛下关在他们制造的笼子里,他们是不会动士绅的。”

    杨信说道。

    “这些兄放手去做好了,有什么需要找忠贤。”

    天启说道。

    皇帝陛下对政务越来越没兴趣。

    “还有一件事,陛下,我觉得应该成立一个科学院,就像翰林院一样,鼓励民间向陛下献上精巧的机械,甚至包括新式武器,科学理论,农业水利上的新技术,新的作物种子,总之只要献上的东西有价值,陛下就可以给他奖励,并授权他转享其利。比如说一个人给陛下献上新机械,只要这个机械的确是他想出并制作的,那么陛下给他一道圣旨,以后只有他能制作出售这种东西,别人谁造都是犯罪。

    这叫专利。

    英国人很早就这样做了。

    故此英国工匠热衷于钻研,因为一旦他们做出新东西,他们就可以凭借这种东西一下子获得巨额利益。

    而我们的工匠就算做出新东西,也改变不了他们的贫困,最多民间的商人可以凭借这个获利,工部也就赏几两银子,但民间缺乏保护,随时可能被别人仿造出来。之前没有任何法律保护他们,别人仿造也没人管,最后那些钻研出新技术的人只能想方设法隐藏,甚至一个工匠死了,一种技术就没了。

    专利权给他们保护。

    他们的新技术报给科学院,陛下发给他们专利圣旨。

    谁仿造获利,只要他知道了,就可以拿着圣旨去告,如果地方官不管,他们可以来京城敲登闻鼓。”

    杨信说道。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