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二章 玉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停!”

    锡尔呼纳克杜棱惊恐地喊道。

    杨信笑眯眯地松了松手,林丹汗贪婪地深吸一口久违的空气。

    “我们可以放你进城,但是否称臣由大汗决定。”

    锡尔呼纳克说道。

    杨信满意地点了点头。

    “第二,放了你们抓的军民,归还抢掠的财物,并且向大明皇帝进贡五千匹马和五千头牛谢罪,最少一半公牛一半母牛。”

    杨信说道。

    当然,这主要是他自己要的。

    他对马倒没什么兴趣,但牛是他最需要的。

    毕竟接下来他还得给凤阳的手下配耕牛,有这样五千头牛就足够了,实际上他这两年贸易最喜欢的也是牛,天津那边的荡寇军之所以迅速转入正常生产生活甚至还都快把减河完工,很大程度上借助源源不断送去的蒙古牛,虽然这种牛不适合水田,但在旱田使用却非常好用。

    实际上也能耕水田。

    那并不是水牛的专利。

    只不过黄牛的蹄子相对小一些,在泥泞中没有蹄子宽大的水牛方便,而且没有后者那么防水,不适合长久在水里浸泡,容易烂蹄而已。

    但用是可以用的。

    效率差一些,损耗相对大一些而已。

    “可以!”

    锡尔呼纳克杜棱毫不犹豫地说。

    这就是赎金了,按照规矩这是必不可少的。

    五千匹马,五千头牛,这个数字不算太多,相对于林丹汗的大汗身份,这个数字甚至有些便宜了。

    “第三,献上你们手中的那颗玉玺。”

    杨信说道。

    林丹汗手中的确有一颗玉玺。

    而且还当做命根子一样收藏着,原本历史上在他病死后,这颗玉玺被他老婆献给了黄台吉,后者惊喜万分地吹嘘成传国玉玺,并且搞了盛大仪式迎接,之后得意地正式改国号改元,搞得这东西就跟真的一样。

    但是……

    这其实是颗明朝玉玺。

    而且还是颗只用于一到五品诰命的制诰之宝。

    明朝玉玺不只一颗,至于所谓的传国玉玺早就没了,宋朝就没有,胡元也是自己刻的,而且被李文忠打包了,朱元璋自己一气做了十个,大明传国之宝,奉天执中玺,广运,厚载两宝,天子六宝,永乐又增加四个,皇帝亲亲之宝,奉天之宝以及诰命,敕命二宝。

    但之后经历土木堡之变,几次宫中火灾,这些玉玺多次出现遗失,有遗失的就肯定补造,不过这些都是宫内的事务,没有外面的历史记录,另外嘉靖也新造了不少,包括他那颗修道用的。

    最终到现在大明皇宫御宝二十四颗。

    二十四颗玉玺。

    每一颗用途各不相同。

    至于林丹汗手中的制诰之宝,谁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的,有可能是土木堡之变时候被埋起来,但后来被一个放羊的发现,也有可能宫中几次火灾被太监偷出去卖钱的。总之他得到了一颗大明皇帝用来发诰命的制诰之宝,而且是一颗因为丢失已经造了新的的废弃玉玺,皇宫现在就有一颗同样的,然后他就当做宝贝收藏着,甚至他那颗雄心是不是跟这东西有关也很难说。

    然后他死了,这东西又被黄台吉弄去。

    这就是那颗所谓的传国玉玺,说白了就是颗明朝皇帝遗失的废印。

    但这个还是得弄回来的。

    因为林丹汗就是用这个向蒙古各部装逼的。

    把这颗玉玺弄回来,他身上的光环立刻减弱,原本就不怎么鸟他的各部首领就更不鸟他了,更何况他还是以俘虏身份,交出这颗玉玺向大明皇帝称臣纳贡换来的自由,那他就更沦为笑柄,本来就因为信仰问题对他不满的各部,就更把他当笑话看了。

    而他的雄心壮志不会因此消失,他还是要一统各部的。

    但这样各部就更不会甘心接受他的统治。

    最后肯定要抵抗的。

    原本历史上他们就抵抗,这样会更坚决抵抗。

    不过必须得说明,林丹汗的实力其实并不弱,察哈尔部也是各部中最强的,主要是察哈尔部作为大汗直属终究还是有点凝聚力,但其他各部就更乱了,内喀尔喀五部是因为有炒花这个堪称老祖宗级别的,所以才能勉勉强强成为一个联盟,但其他各部却连联盟都很难称得上。

    尤其是十二土默特,这些年最主要就是各部混战。

    目前的老大是卜石兔,接受明朝的顺义王册封,但和素囊等几个台吉持续混战,十二土默特根本合不起来。

    其他科尔沁,杜尔伯特等部实力都远弱于察哈尔。

    所以原本历史上兵强马壮,而且手握大义的林丹汗东征西讨,迅速打得各部至少表面上臣服,但当建奴向西扩张时候,被他欺负怀恨在心的各部大多数迅速倒戈,而科尔沁部更是主动跑去投奔建奴说被他侵略。现在建奴被打回去,在林丹汗的征讨面前,这些不愿意臣服的各部就得寻找新的外援投靠。

    大明皇帝就可以仁慈地接纳他们了。

    给他们保护,给他们划分牧区,给他们建庙,总之接下来套用咱大清的那套手段就可以了。

    哪怕花点银子也无所谓。

    毕竟草原这种地方真不好搞,要想真正控制必须移民屯垦,但要是有那能力何必向这一带屯垦?东南亚要多少良田没有?哪怕把台湾开发搞起来都比往这边移民屯垦划算,而且这里屯垦还会遗祸子孙,毕竟屯垦的结果就是沙化,然后沙尘暴时不时横扫北方。但如果不移民屯垦,打赢战争,犁庭,甚至跟蓝玉这些人学都没用,因为根本无法驻扎,光运输物资就能累死,除非修铁路,但那就是很遥远的了。

    最终打完撤走人家紧接着又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了。

    北方草原就这样。

    两千年了都没能改变这一点。

    相反咱大清的手段是最聪明的。

    既然这样为何不效仿?就算需要付出些成本,但这成本比起军事手段来讲根本不值一提,更何况玩好了一样能收回成本。

    不过……

    杨信手中的林丹汗愤怒挣扎着。

    锡尔呼纳克杜棱为难地看着大汗,很显然大汗是不接受这一条。

    “我给你们十五天时间考虑,十五天足够你们去察罕浩特凑齐马牛,并且带着玉玺回来,十五天后拿不来我就带他去京城献俘。”

    杨信说道。

    察罕浩特在现代的阿鲁科尔沁。

    十五天时间足够往返。

    这时候曹文耀带着骑兵到达,杨信就那么举着林丹汗,微笑着看着锡尔呼纳克杜棱和对面的千军万马,在他身后这支骑兵汹涌而过进入广宁,而也就是此时蒙古骑兵的另一边一片混乱,远处的天空中骑兵狂奔的尘埃出现,很快一名蒙古骑兵惊慌地跑到锡尔呼纳克杜棱身旁。

    德尔格勒的叶赫骑兵到了。

    他还是林丹汗老丈人,后者三老婆苏泰是他女儿。

    当然,这时候谁都知道他不是来帮他女婿的,实际上他是和明军,另外再加上宰赛部蒙古骑兵一起来的,后者同样也不是来帮大汗的。

    这支之前在开原刚刚联合作战击败代善的联军,直接从镇远关进入边墙,从广宁以北威胁察哈尔骑兵的后背,至于炒花和额尔德格依两部,这时候应该同样集结起来,在边墙以外等着随时增援。实际上明蒙叶赫联盟正在形成对察哈尔部的合围,明白眼前局势的锡尔呼纳克不敢轻举妄动,就那么眼看着杨信举着大汗站在那里。

    后面的明军源源不断进入广宁。

    就在最后一名明军踏过护城河的时候,举着林丹汗的杨信微笑着退入城内。

    “把这位大汗请到个符合他身份的地方。”

    进城的杨信把林丹汗交给曹文耀。

    林丹汗用仇恨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不过这时候的大汗挣扎得筋疲力尽,倒也没兴趣展现英勇,紧接着被明军戴上手铐架去丁文盛家。

    “王参议也去他该去的地方!”

    杨信看了看王化贞说道。

    后者同样被明军戴上手铐,然后押往丁文盛家。

    杨佥事不准备换地方了,反正丁文盛家也要抄家,正好就作为他在广宁的驻地了。

    至于丁文盛等人……

    “都去该去的地方吧,石廷柱单独关押!”

    杨信挥手说道。

    石廷柱不是广宁人,他是辽阳的世家。

    据说本身是建奴,苏完瓜尔佳氏,后来内附移居辽阳,所以如何把辽阳几个看不顺眼的世家咬进来,这个重任就交给他了,别人且不说,祝世昌这样的肯定不能放过,还有佟家剩下那些。总之这次要好好清理一下,之前战场上祝世昌这些也跑的很快,所以他们有没有参与计划,这个仍旧不好说,就算是没有参与这个计划,上次杨信去开原时候,突然跑去袭击的建奴也必然是祝世昌搞的鬼。

    这笔旧账也该算了。

    不过这时候杨信暂时还没兴趣处理这些,现在最重要的是……

    “抄家,把这几家统统抄了,另外打开他们家的仓库,城里按户算,一户先发一石米,至于参加守城的士兵一人发五两银子,青壮发二两。”

    杨佥事喊道。

    然后周围一片欢腾。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