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一章 佛祖慈悲,为什么要打打杀杀呢?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城墙上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这一幕。

    “快,拿下这些反贼!”

    他们身后突然响起曹文诏的喊声,紧接着原本在西门,听到炮声迅速赶来增援的曹文诏策马冲上了城墙……

    “快,拦住他们!”

    石廷柱惊慌地喊叫着。

    “你们想找死吗?”

    外面的杨信举着孙得功和林丹汗,在周围蒙古骑兵慌乱地合围中,看着城墙上那些家丁说道。

    后者立刻犹豫起来。

    “曹总兵的五千骑兵已到,陈总兵率领的两万川浙军也已到镇武堡,这些人的满门抄斩已经定了,你们愿意给这些反贼陪葬吗?”

    杨信说道。

    刚才那名军官突然拔出了刀。

    “兄弟们,抓住这些反贼!”

    他用刚才一样的义正言辞高喊道。

    然后他带着士兵和青壮随着曹文诏等人,立刻扑向已经傻了的郎载熙等人,后者惊恐地催促着自己的家丁,但那些家丁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默默看着他们被这些士兵拿下。只有石廷柱和身边的几个家丁拔刀反抗,可惜紧接着他就被曹文诏一刀砍翻,转眼间就被蜂拥而上的士兵捆起,倒是王化贞一直木然地站在那里。

    “神宗皇帝,臣为大明尽忠了!”

    他突然高喊一声,就在士兵冲向自己时候急忙爬上女墙……

    “王参议,你不想保住自己的家族吗?”

    杨信说道。

    他周围无数蒙古骑兵弯弓搭箭。

    但却不是瞄准他。

    而是瞄准城墙上的那些家丁。

    话说大汗可在他手上,而且被他举在面前,如果城墙上有哪个开炮轰他,那大汗就是第一个死的,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不是偷袭杨信,反正他一身重铠箭也没用,相反还要保护他,确保城墙上不会有人开火。实际上林丹汗手下那些大臣们也乱做一团,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后面曹文诏部骑兵已经到达并列阵,这原本五千现在四千五的骑兵是熊廷弼两年心血打造,战斗力就是和同样数量八旗满洲精锐单挑都毫无压力。

    绝大多数蒙古骑兵都在匆忙列阵准备抵挡他们的冲击。

    就在这样千军万马一片混乱的背景上,杨信笑看着站在女墙上的王化贞。

    而且还示意曹文诏停下。

    王参议脸色不断变化着,站在女墙上纠结挣扎着。

    “王参议,你我都知道谁才是主谋,你不过是他们的一杆枪,当然,你的确免不了一死,可你想过自己的家人吗?你的确可以用一死保住后面的人,可我还是会去把你家抄家灭门,你是谋反,证据确凿,谁也保不了你,不要以为那些人可以保住你的家人

    就算三堂会审你不会抄家也没用。

    知道钱士升为什么死吗?

    因为我告诉他,如果他不认罪的话,在押解他全家进京审问途中,会有土匪把他全家都劫杀。

    你是山东诸城人。

    你们那里土匪好像也不太稀罕吧?”

    杨信笑着说道。

    他不信一个为求生背叛东林党投入九千岁手下的人会跳下来。

    那些为东林党洗白的总会以王化贞是阉党为借口,然而王化贞在下狱前可是正牌东林党,叶向高的弟子,他跟熊廷弼捣乱背后也是东林党支持,只不过广宁之败被抓以后,他为了保命才转投九千岁而已。

    这样的人会用自杀来保幕后的那些吗?

    王化贞站在女墙上纠结着……

    他终究还是没跳。

    但问题是也没人上前把他拽回去给个台阶下啊!

    王化贞悲愤地看着杨信,杨信笑看着他,然后始终也没人靠近他,他最终还是长叹一声,自己无可奈何地从女墙上爬下去了。

    “这才是聪明人,对王参议要以礼相待!”

    杨信笑着说道。

    这可是条大鱼,后面能咬出一堆呢!

    不过还得看情况,这个大案要办下去,估计得牵扯出半个朝廷,这规模实在有点太大,所以最终还得小皇帝拍板,但总之有王化贞在手,这明年的军费基本上就有着落,甚至可以鼓动天启适当减一下辽饷了,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哪怕不完全取消,只是减少一部分也行。

    城墙上的混乱迅速结束。

    王化贞为首的勾结西虏谋反集团就这样落网。

    然后……

    “林丹巴图尔,你可以命令你的人让开道路吗?”

    杨信问手中举着的林丹汗。

    说话间他把另一只手中的孙得功扔出去,城内出来的士兵立刻把这家伙捆起连同丁文盛一起押回城。

    “立刻放了大汗!”

    指挥士兵包围他的那个首领喝道。

    林丹汗依然在杨信手中挣扎,虽然后者的手没掐紧,但他也肯定不可能挣脱。

    “阁下是?”

    杨信问道。

    “这位是乌齐叶特部的锡尔呼纳克杜棱洪台吉。”

    旁边一个人傲然介绍。

    “洪台吉阁下,你可以帮林丹巴图尔下这个命令吗?”

    杨信说道。

    洪台吉就是大台吉。

    也有翻译成珲台吉,黄台吉。

    林丹汗手下没有正式的朝廷,只是各部诺颜过去给他当差办事,他安排哪个诺颜主管一个方面的部落事务,这些人通常都是黄金家族的,本身自己也是拥有自己鄂托克的诺颜,只不过因为出身黄金家族所以尊称台吉,而像这些被大汗任命主管一方事务的则区别于其他台吉,被尊称为洪台吉。

    锡尔呼纳克杜棱是乌齐叶特部首领,为林丹汗主管左翼三万户事务,实际上类似于丞相。

    因为左翼三万户包括大汗直属的察哈尔万户。

    另外两个万户是喀尔喀万户和兀良哈万户,前者就是炒花的内喀尔喀五部和北边的外喀尔喀,后者就是依附明朝的兀良哈三卫,他们肯定不用林丹汗管理,所以这个大台吉的权力只是给林丹汗调解察哈尔部内部事务。

    他就算林丹汗的丞相。

    锡尔呼纳克杜棱倒是爽快的很,立刻派人传令后退,同时曹文耀从城内冲出直奔远处结阵的骑兵。

    “放开大汗,我们承诺会立刻撤军!”

    锡尔呼纳克杜棱说道。

    “放人是肯定不行的。”

    杨信笑着说道。

    “你还想怎样?”

    锡尔呼纳克杜棱怒道。

    不过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个家伙的力量有目共睹,估计一把掐死大汗是没有任何难度的,而他们手中最主要偷袭武器就弓箭,但弓箭对这个家伙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实际上这时候他们也心惊胆战,这个家伙刚才表现出的战斗力实在太夸张,完全已经是非人类级别,很显然某个佛爷说的大明皇帝有佛祖保佑,这个家伙是罗汉降生是对的。

    呃,他其实和大汗信仰不同,反而和炒花那些信同一家。

    原本历史上他就是因为这一点,最终带着乌齐叶特部和乌鲁特部投奔建奴。

    “你们放心,我对大汗没什么兴趣,接下来我也不是以一个大明官员的身份来和诸位谈话,我是以卓里克洪图巴图鲁的朋友身份,林丹巴图尔的目的是什么想来不用我多说了。你们的目的是卓里克洪图巴图鲁,但大草原上的规矩你比我更清楚,林丹巴图尔被某些奸人蛊惑,试图恃强凌弱,以武力毁掉草原各部的和平,这是完全错误的。

    故此我希望你们能和卓里克洪图巴图鲁休战。

    然后双方坐下来,就在这广宁,由我代表大明皇帝主持,你们谈判解决以后的牧区划分。

    然后和平共处。

    佛祖慈悲,为什么非要打打杀杀呢?

    草原那么大,为什么不和和气气地划分牧区,然后修几座寺庙,大家都在佛祖保佑下牧马放羊,从此过上太平日子呢?”

    杨信一脸真诚地说。

    话说他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锡尔呼纳克杜棱同样有些感动地看着他,洪台吉是知道杨信在北边给炒花等部修建寺庙的,而且这座寺庙如果不是野猪皮突然开战,恐怕这时候就已经建成了。这个大明官员明显和其他不一样,是真正把草原各部当朋友的,不但给他们修庙,而且卖给他们想要的所有货物,甚至还在为内喀尔喀各部划分牧区。

    据说原准备寺庙建成后,在那里再进行会盟,从此内喀尔喀五部的几十个诺颜明确划分牧区,然后各部不得再为牧区而争斗。

    这是真心为他们好啊!

    但是……

    “此事得由大汗决定!”

    他说道。

    “好吧,我可以放了他!”

    杨信很干脆地说。

    锡尔呼纳克杜棱警惕地看着他。

    “但是首先,你们必须上表向大明皇帝称臣。”

    杨信说道。

    林丹汗奋力挣扎,但杨信的手逐渐收紧,林丹汗立刻老实了。

    “阁下若不放开大汗,大汗如何做此决定?”

    锡尔呼纳克杜棱说道。

    “这个容易,我把他带入城内,你们进城劝说他同意,如果你们不能劝说他同意向我们皇帝称臣,那我就只能带他去京城,当面向我们的皇帝称臣了。”

    杨信说道。

    “阁下若不放开大汗,难道还想活着离开?”

    锡尔呼纳克杜棱冷笑道。

    “呃,你们觉得你们有能力阻拦我吗?”

    杨信说道。

    紧接着他手中再次收紧,林丹汗很快就开始翻白眼……

    (今天两章)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