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六零章 王参议,原来你才是造反的主谋啊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对,对,开炮,别误伤了杨佥事!”

    王化贞同样得意地喊道。

    对呀!

    这时候可以开炮啊!

    误伤什么的很好解释啊!

    当然,这种事情肯定不能指望那些普通士兵。

    这些士兵都是广宁四卫的军户,是肯定不会为他们杀一个锦衣卫的,好在城墙上更多是各家的家丁,紧接着反应过来的郎载熙,就首先推开了身边一名还在战战兢兢的士兵,同时招呼自己的两名家丁上前,直接将一门弗朗机的炮口对准了下面……

    “姓郎的,你想干什么?”

    杨信边跑边喊道。

    后有追兵前有大炮的杨佥事很显然陷入绝境。

    “杨佥事,在下给您送银子了!”

    郎载熙得意的喊道。

    现在他的心情同样无比舒畅,两百万啊,这个恶贼也有今天。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点燃大炮,伴随炮口喷射的火焰,数十颗霰弹飞出,很明显其中一颗命中,杨信的身体被撞得猛然一晃……

    “王化贞,你就眼看着他们杀我?”

    杨信悲愤地怒吼着。

    “杨佥事,这叫恶有恶报!”

    王化贞得意地说道。

    很显然他已经太开心了,开心到忘记了伪装,他这话说出,周围那些原本就已经看出情况不对的士兵和军官全都面面相觑,很显然这些人也不傻,官员将领引寇也不是什么太夸张的事情,这些从小在边塞长大的官兵,对于这种事情一看就明白。

    这哪是西虏入侵啊!

    这明明就是王化贞和石廷柱这些人引寇杀杨信的。

    几个明白过来的军官悄然后退,那些士兵和召集守城的青壮纷纷后退,把前面完全交给那几家的家丁。

    但他们却不敢阻止。

    “兄弟们,快给杨佥事送银子了!”

    丁文盛快乐地高喊着。

    紧接着他也带领家丁将一门小弗朗机瞄准杨信,其他那几家主事的也都各自指挥自己家奴,用各种火器瞄准杨信,一个个快快乐乐的准备轰死这恶贼,不过他们还是低估了这家伙的反应速度,还没等他们炮口的火焰喷出,已经到护城河边的杨信,就纵身跃起然后一头扎进了一丈半深的河水,在炮弹和子弹的攒射中消失了。

    紧接着蒙古骑兵们也冲到了河边。

    然而城墙上却并没有向这些理论上的入侵者射击,双方目标一致地全都盯着护城河寻找着杨信的踪迹。

    “那儿!”

    石廷柱突然喊道。

    “快,继续给我打,打死这奸贼!”

    王化贞喊道。

    这时候他已经完全抛开了伪装,丝毫不顾后面那些士兵和青壮复杂的目光。

    只要能把杨信弄死,其他都是不值一提的,就算这些士兵和青壮知道是他故意招来的西虏又如何?他们谁敢出来指证他吗?就算他们有人傻到出来指证检举他又如何?谁会搭理他们?只要杨信一死,小皇帝的手臂立刻被斩断,朝政还不是衮衮诸公们说了算,那时候他就是锄奸的头号功臣,是不是他招来的西虏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弄死杨信是最重要的。

    这就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谁敢捅出这件事是自寻死路。

    更何况他自信自己和这些世家对广宁的控制力,他当这个广宁分守道已经多年了,这些军官多数都是他提拔起来,而且这些军官要么出身这些世家,要么和他们早就形成利益上的共同体。

    他们不会背叛这些人。

    广宁这种地方不是关内,上次万历时候派人清查官田,结果直接被这些世家鼓动兵变赶走,最后万历只能杀了清查官田的,这些世家将门就是土皇帝,这里的军队也罢百姓也罢,没什么人在乎真皇帝,土皇帝才是老大。所以王化贞根本不会怕出事,小皇帝只是恃杨行凶,没有杨信他就没了武力,他没有武力只能学他爷爷,他要是真敢查杨信死因,这边直接就给他回敬一场兵变,然后皇帝陛下立刻就得老实。

    所以他根本不怕。

    同样这些世家也根本不怕。

    所有人都清楚,杀了杨信立刻就是朗朗乾坤。

    现在可以说是他们生死存亡的关键,什么伪装之类完全不需要管,都已经开炮了就得硬干到底。

    “开火!”

    石廷柱亢奋地吼道。

    那些各家的家丁迅速瞄准河面上一点移动的泥沙印迹开火。

    就在同时林丹汗也在部下簇拥中上前,王化贞立刻满脸堆笑地拱手,林丹汗对着他傲然点头,同时盯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大汗放心,王某不会失信的。”

    王化贞笑着说道。

    他当然明白林丹汗在等什么,他不支付佣金人家是不会撤军的。

    林丹汗点了点头,对于王化贞他还是信得过,双方交往也不是一年了,实际上广宁这些世家和他多少都有些交情,这些人不会违约的,他们敢违约那这支大军会时不时来溜达一趟的。前些年他就来过一趟,围城半日然后撤军,辽西将门立刻从朝廷弄来大笔银子,至于私下有没有给他好处那只有天知道了。

    然后孙得功从他后面走出来。

    “给我送一门弗朗机出来,老子要亲手轰死这个狗东西!”

    他朝城墙上喊道。

    话说他现在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王化贞笑着向旁边示意了一下,丝毫没考虑这个家伙已经是事实上的叛将。

    丁文盛立刻指挥家丁,抬着一门百斤弗朗机走下城墙,他们同样也没考虑孙得功是叛将的事实。

    “诸位将士,这个杨贼乃是奸臣,在关内祸乱大明,害死了无数忠良,就连状元钱士升都被他害死,而且以妖术迷惑皇上,与阉党狼狈为奸,贪赃枉法无恶不作。

    这短短两年光他自己就贪污了几百万两。

    这次借熊经略阵亡,又跑来广宁制造冤案,不但陷害孙家,把孙将军搞得家破人亡,而且还用酷刑拷打,伪造供词陷害丁,郎,于等家,试图将广宁各大家族一网打尽,逼迫各家给他两百万两贿赂。王某历事三帝对大明忠心耿耿,断不能容此奸臣荼毒广宁,只是此贼有阉党之助,寻常手段根本奈何不了他,故此不得不借大汗之手诛之。

    诸位将士无须惊慌,大汗之军并非真正进攻广宁,只是受邀来此助我等除此奸贼,事了将即刻撤出边墙。

    至于惊扰百姓,王某已募集十万两补偿!

    此刻在此处者,每人赏银百两。”

    王化贞对那些士兵说。

    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的,也就是这座城门的守军,总共不过几百人,林丹汗是四面包围广宁,城内守军和青壮分散各门,这里他们故意只留少量,而其他各门守军根本不可能知道这边的事。

    几万两银子一撒就完全可以做到封口了。

    说到底银子最管用。

    “王公如此就是瞧不起我等了,我等虽是粗人也都知道忠义,王公在广宁多年,广宁军民谁不念王公厚恩,像此等奸臣人人得而诛之,王公为国锄奸我等岂能坐视?王公放心,此刻这城墙上都是自家兄弟,皆深明大义之辈,绝对不会有人出卖王公,有谁敢出卖王公末将第一个不答应,这广宁还不是这种阉党奸臣可以撒野的!”

    一名军官义正言辞地说道。

    那些士兵和青壮们纷纷附和,完全一片赤胆忠心的模样。

    王化贞满意地捋着胡子。

    这时候那门弗朗机已经送出去,孙得功带着家丁杀气腾腾地接过,直接架在护城河边,然后在河面上寻找杨信踪迹,不过城墙上混乱的射击,让整个河面就像开锅一般,而这段护城河至少一丈半深,别说是火枪子弹,就是弗朗机换独头弹也打不到底下的人。

    “停下!”

    他朝上面吼道。

    石廷柱立刻下令停止射击。

    水面的动荡逐渐稳住,然后他们全都紧盯河面搜寻。

    但河面一片平静。

    “会不会憋死了?”

    丁文盛疑惑地说道。

    他没有回城,就在孙得功身旁,俩人还是把兄弟呢,而这时候距离杨信入水已经很长时间,平常人这么久不出来早就死了,说不定挨了炮弹或者子弹因为一身铁甲直接就沉底了。

    “等着,我就不信这狗东西不出来了。”

    孙得功恨恨地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们后面的蒙古骑兵却一片混乱。

    孙得功立刻疑惑地转回头,就看见原本同样在旁边观看的林丹汗,正在一脸凝重地转身奔向他的九斿白纛。

    而那些蒙古骑兵则匆忙重新列阵。

    很显然他们的背后出现了敌人,而且规模不小,已经不得不整军迎战。

    “快,援军到了!”

    他立刻明白过来,一边焦急地喊着一边回过头。

    骤然间前方河面炸开,紧接着一个身影恍如神龙出水般,带着满身河水撞在他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只手就掐着他的脖子撞进后面的蒙古骑兵中。孙得功挣扎着被以极快的速度拖行,他在懵逼中眼看着城墙上炮口的火光闪耀,然后一枚霰弹打在他的腿上。

    而两旁蒙古骑兵纷纷坠落。

    被掐着脖子的他发出恍如鸭叫般的惨叫。

    然后他又眼看着林丹汗出现在自己身旁,同样眼看着那身影抓住林丹汗拖到了马下……

    “王参议,原来你才是造反的主谋啊!”

    杨信一手林丹汗,一手孙得功,同时掐着脖子举到半空,然后看着城墙上的王化贞笑道。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