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五九章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瓮城内。

    “诸位父老,但教杨某一息尚存,就不会让西虏踏入这广宁城!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杨信慷慨高歌。

    他终究还是被那些耆老请……

    或者也可以说是恶心出来了,毕竟一帮老不死往他身上抹鼻涕,这还是很他考验他的承受力,于是杨佥事终于在耆老们的恳求下,为保卫广宁拿起了他的青龙偃月刀。

    而且就他自己。

    杨佥事要单刀于万军中取那虎墩兔憨的首级。

    “杨佥事此去如探囊取物般,谈何一去不复返,在下及广宁父老已然备好美酒以待,古有关云长温酒斩华雄,今有杨佥事温酒斩敌酋,壮哉!”

    王化贞说道。

    “对,杨佥事,我等就在城楼上为杨佥事助威!”

    石廷柱说道。

    然后一帮官绅们齐声喝彩。

    “那,那我就去了?”

    杨信颇为犹豫地说道。

    前面丁文盛等人迫不及待地亲自为他打开城门。

    “呃,要不我再考虑考虑?”

    杨信看着护城河另一边仿佛无边无际的蒙古骑兵,立刻换上一副骇然的表情说道。

    “杨佥事,虎墩兔憨就在那边,你就快去吧!”

    王化贞说道。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推了杨信一把。

    “杨佥事,广宁十几万妇孺的性命,就交给杨佥事了!”

    那些老家伙赶紧上前,连同那些官绅们齐心协力,推着杨信向外,拎着青龙偃月刀的杨佥事,看着外面的千军万马,一边犹豫着一边不由自主地向外走,很快就这样被推着走出了城门。后面众人瞬间消失,就连那些拄着拐杖的老家伙们都跑的跟兔子一样,其中一个因为跑得太急甚至是直接摔进去的,而且一进门就以最快速度关上了城门。

    “这帮不要脸的。”

    杨信无语地说道。

    然后他扛着大刀站在城门洞内,看着对面的敌军。

    这可是真正的千军万马,而且是清一色的骑兵。

    因为广宁城外这片地方都是平原,骑兵不会像山区一样不得不分散,在他一河之隔的前方旷野上,至少两万蒙古骑兵在列阵,一个个诺颜各自率领自己的部下,完全覆盖了原本大地的绿色。而在他的正前方,一个代表着蒙古大汗的九斿白纛树立在专门的马车上,白纛前方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年轻男子,端坐在战马上静静地看着他。

    林丹汗。

    或者用大明的官方称呼虎墩兔憨。

    这个和崇祯堪称难兄难弟的悲剧人物,此刻正是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正雄心勃勃试图一统各部,尽管他的梦想早就不具备实现的可能,一盘散沙的蒙古各部早就已经没有了统一的可能。别说是整个蒙古各部,他就是连漠南蒙古这一小块都没能一统,甚至就连他自己的察哈尔部,实际上都分了一堆鄂托克,每个鄂托克都自行其是。

    察哈尔部虽然习惯称八部,但实际上不止八个鄂托克。

    这个数字只是一个习惯称呼,因为这些鄂托克都是各自诺颜统治,而作为游牧民族很难说有固定范围,所以经常有诺颜带着自己的鄂托克去别的地方,也有别的鄂托克跑到大汗这边。

    而林丹汗呢?

    他就是在察罕浩特竖着他的九斿白纛,抱着他的那颗玉玺,默默看着这些混蛋们的来来去去。

    后者有时候给他上贡。

    但有时候也不上贡。

    有时候看他顺眼了,就会到他那里听他指挥。

    有时候看他不顺眼了,人家就赶着牛羊骑着马离他远一点。

    这是他自己直属的察哈尔部。

    至于剩下的十二土默特,内喀尔喀五部,外喀尔喀,科尔沁等等,除了尊他一声大汗之外对他没有任何义务,他管不着人家,人家也不伺候他,就像春秋时候楚国这样的诸侯对待周天子。

    一统蒙古?

    周天子敢一统诸侯会怎样?

    “林丹巴图尔!”

    杨信用蒙语吼道。

    对面列阵的千军万马全都静静地看着他。

    他扛着大刀走出城门洞,但却没敢再继续向前走,这时候城墙上指不定有多少枪炮准备好了瞄准他的后背,城门洞口这个地方是最安全的,城墙上有人偷袭也找不到可以攻击的角度。

    “林丹巴图尔,咱们像个男人一样,一对一单挑如何?”

    杨信吼道。

    林丹巴图尔面无表情地一挥手。

    在他两旁千军万马的阵型缓缓向前,很快他就消失在了这些骑兵后面,而列阵的骑兵控制着自己的战马,保持着一致的速度,仿佛一片移动的陆地般在绿色中向前推移,很快到达了护城河边。城墙上没有攻击,尽管这时候他们已经进入了所有火器射程,但那些守军在王化贞等人呵斥下,就那么默默看着这些蒙古骑兵拿出弓箭瞄准射出。

    下一刻一片阴影从天而降。

    恍如站在夏季骤降的冰雹中一样,几乎眨眼间杨信就被利箭淹没。

    “我擦!”

    他下意识惊叫一声。

    然后对面射击完的骑兵迅速向两旁分开。

    “大汗身份何等尊贵,你有何资格与大汗单挑?”

    一个首领模样的上前喝道。

    但下一刻杨信手中的青龙偃月刀骤然飞出。

    这家伙反应也是极快,来不及掉头的他直接扑向马下,几乎同时伴随一声恐怖的呼啸,一百二十斤重大刀砸在他的马头,那马头瞬间化作迸射的血肉,然后无头战马带着喷涌的鲜血倒在他脚下。

    这人骇然地看着这一幕,然后周围突然响起了手下的惊叫。

    他愕然抬起头,就看见天空中一片红色落下,还没等他清醒过来杨信就站在了他身旁,他急忙拔刀同时跳起,但刚跳了一半就被一只手按在了脑袋上,然后仿佛被大象蹄子踏落般狠狠撞在地面,整个脑袋一下子消失在了其实还有些硬度的泥土中。

    “呸,不敢就说不敢呗,扯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杨信啐了口唾沫鄙视地说。

    那人留在外面的身体抽搐了几下,紧接着没了反应。

    “林丹巴图尔,有没有胆量像个男人一样,出来与我单挑!”

    杨信吼道。

    紧接着就在周围骑兵的呐喊冲锋中,他右手抓住了插在马尸上的刀柄,然后纵身跃起,拖着青龙偃月刀到了四米高处,看着下面汇聚的骑兵,大吼一声抡起刀一起砸落,在一片血肉飞溅中落地,同时开始他那最喜欢的战斗方式……

    “这,这个妖孽!”

    城墙上的王化贞嘴唇哆嗦着说道。

    就在同时他将目光转向远处,然后冲着林丹汗做了个手势。

    后者身边一个大臣同样做了个手势,如果是马市的牙子立刻就会认出,这是他们揣在袖子里用来谈价钱的。

    很快王化贞放下了手。

    然后他一脸阴郁地看着已经到了五十多丈外的杨信。

    后者被无数骑兵团团包围,但这些悍勇的骑兵完全就像自杀,就像飞蛾扑火般在他的杀戮中不断变成死尸堆积着,甚至一些骑兵已经在逡巡不前,不过刚刚谈妥价钱的林丹汗依然在催促他们。此刻别说是王化贞了,城墙上所有人都在战战兢兢看着这一幕,战场上的死尸堆积太多,杨信甚至已经站在尸山上,恍如一尊冉冉升起的神灵。

    “王公,他再能打终究是个人,我就不信他能一直这样。”

    石廷柱脸色苍白地说。

    “对,看他能撑多久!”

    王化贞很肯定地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正激战中的杨信突然把青龙偃月刀向前一扔,紧接着跳上旁边一匹无主的战马,顺手摘下一柄小蒜头锤朝最近的骑兵砸落。

    石廷柱愣了一下,紧接着露出一脸狂喜的表情。

    “他力气不够了!”

    他几乎是欢呼着喊道。

    “对,他力气不够了,我就说嘛,谁能一直不停使那么重的刀!”

    王参议恍然般欣喜地说道。

    “这奸贼败了!”

    郎载熙欢呼道。

    的确,外面的杨信正在往回跑。

    “王参议,看在皇上的份上,快拉兄弟一把,快把城门打开!”

    杨信一边跑一边焦急地喊着。

    这时候他已经凭借速度和灵活冲出包围,不过后面骑兵的洪流依旧在汹涌着追杀,那些骑兵不断向他射箭,朝他扔梭镖,还有拿蒜头锤丢他的,他就像被追杀的杰克船长般在前面仓皇而逃,边跑边这样不断朝城墙上喊着,转眼间就已经快到了护城河。

    “敢开城门者杀无赦!”

    王化贞恶狠狠地命令道。

    “王参议,快开门啊!”

    杨信喊道。

    “杨佥事,你就不要跟王某开玩笑了,杨佥事神勇无敌,何惧这些区区西虏?你赶紧回头继续杀敌,王某还给你准备好了庆功酒呢!”

    王化贞得意洋洋地说道。

    他这些天的阴郁一扫而空,此刻看着这一幕心情无比舒畅,仿佛已经看到了杨信死城下的场景。

    他会上奏皇上为杨佥事请功的。

    “姓王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杨信悲愤地高喊着。

    “大炮,瞄准,别误伤了杨佥事,咱们开炮给杨佥事助威!”

    石廷柱笑着说道。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