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五八章 今年杀诸贼奴,取金印如斗大系肘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大清堡实际上就是清河门,边墙外面就是林丹汗的察哈尔骑兵游弋,当天晚上范永斗就悄然出了边墙,第二天中午蒙古骑兵的洪流就汹涌而至,早就准备好的孙得功直接下令弃城而逃……

    至于黄澍当天就跑了。

    然后整个边墙防御瞬间全线崩溃。

    察哈尔部骑兵的洪流,簇拥着他们的大汗,仅仅一个时辰后就包围了义州。

    驻守在义州的姜弼还没搞清这场混乱的本质,对刚刚逃到义州的孙得功缺乏警惕,他还在布置防守时候后者就带着亲信家丁打开了城门,然后姜弼感觉自己作为一个榆林人对辽西仁至义尽,直接带着他的本部凉州兵弃城而逃。

    好在祖大寿还撑了一下。

    他实际上去年才参军,但作为将门世家子,一参军直接就是游击。

    姜弼弃城而逃后,他带着祖家的家丁收拢一下城内残兵,然后英勇地抵抗一下,但最终还是在涌入的察哈尔骑兵面前败退,而且头脑足够清醒的他,也没有在南边几个小城堡停留,直接追着先跑了的姜总兵逃往锦州。

    不过林丹汗在义州并没有收获多少。

    实际上他在万历四十三年就扫荡过这座城市,要不然义州大户人家在他到来后都果断跑到广宁呢。

    于是第二天他继续南下。

    而这时候孙得功已经正式加入了他的队伍。

    数万骑兵的洪流沿着大凌河席卷向前,当天下午就逼近了锦州,逃到锦州的姜弼和祖大寿,一边向各地求援,一边焦头烂额的组织防御……

    “看看,看看,我就说这狗东西不是好东西。”

    杨信愤愤地说道。

    他面前桌子上是祖大寿送来的急报,至于内容当然是昨天孙得功打开义州城门导致义州陷落。

    “杨佥事,锦州危急,还得杨佥事出马才行。”

    王化贞说道。

    “我又不是辽西镇守之军,就是来查案而已,更何况那虎墩兔憨号称四十万大军,我去了又能有什么用,还是等各路大军云集之后再说,四十万啊,拿马蹄子踩也把我踩死了。”

    杨信说道。

    “虚张声势而已。”

    石廷柱陪着笑脸说道。

    “那西虏惯于虚张声势,虎墩兔憨手下也就三四万骑,他若真有四十万骑那这关外别人都不用活了。”

    他紧接着说道。

    “那三四万骑还用得着我?

    不过是给兄弟们送人头的,辽西将士立功受赏的机会就在他了!

    杨某自认既不缺银子也不缺官,就不去分兄弟们的功劳了,更何况这广宁城内逆党潜伏,这才是杨某职责所在,抵御西虏,拿西虏人头换银子这种好事还是让给石将军和众兄弟了。不瞒二位说,这逆党我已经快要查明,就等大军一到把他们一锅端,你们杀敌立功,杨某在城内杀这些逆党立功,今年杀诸贼奴,取金印如斗大系肘!

    哈哈……”

    杨信抽风一样狂笑着说道。

    王化贞阴沉脸和石廷柱交换着目光。

    很显然这个恶贼是不会上当,如果他出去就好办了,战场上由蒙古人负责把他弄死,实际上王化贞和林丹汗交情很好,这次林丹汗入寇,本来也是在他们计划中的,边镇上这些官员将领为了某种目的,出去招这些家伙寇边可以说是日常操作。

    只不过计划中并不是真正攻破关墙。

    林丹汗的目的是炒花,这位大汗的目的是炒花的真正臣服。

    他本身也没有攻入边墙的计划。

    而王化贞或者说他背后的东林党,目的是辽东局势糜烂,将杨信拖在关外并且想办法在战场上解决,原本计划是野猪皮干这个,可没想到野猪皮居然在开原吃了不小的亏,再加上杨信背后捅一刀,不得不匆忙撤退。那么这个重任就只能交给林丹汗了,反正只要杨信上战场,那其他就好说了,他再能打也不可能挡得住千军万马。

    林丹汗只要银子,给他足够银子他就会把这事办了。

    而他肯定不会要两百万。

    可杨信不出去啊!

    两人无可奈何地起身告辞。

    “王公,这怎么办?”

    石廷柱说道。

    “去,召集各家,他们得掏一笔银子了!杨信不是不上战场吗?我看西虏兵临城下了他还上不上,这个祸害一日不除,以后咱们谁都没好日子过,看看这几年他都干了什么!”

    王化贞冷笑着说道。

    石廷柱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是广宁的,但他作为辽阳世家这些年走私受影响,也损失很大啊。

    当然,他们怎么干就不关杨信的事了。

    这家伙正在忙着对孙家和那些被俘的大刑伺候,搞得丁家恍如魔窟,这些人都不是什么硬骨头,实际上孙得功的弟弟昨天就把所有他知道的招供,只不过他知道的有限。他只知道范永斗是来送银子的,而且是整整二十万,除了范永斗外还有一个南方口音的,他们用二十万托他哥哥办事,什么事就不知道了,他其实是个一门心思读书考进士的书生。

    对于他哥哥的很多事情并不参与。

    不过他还交待了一点,就是范永斗的背后是盐商。

    而另一个很有学问,还指点了一下他的八股文,至于名字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姓黄,目前跟着他哥哥当监督。

    孙家其他人知道的也不多。

    不过杨信已经可以确定是孙得功暗杀的熊廷弼。

    背后肯定是东林党和扬州盐商,后者被夹出那么多银子,不可能不报复,因此和东林党合作很正常。

    至于那些被俘的则交待,他们其实都是各家养的打手。

    当然,不是公开豢养的家丁,准确说这些人真是土匪,有不少还是刚从医巫闾山下来的,这些家族都有干脏活的需要,谁家都少不了养这种人,广宁周围山区,草原,辽河下游的水网,本来都是各种土匪的乐园。逃亡军户,潜入边墙谋生的牧民,有钱人家的逃奴,日常为匪,需要时候给这些世家杀人放火,这种传统到处都一样,甚至历朝历代也都一样。

    不过单凭这些人的供词,仍旧不足以抄家。

    证据不够充足。

    之前可是跟内阁刚谈判完成。

    所以杨信需要他们给自己一个确凿无疑的谋反证据。

    广宁的世家们根本不知道这些,他们只知道杨信在南方是怎么用这种手段荼毒士绅的,他们只知道这个奸臣正在罗织罪名,然后等他要的军队到达再把自己一锅端。除非给他两百万,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两百万足够让这些世家铤而走险,反正这里是辽西,他们引寇,玩寇都是日常操作。

    而王化贞应该知道杨信很难再像在南方一样。

    内阁和杨信的谈判结果他应该知道,可王化贞的任务是把杨信弄死,而且实际上也必须弄死,否者一旦杨信抓住孙得功,范永斗,那他的死期就到了。

    他可是主谋。

    黄澍,范永斗分别代表东林党和盐商,而他做中间人,孙得功接这个活是因为他的保证。

    此刻他必须利用广宁这些世家当炮灰。

    就在杨信搂着小美婢,在孙家的花园里享受生活时候,一个使者悄然离开广宁然后狂奔一百五十里,出现在了林丹汗的大营,紧接着第二天后者的大军突然撤离锦州,然后浩浩荡荡渡过大凌河直扑广宁,沿途城堡吓得全部闭门,不过林丹汗也没管他们,狂奔一天后,当天下午四万蒙古骑兵包围广宁……

    “杨佥事,求杨佥事以广宁父老为重,这城里如今就不到三千兵马,无论如何是挡不住西虏的。”

    石廷柱恳请道。

    “广宁四卫正兵两万,余丁加起来恐怕四万青壮可得,城内人口繁茂真要召集恐怕不下十万青壮,怎么非得杨某出战?城外西虏也不过三四万骑,更何况锦州的姜总兵必然已北上,开原各军也在南下,最多守个一两天,各路大军就云集广宁,这么多青壮怎么还撑不了一两天?”

    杨信说道。

    “杨佥事,若广宁城破,杨佥事如何面对陛下!”

    王化贞说道。

    “王参议才是第一个需要考虑这种问题的吧?”

    杨信说道。

    “杨佥事,这是广宁父老的一点心意,退敌之后加倍奉上。”

    郎载熙把一万两会票奉上。

    “你也侮辱我的人格?”

    杨佥事怒斥道。

    “杨佥事,我们要见杨佥事……”

    就在这时候,外面一阵混乱的喊声,紧接着突然涌来一群老头子。

    这些全都是七八十的,而且不全是有钱的,也有不少破衣烂衫,毕竟这个时代这样的老人并不多,甚至里面还有几个老太太,一个个白发苍苍颤巍巍哭着就那么涌进来。曹文诏的那些士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拦,毕竟这一个个风烛残年的模样,说不定他们碰一下就倒下起不来了,然后就那么手足无措地眼看着他们汹涌而入,一个个拄着拐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号哭着直奔杨佥事。

    杨信赶紧站起身迎上前。

    “杨佥事救救这满城百姓啊!”

    一个不下八十的老头子一下子抱住了他,一边号哭着一边往他身上抹鼻涕……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