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五四章 皇权爪牙什么的最嚣张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这就可以确定目标了。

    转轮打火短枪在明军中根本看不到,甚至就是辽东战场的将领手中也同样看不到。

    只能是从澳门购买的。

    迄今为止杨信也仅仅在李三才手中看到过,再就是萨拉查这两个可以说职业雇佣兵,这种武器在欧洲也只是骑兵用的……

    其实这时候欧洲军队的武器也不比大明强多少。

    就像弗朗机这种东西,通常都是作为明军抱残守缺的标志,但实际上欧洲直到英国内战时候,也依然在使用这种武器,至于燧发枪的确已经发明,但发明和装备,装备和全面换装是完全不同的。以英国为例直到护国公上台,才真正开始转入燧发枪化,而英国几乎是欧洲最早的,法国第一支燧发枪部队,是路易十四中期的海军陆战队。

    而直到十八世纪初的西班牙王位大混战,欧洲各国才真正转入全面的燧发枪化……

    但开战时候还有一堆用火绳枪的。

    另外实际上那些没有战争压力的穷鬼小君主们,直到十九世纪初还有几个用的。

    至于这时候各国所谓的燧发枪,就是这种故障率高的转轮打火枪,而且基本上就是骑兵使用的短枪。

    这时候欧洲骑兵的标准战术,就是一人身上挂一堆这东西,然后就像弓骑兵一样冲到敌军前面,冒着对面的重火绳枪射击,朝敌军密集处射击,开火同时赶紧掉头跑,看看敌军不崩溃就再来一次。

    这样也就很好查了。

    广宁。

    “锦衣卫办差!”

    伴着一声高喊,徒步狂奔的杨佥事直冲城门。

    守门军官原本想上前拦截,认出是他后一下子清醒过来,赶紧一脸恐慌地后退。

    然后杨佥事带着尘埃如风掠过,紧接着他后面纵马狂奔的骑兵同样带着尘埃掠过……

    “快去禀报王参议,这个杀神来可没好事。”

    那军官看着最后一名骑兵的背影,忧心忡忡地对手下说道。

    说完还被尘土呛得咳嗽几声。

    当然,他们是肯定赶不及了。

    上次跟着李如柏在这座城市住了多日的杨信,很清楚孙得功家住处,带着骑兵纵马狂奔的他,在城内大街上一片鸡飞狗跳中直扑目标,还没等报信的士兵到达王化贞处,他就已经到了孙家门前。

    然后杨佥事纵身跃起,一个标准的侧踢踹开了大门。

    “哪里来的……”

    一个门房怒骂着冲出来。

    紧接着杨佥事一下子撞在他身上,他直接惨叫一声倒飞出去。

    “快,一个人不许走了!”

    杨信上前一步踩着他,然后挥手喊道。

    后面曹文耀带领着部下汹涌而入,紧接着二门涌出大批家奴,为首一个年轻人愕然地看着闯入的士兵……

    “锦衣卫办差,拿下!”

    杨信喝道。

    曹文耀迅速上前将这些家奴缴械,一个个捆绑起来,后者没有人敢反抗,他们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上次杨信来的时候,广宁可是万人空巷,在大街上欢迎这个刚刚拯救了辽东的英雄。毕竟那时候他还不是这么招人恨,哪怕是广宁这些世家大族,也真心感激他打败了建奴,当然,这两年就不行了,因为同炒花的贸易问题,他已经从英雄变成了奸臣。

    “杨佥事,小人身犯何罪?”

    那年轻人义正言辞地质问着。

    “你是孙得功什么人?”

    杨信说道。

    这时候曹文耀已经带着部下开始搜查,但很显然孙得功并不在,实际上杨信也没想过他会在家,他只是故意来打草惊蛇的,毕竟他得让那些幕后的人都有时间跳出来才行。

    “弟弟!”

    那年轻人说道。

    孙得功儿子里面最有名的孙思克还没出生呢。

    “你哥哥哪儿去了?”

    杨信问道。

    “杨佥事,家兄率军御敌在外,他此时在何处乃是军务,在下一介童生,如何知道朝廷军机大事?”

    那年轻人说道。

    “拿纸笔来,写封私通建奴的密信,然后去搜出来。”

    杨信朝曹文诏说道。

    “呃?”

    老实人曹文诏一脸懵逼。

    那年轻人却瞬间变了脸色,这简直太不要脸了。

    “杨佥事,家兄去了镇远关警戒西虏。”

    他赶紧说道。

    “你应该弯下腰,先行礼再说。”

    杨信很诚恳地说道。

    后者赶紧弯腰行礼,然后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哎,这样多好,以后回答问题态度要好些,我这个人脾气不好,受不得别人在我面前不礼貌,你们要学会适应。”

    杨信说道。

    这时候曹文耀驱赶着一堆人走过来,男女老幼加起来也几百口,孙家同样是广宁的世家,辽西将门,这点人不算多,而且里面颇有些蒙古人,应该是孙家的家奴,这时候辽西世家都这样,不过人群中还有一个年轻儒生,看起来白白净净颇为突兀,面对着他的目光,一脸惶恐地低下头……

    “杨佥事,孙家犯了何罪?”

    外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杨信随即放过了这个儒生,紧接着将目光转向外。

    然后就看见王化贞带着一队士兵走进来。

    “王参议,锦衣卫的案子,没必要向王参议禀报,不过杨某倒是想请王参议告诉我,孙得功目前在何处?”

    杨信说道。

    “孙游击奉命随姜总兵出征,击退建奴之后,又奉命返回抵御西虏,据王某所知此时应该已移师义州。”

    王化贞说道。

    “啊,谢谢,把孙家这些全部关押!”

    杨信说道。

    “杨佥事,孙家到底犯了何罪?”

    王化贞说道。

    “孙得功犯了何罪还不好说,但他弟弟刚刚犯了欺骗锦衣卫,作伪证的罪,鉴于此案性质特殊,做伪证即有同谋嫌疑,为免出现通风报信,故此在此案结束前孙家在此所有人等一概不得外出,外人同样一概不得入内。来人,准备给孙家封门,王参议,接下来杨某需在此严加审讯,闲杂人等不得干扰,你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杨信说道。

    “杨佥事,在下为广宁分守道,职在守卫地方,阁下无驾贴随意抓人,若不明示其罪,恐怕引起地方恐慌,须知广宁非比关内,此地胡虏颇多,此辈善加安抚尚不免生事。更兼西虏袭扰,战事迫在眉睫,孙游击率军在前方御敌,阁下在后方随意抓捕其家人,若引起意外,杨佥事就不怕到时候无法收拾?”

    王化贞说道。

    “你是在威胁我吗?你是想告诉我,若我继续这样做,会引起广宁城内民变甚至引起孙得功前线兵变吗?”

    杨信说道。

    “王某并未这样说。”

    王化贞说道。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这样吗?”

    杨信问道。

    王化贞淡淡地冷笑一声,不屑于回答他这个幼稚的问题。

    “把这个刚刚欺骗我的家伙吊起来,还有,谢谢王参议告诉我真相,要不然我还差点被他骗了,我最恨这种欺骗我的家伙了,另外赶紧制作些刑具,实在来不及先找几根鞭子,烙铁还有夹棍什么的。我最喜欢夹棍了,上次我在扬州可夹了不少呢,今天我要好好请孙公子尝尝锦衣卫的手段,孙公子,你准备好了吗,接下来你可是有很多东西需要招供呢。”

    杨信说道。

    那些士兵在孙公子的尖叫中,紧接着就把他吊起来。

    然后开始制作刑具。

    “王参议,快救我!”

    孙公子看着抬出来的炭炉和烙铁,惊恐地朝王化贞尖叫着。

    杨信笑着看了看王化贞,后者脸色变幻不定,紧接着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实际上他真无权干涉,他是分守道不是兵备道,他是以布政使司参议而不是按察司副使或佥事,后者有司法权,按察司是省级司法机构,提刑按察司,而他是布政使司的,他的职责是民政,财政方面,当然,就是兵备道也无权干涉锦衣卫,这种皇权爪牙什么的最嚣张了。

    “让兄弟们准备好,今晚说不定要出乱子。”

    杨信看着他的背影对曹文诏说道。

    “他敢为孙家做这种事?”

    曹文诏疑惑地说道。

    实际上孙得功是靠巴结王化贞的,王化贞没有理由为保护孙家自己跳出来,最多也就是做到之前这程度。

    这就算仁至义尽了。

    “他当然不需要,可就像他说的,这城内胡虏众多,半夜里鼓噪闹事抢掠民间那可是很平常的。”

    杨信说道。

    这里是广宁不是江南。

    这里的世家大族不是南方被秦淮风月泡软了的,这里的世家都是武世家,都是豢养大批家丁的将门,随随便便哪家都能拉出几百号惯于杀人放火的,而且这两年因为生意问题,对他早就满怀仇恨了。这些人要说不会在王化贞怂恿下,半夜搞事情教训他,那他是肯定不信的,反正事后无非就是蒙古商人闹事,话说这些世家出几百蒙古家丁还不是小事一桩。

    更何况他已经明说了要让孙家乱咬的,他在江南是怎么玩的,想来广宁这些世家都已经知道了,既然伸脖子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那为何要忍他?

    “话说他们要是不闹事,我还不好往下玩呢!”

    杨信说道。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