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五三章 先抓起来再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杨信匆忙安排了一下自己走后的事务,紧接着就和曹文诏一起踏上了西去的旅程,他们向南到孤山再转向秀岩……

    这也是曹文诏来时的路线。

    连同曹文诏的一百亲兵,他们一人双马花了三天时间横穿辽东半岛。

    盖州。

    在这里杨信知道了野猪皮撤军的消息。

    知道杨信登陆镇江城,并且全歼莽古尔泰所部的野猪皮,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做什么迟疑,已经出现在沈阳城北的建奴,紧接着全部撤走,而且还被追击的贺世贤斩首两百,可以说撤退的非常匆忙,北线同样被德尔格勒和周遇吉的骑兵偷袭了后队损失两百多。

    他这次仍旧一无所获。

    杨信在耀州驿给天启写了奏折,告诉了他熊廷弼的真正死因,另外还有可能的幕后主谋。

    袁巡抚真不一定告诉天启。

    这个袁巡抚当然是袁应泰,辽东一个经略一个巡抚,但因为以经略为主,这里的巡抚更多是当后勤官,原本的巡抚是周永春,后者和熊廷弼关系不错,一直默默无闻地给熊廷弼当这个后勤官。但去年他丁忧回家了,接着就换上了原本毁掉辽东战局的袁应泰,不过在巡抚这个职位上,袁应泰还算是称职的,他在安抚地方供应后勤上做的不错,只是没有军事才能,但必须得明白一点……

    他是东林党。

    而且是一个很精明的政客。

    既然陈于阶告诉了他真相,那无论他之前是否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他都会以模棱两可的方式上奏,不会明确告诉天启,熊廷弼是被人打了黑枪。

    这也是陈于阶匆忙让曹文诏去镇江的原因。

    他也担心这一点。

    除此之外还有新的辽东经略人选。

    这个肯定不能让袁应泰接,而东林党的目的肯定就是他,然后王化贞接这个辽东巡抚,他俩一个经略一个巡抚,辽东就完全落入东林党掌握,熊廷弼顶多算是中立派,无论朝廷内斗如何激烈,他是不会搀和的。但如果袁应泰和王化贞控制了辽东这十几万大军,那么以后朝廷内斗激烈时候,就很难保证会不会利用军队施压了。

    那些将领靠不住。

    这些家伙都是很容易收买的。

    原本历史上在内斗最激烈时候,东林党可是曾经试图鼓动孙承宗带着军队回京城,事实上孙承宗也的确被鼓动起来,只是最后终究被圣旨阻止。

    杨信给天启建议的是高第。

    当然,不是山海关之战时候的那个总兵,后者是榆林人,而这个高第是宁远之战时候的蓟辽督师,滦州人,今年刚刚赴任大同巡抚,这个人倒不是说有多么强的军事才能,而是他善于拉拢人心。当然,善于笼络人心的意思是善于做蛋糕大家分,但这时候的辽东已经没有太大危险,反而因为熊廷弼的突然死亡,再加上接下来的清洗,肯定会导致人心惶惶,所以必须得有一个能够稳定人心的。

    高第适合这个角色。

    至于军事上,野猪皮实际上已经没希望了。

    之前在清河南岸的战斗中,陈策的北路军实际上已经在战场上以正面交战击败了代善,虽然是借助蒙古和叶赫部完成的,但白杆兵和浙军结合后,已经展现出这套组合可以说让建奴胆寒的实力。

    这场四万明蒙叶赫联军对两万八旗满洲的战斗中,代善指挥的建奴精锐连续六次冲击白杆兵与浙军混合的阵型,结果不但丝毫没能冲开,反而在他们的阵型前遗尸逾千。然后赵率教和宰赛的骑兵联军,趁着建奴疲惫加士气低落,突然全力冲击其侧翼,正在激战时候,德尔格勒和周遇吉的骑兵利用对地形的熟悉,从侧后方突然杀出横击,最终导致建奴整个阵型崩散。

    和原本历史上的浑河之战差不多。

    只不过这一次明军骑兵不像浑河之战时候的辽西军一样作壁上观而已。

    这场战斗意味着明军大规模野战能力开始恢复。

    而野猪皮却在不断削弱。

    此消彼长之后,虽然进入山林清剿仍旧不现实,但想阻挡住野猪皮向辽东平原地区的扩张已经没什么问题,事实上经过这次失败,接下来野猪皮短期内恐怕也没有胆量再向西了,而且他也没有那能力。

    “接下来怎么办?”

    曹文诏问道。

    “去抓孙得功,是不是他干的,都得先把他抓起来。”

    杨信说道。

    杨佥事没有费心思查案的习惯,他的风格是认定嫌犯就抓起来,然后严刑拷打先揍一顿再说,是不是的问题另算。

    “那就得去广宁了!”

    曹文诏面色凝重地说道。

    他们在这里同样得到消息,虎墩兔憨或者说林丹汗,正在率领察哈尔部联军趁机袭扰辽西,这也是炒花和巴林部没敢北上的原因,炒花最近和林丹汗之间关系微妙,他们害怕林丹汗名义上袭扰辽西,实际上寻找机会突袭他们,要知道这位大汗与广宁的王化贞其实关系很好。

    而姜弼所部得到这个消息后,已经匆忙撤往广宁防御林丹汗。

    也就是说孙得功依然带领着军队。

    “那就去好了!”

    杨信冷笑道。

    既然这样曹文诏也不再多说什么。

    两人第二天就带着一百亲兵直奔牛庄,当天傍晚狂奔两百里到达,但没有去牛庄驿,而是直接到了杨信在这里的商号。

    “呃,你怎么来了!”

    杨信意外地看着同样在这里的陈于阶。

    “我猜你们就得路过这里,我是送熊经略遗体去辽阳的。”

    陈于阶说道。

    “心有灵犀啊!”

    杨信说道。

    “拉倒吧,我都被你害惨了,话说你真是没有不敢干的啊,状元敢杀,高攀龙家敢抄,东林书院敢封,还敢直接炮轰士子,话说我都想说你丧心病狂,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这段时间苏松常乃至嘉兴的朋友,纷纷写信来跟我割袍断义,话说我再回松江估计就该人人喊打了,话说你为何要把钱士升给逼死呢?”

    陈于阶没好气地说道。

    “他都密谋拿炮弹轰死我了,我当然不能饶了他。”

    杨信说道。

    “那搞什么民兵,搞得苏松常一带士绅人人自危呢?我先说明,我家也还有一万多亩地呢!”

    陈于阶说道。

    “那个纯属被他们气得报复。”

    杨信说道。

    “还有,你还抓了龙华民?”

    陈于阶说道。

    “放心,我不会杀他的,回头我准备把他送到澳门,然后逼着澳门的葡萄牙人掏银子谢罪,哪怕看在你和徐工部的面子,也会给他一个道。

    “那我倒是要谢谢你了!”

    陈于阶没好气地说道。

    当然,事已至此,他也无话可说了。

    虽然他被家乡士子骂得狗血淋头,但因为杨信的关系,他家族以及徐,孙等家族的获利也是实实在在,尤其是随着叶赫部银矿的开采,和炒花等部贸易的繁荣,他们这几个家族未来一片美好。话说这种好事肯定不会便宜别人,比如说杨信运来的那些棉布,基本上全是他们几家供应,还有经过叶赫部的那些女真部落交易的人参,鹿茸,珍贵兽皮,同样在南方也是他们几家售卖。

    一个利益上的同盟已经形成。

    更何况他现在可是新星级别的官员。

    不但从一个秀才直升五品,而且袁应泰已经为清河之战给他报功,不出意外升官已经是必然,再升就突破那个非进士出身的隐形天花板了,明朝非进士出身极少能超过五品的。

    而他再升就肯定超过了。

    所以抱怨一下而已,他家那一万亩地算个屁,开原附近他愿意要,一百万亩也就是一句话,实际上要不是杨信不同意,他早就想在开原一带开几片荒地种上地瓜了。那土地可是肥沃的很,唯一的问题也就是冷点,但实际上在他看来搞好了也不是不能种水稻,总之土地这东西在他眼里真不值一提,毕竟他管辖着一片近两千平方公里却只有不到两万人的广袤平原。

    “这是那颗子弹。”

    陈于阶把一颗略微有点变形的铅弹从一个小盒子里拿出说道。

    这是他在此等着杨信的主要目的。

    “我已经称过重量了,不是咱们的鸟铳打出的,咱们的鸟铳也罢,几种型号的霰弹也罢,包括三眼铳和神枪之类打出的,都没有这个重量的,熊经略身上没有穿铁甲,他的单纯棉甲不会造成弹丸的损失。子弹是从后背打入,避开了骨头直接打伤了心脏,但穿透的并不算深,不出意外是短铳打的,而且是咱们军中并没有使用的短铳。”

    他紧接着说道。

    杨信看着眼前这颗弹丸。

    “把我刚给你那支短铳拿出来!”

    杨信对曹文诏说道。

    后者立刻拿出刚刚得到的新武器,实际上是萨拉查那个死了的同伴的转轮打火短枪。

    紧接着曹文诏掏出一颗子弹。

    陈于阶迅速让伙计拿过一杆称银子的戥子……

    “好吧,我承认有些人的确很过分了!”

    看着称出的结果,他很干脆地说道。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