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三七章 京城也是战场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一个月后,东华门。

    “大爷!”

    杨信向着亲自迎接他的九千岁行礼。

    而在他身后是一眼望不到头,甚至绵延到东安门外的一辆辆马车,所有马车全都遮盖严实,两边锦衣卫列队警戒,就连驾车的都是锦衣卫,这些马车就是这样一路从通州走到这里的。

    九千岁没有回答他。

    而是直接走到他身后,掀开了一辆马车上盖着的篷布。

    里面一片反射着阳光的夺目银色。

    “银子呀,大爷如今看着这东西比什么都亲。

    大爷这里是一睁眼就无数要银子的手伸过来,辽东战场上要银子,皇极殿要银子,文武百官要银子,地方上受了灾的饥民要银子。

    所有人都像饿鬼一样向我伸手。

    可咱们大明朝这个不交税那个不交税,这个有功名那个皇亲国戚,这个说自己不赚钱,那个说穷得揭不开锅,然后你去走一趟,把他们的地窖掀开,却一个个比皇上都有钱。都是一群乱臣贼子,说咱们爷俩是奸臣,大爷我看倒他们才更像奸臣,一个李三才抄出几百万,一个高攀龙抄出上百万,当年这一个个可都喊着他们清廉如水的。

    这他玛就是清廉如水?

    走私的,放高利贷的都有脸说自己清廉如水?”

    九千岁恨恨地说。

    “大爷,这又谁惹您生气了?”

    杨信问道。

    “惹大爷生气的哪天都没少了,不用管他们,大爷五十多了,在宫里当了大半辈子的差,还不至于会被他们气死,你在外面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咱爷俩能给陛下把银子弄来,外面那些疯狗再怎么咬也白搭。”

    九千岁说道。

    很显然他这段时间也被折腾的不轻。

    紧接着他摆了摆手,示意这些马车继续向前驶入东华门。

    这些银子并不送入内承运库,后者的确是内库,也的确是太监管着,但实际上属于六部,准确说是内臣和文官共管,只不过是在皇城里面,所以这个发放之类权力肯定归太监,但使用却是六部在使用。这个在工部厂库须知这类明朝流传到现代的书籍里面记载很清楚,工部厂库须知里面绝大多数物资都是从这十库里面取用的。

    包括给野猪皮的赏赐。

    当年给野猪皮和手下几个酋长光赏赐衣服就一次花了三百多两。

    那不是皇帝的小金库。

    所以天启和九千岁又在皇宫里单独设立一个真正的小金库,这个对外是没有名字的,但杨信给他们捞的银子都在那里,实际上是在仁寿宫,这时候郑太皇太妃,李皇太妃这帮全都赶到那里去了。后者就是李选侍,天启去年就给他爹兑现了承诺,替他爹正式封了李选侍为皇贵妃,现在晋级皇太妃,说到底也事实上抚养了他快两年呢。

    而且至今依旧抚养着崇祯。

    她们那里足够冷清。

    皇上的私人小金库就在这群寡妇那里。

    加上这一笔之后,已经囤积了超过四百万两,这些银子至今还没动过,倒是内承运库的银子快花光了,天启是一边花那里的银子,甚至包括各库囤积的那些乱七八糟物资,一边不断充实自己的小金库。

    倒是他自己搞的那些乱七八糟,这个是直接花小金库的。

    目前大明朝廷的花钱顺序就是先花太仓银库的,事实上那里也从来就没有存下的。

    崇祯自挂前里面就八万两。

    然后内十库。

    这个目前还有库存。

    只要这里面的库存不至于入不敷出,大明朝的财政就能维持正常。

    一旦内十库入不敷出,到了必须动用皇帝小金库的地步,那大明财政就事实上濒临崩溃了,所以天启和九千岁才放任杨信,让他用各种丧心病狂手段聚敛财富来充实这个小金库。因为这是最后的保障,这个小金库攒的越多,一旦面临财政崩溃,留给皇帝的调整时间就越长,只要能不断用横财充实这个小金库,那天启才不在乎杨信在外面干什么呢!

    这一点他还是有他爷爷遗风的。

    他爷爷放那些税监矿监出去,目的和他放杨信出去是一样的。

    只是那些矿监税监战斗力和杨信没法比,最终他爷爷不敢放开手,只能在文官士绅忍受底线下,一点点缓慢搜刮,准确说是用那些矿监税监的命去换,万历朝税监矿监的横死率可是堪比战场。他爷爷要是有杨信这样的打手,做的不会比天启更克制,实际上万历后期如此提拔杨信,目的也未必没有这方面考虑,这种老狐狸不会无缘无故重视一个人。

    “大爷,还有一百万在方家新开的钱庄,这是那里开出的银票,拿票过去就能提银子,侄儿对宫里宫外咱们自己人有哪些,至今还不是很清楚,您看着分分,不用给侄儿留了,侄儿的自己留出了。不过侄儿还有个额外的要求,我想以后他们在存银子时候,尽量照顾一下这家钱庄,方家也是刚刚涉足这项生意,侄儿还得给拉些客人。”

    杨信把一个小箱子递给九千岁说道。

    “你这孩子就是懂事,这个就交给大爷好了。”

    九千岁笑着说道。

    这种事情他们也不用怕天启知道。

    万历都明确跟那些税监定分成比例,最初是四六分,而且万历是四,税监们是六,不过名义上税监的六是各监自己开支用的。

    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想要让手下尽心做事,尤其是税监那种死亡率极高的差事,不给人家足够的好处是不可能的,杨信虽然没像那些税监一样被烧死被扔长江被乱棍打死,但他也一样是不只一次在鬼门关溜达的。人家出去拿命为皇帝捞银子,把自己都搞成大明有史以来头号奸臣,几乎可以说迎风臭十里,皇帝总得给他足够奖励,反正这奖励又不是皇帝出。

    九千岁把小箱子递给身边跟着的小太监。

    两人说着话继续向前,很快带着马车转向北,在迷宫一样的皇宫穿行,最终到达了仁寿宫,停在实际上算是一片附属建筑的小金库,监督着这些锦衣卫把实际总重量近百吨的这些白银装进一座座库房。然后那些锦衣卫带着马车原路撤出皇宫,杨信和九千岁转向乾清宫,不过不是走那些侧门,而是直接转向正面的乾清门……

    “看看吧!”

    九千岁站在景运门前,指着斜对面的乾清门说道。

    此时在这片近百米外的空旷广场上,数以百计的文官正跪在那里,为首的几个还在嚎啕大哭,就像是给天启哭丧一样,最前面一个双手捧着奏折,也不知道保持这个姿势多久了。

    “他们天天这样?”

    杨信愕然道。

    “当然不会天天如此,不过每月也总有那么几天,人数倒也没这么多,今天是得知你回来故意的,为首的是那个魏大中,工科给事中,高攀龙弟子,钱士升同乡,他手中举着的就是给他们鸣冤的。这段日子他们这帮人每天轮流上奏折给他们鸣冤顺便弹劾你,说你是古今第一奸臣,不凌迟处死不足以谢天下,只是都在司礼监压着。

    陛下也不想看,大爷我也懒得给内阁。

    他们见上奏没用就跑来堵乾清门。

    不用去管他们,吵不到陛下的,陛下如今每日都在坤宁宫后面。

    你搞的那水泥烧出来了,不过工部至今还未能造出你说的那种钢筋,遵化铁厂造的铁达不到你说的那种什么抗拉强度,做了几批试验都不行。

    倒是苏钢可以。

    但苏钢太贵而且得造军械。

    这东西据说每年产不了多少,再说就像你之前说的,这好生意还是得先照顾顺天府和北直隶,用苏钢还是把钱全都给了南方人

    我已经给顺天府周围这些冶铁的发去了命令,谁能给陛下造出能达到你所说抗拉强度的钢筋,咱们就用苏钢的价采买,而且赏其锦衣卫籍,估计总会有人能做出来,苏钢能达到咱们怎么就做不到?倒是陛下最近找到你这些水泥的另一种用处,这东西可以用来塑像,干了之后刷上漆那就跟真的一样,比庙里的泥胎结实太多。

    陛下在坤宁宫后面做了一堆呢,而且做得越来越活灵活现,之前刚刚开始做还有塑像会裂开,如今已经没有裂开的了。

    陛下还想做一条十丈长的龙,然后就立在承天门上呢!”

    九千岁笑着说。

    “呃?”

    杨信愕然。

    他还真没想到水泥还能启发天启的艺术灵感。

    大明皇宫跟那些山寨景点般一堆水泥塑像,这也未免太毁三观,不过能做到浇筑水泥不开裂,这技术已经很高超了,而且还涉及模板,里面骨架之类问题,有这技术回头用加粗的锻铁筋,基本上就能浇筑皇极殿的承重柱了。

    两人说话间走向前。

    这时候乾清门外那些早已经看见他们,原本因为天热略微有些萎靡的上百言官瞬间精神起来,那哭丧一样的嚎声骤然拔高,最前面魏大中手中的奏折举过头顶……

    “陛下,陛下,臣有冤上奏,陛下,臣等恳请陛下召见,当面向陛下禀明冤情!”

    他哭嚎着。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