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九六章 丧心病狂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所有人全傻了。

    包括那些正在和荡寇军互戳的,在外面扔石头的青壮,所有人全都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就仿佛一群凝固在空气中的塑像。

    杨信转头看了看同样石化的高攀龙。

    然后他灿烂地一笑,紧接着转回头看着前面那密密麻麻的面孔……

    “没听明白吗?

    那么我就再重复一遍。

    首先,叶茂才勾结倭寇,刺杀钦差,谋反谋叛之罪已查实,而且他本人也已经认罪伏法,如果经审讯查实,高攀龙同样参与并主谋此案,那么按照大明律高家将被抄家并株连九族。

    据我所知他们高家是放贷的。

    那么高家所放的贷,同样也收归皇上,所有那些借贷者只需要向皇上归还本金就可以了,无论是本身利息还是利滚利的利息,一概免除,都不再需要你们支付了。

    至于高家田产同样收归皇上。

    但原本耕种这些土地的佃户,同样可以继续耕种,但作为皇上的庄子不再需要交纳任何赋税,只需要向皇上交纳地租,而这个地租根据原本的地租一律下降至最高不超过四成,原本哪怕需要交七成的,也只需要交四成,其他任何赋税都不需要交,谁要你们交你们可以直接向皇上告状,而这种租地可以签契约,你们跟皇上签契约……”

    他举着喇叭筒高喊着。

    “别听他的鬼话,他没这样的权力!”

    高攀龙在他身后焦急地喊道。

    “我有!”

    杨信说道。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了圣旨。

    “圣旨在此,圣旨上写的很清楚,我可以便宜行事,如果我觉得合适那么就可以做决定,陛下允许我代替他做决定。

    至于那些奴婢,统统释放为良人。

    至于他们的雇工照旧,只是雇主变成皇上。

    而且常州府境内,以后再有这样的逆案,全部以此例处置,也就是说再有敢于谋反谋叛谋大逆者,他们的家产抄没,工厂归皇上,所有雇工继续该怎样还是怎样,不过我可以代替皇上做决定,你们工钱一律涨两成。而高利贷借据收归皇上,借债者只需要还本金,土地收归皇上,免税并降低地租至最高四成,奴婢统统释放为良人。

    所以。

    你们此刻最需要做的,难道不是看看你们身边还有哪个士绅老爷似乎也卷入了这起逆案吗?”

    杨信阴险地说。

    既然这些家伙玩的这么大,那他就陪这些人玩大,他们敢玩阖城喊打,那他就敢放火,敢跟他玩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出几两银子收买就敢出来跟他装逼,那他就让这些家伙看看谁更会收买。

    反正他又不需要付出什么。

    至于最后天启是不是认账……

    天启傻呀。

    这么好的事情还不认?

    这些士绅控制的工厂,土地,每年收益能给他根毛就不错了,通过这种方式却可以直接变成他的钱袋子,天启肯定会顺水推舟认账,倒是大臣们肯定会疯狂阻止,但最后无论是否兑现,至少杨信自己无愧于心了。再说他原本其实也没想要这么狠,都是被这些家伙逼出来的,所以他不需要考虑别的,只管给他们放火就行了。

    “别听他的,他说了不算,皇上会不认的,朝廷也不会认的,你们别被他给骗了,咱们乡里乡亲我还能骗你们!”

    船上一个老乡绅颤巍巍地说。

    “对,他说了不算!”

    “乡亲们,别听他的蛊惑!”

    ……

    那些士绅们一脸惊恐地喊着。

    丧心病狂啊!

    他们真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出此毒计。

    这要是真把这些青壮蛊惑了,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一场浩劫,这个狗东西完全就是恶魔,他怎么敢这么做?这套东西真要施行,那不是和皇帝争朝廷谁说了算的问题了,那是整个常州士绅的灭顶之灾,无论如何必须顶住,必须把他的这股妖风压下去。

    否则的话……

    他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鼓励那些穷鬼去告密,鼓励他们陷害士绅。

    只要证实的确是逆案,那他们就能得到这些了,然后借高利贷的去告放贷的,佃户去告地主,奴婢去告主人,而杨信和他后面的那个昏君,肯定会快快乐乐地来抄家,然后收一笔横财。士绅再搞民变对抗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民变的基础就是这些受他们控制的人,但这样搞那这些人不但不再受他们控制,反而会成为他们的敌人。

    士绅变成百姓的公敌。

    用心何其毒也!

    话说已经开始有士绅后悔惹上这个疯子了。

    这就是条疯狗。

    然而无论这些士绅如何努力鼓动,那些青壮却开始逡巡不前了,很显然他们也不是傻子,虽然没有人说话,但却在互相用目光交换着信息。

    “信不信由你们,圣旨就在……”

    杨信说道。

    骤然间对面窗口火焰喷射。

    杨信以最快速度闪开,子弹从他身旁急速掠过,一下子打进后面士兵的身体。

    “啊,害怕了,想杀人灭口了!”

    他举着圣旨说道。

    就在同时那些士兵中的弩手全都举起了弩。

    “对面房子上的人立刻都下去,你们已经卷入公然杀害官军的谋反案,如果不离开射死了可白死。”

    杨信喊道。

    那些房屋上射弹弓的青壮瞬间全都消失。

    他们很清楚一开枪性质就变了,荡寇军射死他们真就是白死。

    几乎同时另外两处窗口子弹射出,但也就在瞬间杨信腾空而起,子弹在他脚下近一丈处掠过,紧接着所有弩手的弩箭射出,近两百支弩箭转眼钻进了三处窗口。最先开火的枪手刚刚换一支枪举起伸出,一下子就被十几支弩箭命中,立刻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下一刻所有弩手以最快速度装箭,两百张弩警惕地瞄准着四周。

    “你们还想阻拦吗?”

    杨看着对面的那些青壮说道。

    后者面面相觑,那些乡绅们依然在拼命喊着。

    高攀龙在后面一脸凝重,甚至略微带着一丝惊慌。

    “为什么不试试呢?

    为什么不让我带走高攀龙,然后看看我是否履行承诺呢?

    就算你们的确不相信,可你们总得给我向你们证明的机会,如果我带不走高攀龙,你们就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只有我带走高攀龙,然后给他审讯并定罪了,你们才有机会获得这些。你们谁借过他们家的高利贷,谁是他家的佃户谁是他家的家奴?你们想不想只还本金,想不想四成甚至三成租,想不想摆脱你们的奴籍?

    机会就在眼前。

    你们为何不去争取?

    你们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离开这里然后等着。”

    杨信就像个蛊惑人心的小恶魔般,在不断诱惑着那些青壮,而且他边说还边向前走着,同样那些士兵的长矛林也在缓慢向前,而那些青壮尽管身边还有青虫和乡绅拼命阻止,却终究忍不住在一点点后退……

    这全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啊。

    哪个被利滚利压在下面的不想摆脱这座沉重大山?

    哪个交六七成租的佃户不想减租?

    哪个奴婢不渴望恢复自由?

    几两银子算什么?买米也就一家人吃俩月,而且还不一定会兑现,事实上不兑现的可能是极大的,就算兑现估计也只是给一少部分,要说给参与的几万青壮全部兑现,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毕竟乡里乡亲的,这些老爷们的信誉其实大家都知道。

    可杨信承诺的呢?

    世世代代的幸福啊!

    当然,他很有可能一样是哄人的。

    毕竟这么好的官这么好的皇帝还是太不现实了。

    事实上他兑现的可能性和士绅半斤八两,老百姓们既知道自己乡里乡亲的士绅们的节操,也知道官员们的节操。

    可如果是真的呢?

    如果他就真的会履行他的承诺呢?

    “为什么不试试呢?你们为什么不试试呢?

    我在此举着圣旨保证,我在此对着昊天上帝发誓,我会履行我的承诺,我知道我们素不相识,很难让你们真正相信我,可是你们为什么不试试呢?难道那些不值得你们一试?他们最多不过是给你们几两银子,事后不认账的可能性其实比我还大,而我承诺的是你们和你们子孙后代的好日子?

    难道这不值得一试?”

    杨信一边走着一边张开双臂用他那充满蛊惑力的语气说道。

    而他前面的士兵继续举着长矛向前,他两旁和身后所有弩手警戒四周,恍如巷战中的士兵,实际上四周隐藏的枪手还有,但这些人只要露头,紧接着就是弩箭覆盖,而后面杨寰等锦衣卫则押着高攀龙,在这个防御圈的核心跟随。

    士绅青虫继续催促。

    但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向前了,无论他们怎么哄骗逼迫甚至威胁,都没有人再真正向前阻挡,甚至河面上一些小船都已经悄然离开,消失在一条条水道,同时也把杨信的话传播开。

    那些青壮步步后退,很快他们就退上了一座拱桥。

    “让路!”

    杨信骤然间大吼一声。

    桥上所有青壮纷纷转身跳下河水……

    。

    混在大明搞社团 p

    p混在大明搞社团 56722dexhtlp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