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八五章 年轻人,你还太单纯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一片寂静中杨信摊开双手环顾四周……

    “我们很显然需要再抓一个。”

    他微笑着说道。

    四周依然寂静,所有人都在以各自的表情呆立着。

    就连衍圣公都一副看一个疯子的表情。

    很显然连衍圣公也没想到,杨信居然疯狂到连高攀龙都抓的地步,这他玛摆明了就是杨信让说的,而且还是故意等到这时候才说出来,以便达到最大的刺激效果。这完全就是疯了,完全就是不死不休,完全就是战斗到底,他是不把东林党和南直隶士绅逼到跟他血战到底誓不罢休,这场战争正在向着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战发展。

    “你这个恶贼!”

    叶茂才忽然悲愤地怒吼一声。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猛然从抓住他的那两名士兵手中挣脱,发疯一样低头撞向了杨信。

    杨信抬手按住了他的头。

    而就在这一刻,那个官员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没有注意到这一幕的杨信,依然像个欺负小孩的大人般按着叶茂才的头,把这个老头阻挡在自己一米外。

    叶茂才发疯一样徒劳地向前。

    “你在搞笑?”

    杨信无语地说道。

    但也就在这时候,对面不到二十丈外一座小楼上,两个窗口同时喷出官。

    后者铁青着脸拂袖而去。

    “他是谁?”

    杨信说道。

    “南京礼部尚书孙慎行。”

    卢象升说道。

    “你适才应该看到了什么吧?”

    杨信说道。

    卢象升沉默以对。

    他的确看到了孙慎行做了个动作,但他的身份让他无法说出来。

    “不说就不说吧,左右我会一个个揪出来的,你回去告诉高攀龙,如果他自己不来的话,那我就上门去抓他了,我给他三天时间,我说过,我办案是最讲道理的,既然有人说他参与了,那他就得来受审,如果他是清白的,那我会还他一个清白,如果他真是有罪者,那自有大明律法惩处。

    但如果他逃跑,那就是畏罪潜逃。

    那时候就别怪我抄他的家。

    高家是商人吧?

    我记得他家是放高利贷的吧?

    我最喜欢抄这样的人家了。”

    杨信说道。

    三天时间足够他们做好准备了。

    至于他们做好什么准备,这个杨信反而并不关心,他们准备越充足事情也就越容易闹大,而他要的也就是闹大。

    这时候那些士兵已经从那座小楼里抬出四具死尸,很快就抬到了这里,另外还有两支造型夸张的斑鸠铳,不过没有活人,倒不是说都被弩箭射死的,只有两个是射死,另外两个是自己抹了脖子的……

    “叔父,这是死士。”

    杨寰说道。

    杨信点了点头。

    这没什么奇怪的,这年头世家豪门谁还不养几个死士。

    也不需要多少成本,无非就是真正的家奴而已,江南世家大族养几千家奴的都不稀罕,也不是那种伺候人的家奴,而是种田的,因为免税特权,大量农民全家带着土地投献,然后成为官僚士绅的农奴。从里面挑选那些能打的,给他们家更好的土地,训练他们当打手甚至刺客,他们为主人死了,他们的家人甚至子孙后代都能得到主人的照顾。

    这些世家想让人当死士还不简单。

    几十亩最好的水田,就能让一个佃户为之赴死。

    大明朝太祖时候的确严格限制奴婢,什么身份有资格养奴婢养多少,这个都有严格的制度,违制者将受到洪武式的打击。

    但到这时候早就没人管了。

    江南的奴婢问题已经非常严重,接下来就是席卷江南的奴变。

    但那是在乱世,奴隶们趁乱而起,而这时候地主对他们的控制权还是极其牢固的。

    “卢举子,你还不赶紧去,这具死尸带回去吧,回头我再去抄他家!”

    杨信对依然抱着那半截死尸的卢象升说道。

    死了又不是说不能抄家了。

    这可是谋反加谋叛,至于抄家的模式就还按照李三才家标准,不过这时候昌化的监狱还没设立,所以李家需要流放的那些人,依然被杨信扔在他的挖河工地上当免费的苦力,这一轮抄家流放的,估计还是得先送那里,不出意外的话到今年下半年马厂减河就能挖通。

    明年就可以开始种水稻了。

    实际上去年那些旱田上的地瓜就已经获得丰收,这个冬天就已经有部分士兵把家人接过去另外盖房子居住,今年一起开荒种地瓜。

    “你受伤了?”

    卢象升看着他疑惑的说道。

    杨信始终保持双手扶箭垛的姿势明显不正常。

    “受伤?”

    杨信冷笑一声直起腰。

    他身上两根肋骨的裂痕终于恢复了。

    紧接着他拔出匕首,再一次表演了一把他的瞬间恢复……

    “如果你管这叫受伤的话!”

    他竖着手指,在卢象升惊骇的目光中傲然说道。

    这场纯属点燃时候率领水军守卫长江结果在浦口迎降的陈瑄后代,而据说身受重伤的杨佥事,在休养了三天也没见高攀龙来归案后,立刻下令兵发常州……

    “杨佥事,我就不用去了吧?”

    可怜的衍圣公不得不再一次以伤残之躯被推上火线。

    “衍圣公,这可不行,那东林书院几千学生,到时候可就得全靠您了,我手下都是些粗人,只懂拿长矛钉死,想来您也不希望到时候再出现上次在京城那样的悲剧吧?

    除了您还有谁能晓谕他们?”

    杨信说道。

    说话间两个锦衣卫上前,强行将衍圣公再次从病床上抬起放进轮椅,然后杨信亲自推着轮椅向外走去。

    “哎呀,我的伤又发做了!”

    衍圣公惨叫着。

    “您就别叫了,叫破喉咙也没人来管的,再说了,这几天南京城里连骂您的揭帖都出现了,那您还挣扎什么?破罐子破摔吧!”

    杨信无语地说道。

    “天哪,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

    衍圣公悲愤地仰天长啸……

    混在大明搞社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