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八一章 哭泣的衍圣公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杨佥事,你就放过我吧!”

    南京一处属于魏国公府的园子里,躺在病床上的衍圣公,可怜巴巴地哀求着杨信。

    他旁边就是那本《弟子规》。

    可怜衍圣公真没写这东西啊,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啊!

    他怎么可能写这个?

    他又不是不知道这多招人恨。

    可以说这本《弟子规》,以及杨信以此为依据整肃江南书院,把那些士子拎出来打板子甚至革除功名的恶行,一下子就让他声名狼藉,从此他成为江南士林的公敌。这时候多少人恨他恨得咬牙切齿,他们不再敢穿华丽的服饰,不再敢出入秦淮,甚至说话都得小心被抓住异端邪说的把柄,而且这上面还规定了异端邪说的定义。

    按照这个定义,估计苏松和浙东那边得全军覆没。

    泰州学派那些更是全都得革除功名。

    而这些全都是拜他所赐,他还没法辩解,毕竟他现在还躺在床上,而且这本书的封皮的确是他写的……

    弟子规那三个字不是。

    但孔胤植敬上和里面部分内容的确是。

    那是杨信骗他说皇帝读书有些疑惑,特意委托杨信请他解疑,于是他就傻乎乎地解疑了,无非就是他对儒家典籍的一点读书心得,并且弄一个小册子变成孔胤植敬上。然后杨信这个无耻的家伙又找人模仿他笔迹写了别的内容,这些真正让人恨的牙根发痒的东西,和原本他亲笔的内容合订起来,就这样变成了这本拉仇恨的《弟子规》……

    这个无耻之徒真是狡计百出,防不胜防啊。

    话说他肯定不知道有个词叫s。

    可怜他刚刚赔上一条腿啊,截去左腿的他至今还不能下床啊,这条断腿刚刚让他在江南挽回一点因为护圣金牌造成的污名,但现在又一下子全完了。

    他真得欲哭无泪啊。

    更何况杨信就这样了都还不放过他。

    这个恶魔还在逼着他,做另一件可以说让他永远钉上奸臣恶名的事情。

    “对寰兄,我跟你敞开天窗说亮话,陛下要你来南都,就是为他收拾这些混账东西的,陛下信任你,认为你是值得他信赖的忠臣,那么你就应该拿出一个忠臣的样子来。你必须指认叶茂才主谋截杀锦衣卫,同样也威胁你,逼迫你说是土匪所为,那么接下来我会上奏陛下,说你此前是忍辱负重,故意按照他说的做以等待我的到来。

    你不要以为陛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清流关前发生了什么,陛下那里早已经清楚。

    你不站出来指认,那么陛下也就不再认为你是忠臣,既然你对陛下都已经不忠了,那陛下为何还要继续给孔家富贵?

    孔家是因为孔夫子得到的富贵吗?

    不是。

    孔家是因为对皇帝有用才得到的富贵。

    如果你们不忠于皇上,那你们也就没用了,你们没用了谁还会养你们?曲阜的二十万亩祭田,你们孔家那些根本不知道多少的隐田,曲阜城内的商税,世袭的曲阜知县,谁还有这样的优待?那么这样的优待凭什么给一个对自己根本不忠的家族?

    收回所有或许不至于,但减你们十万亩祭田,取消你们在曲阜城内的商税,取消孔家世袭曲阜知县,换一个对皇上忠心的,然后去清查你们孔家隐瞒的田产让你们交税。

    这些不过分吧?”

    杨信说道。

    “杨佥事,我要是真这么做就彻底身败名裂了,我给你五万两,求求你放过我吧,就说我至今昏迷不醒,你看看,我都断了一条腿,难道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肯放过我?”

    孔胤植眼泪汪汪地说道。

    这个恶魔!

    他实在不明白,这个恶魔为什么总是喜欢祸害他?

    无冤无仇啊!

    他还给过这家伙好几万两银子,可为什么他总是一次次祸害自己?

    自己断了一条腿他都不放过啊!

    “不行!”

    杨信很残忍地说道。

    “你没有选择,孔家没有选择。

    这是陛下给你们的考验,这是陛下在看你们站在哪一边。

    你们站在陛下一边,孔家的恩宠不变,甚至还会得到陛下更多赏赐,比如说继续给你们增加祭田数量,你们站在别人一边,孔家彻底被陛下抛弃,再也不会得到他的恩宠。

    事情就这么简单。

    你不要幻想还有别的选择,也不要幻想明哲保身。

    你们只有两个选择。

    忠于陛下。

    或者不忠于陛下。”

    杨信说道。

    不得不说每一次欺负衍圣公,都是能让他感觉到很快乐。

    可以说一直欺负一直爽。

    不过孔胤植此时的确很重要,如果孔胤植能站出来指证,那么叶茂才就可以绕过一些程序直接定罪了。

    不需要什么物证了,衍圣公的证词不会是假的。

    说起来叶茂才当初还是不够狠,也可能是终究还对孔夫子有几分感情,他当时最聪明的应该是把衍圣公一起弄死,这样就避免了这种事情,但他没有把衍圣公弄死,那就只能被衍圣公害死了。

    江南士林不会骂杨信的。

    因为杨信就是坏人,就是恶贯满盈的奸臣。

    但他们会把害死叶茂才的罪魁祸首,直接安在衍圣公的头上。

    是衍圣公害死了他。

    衍圣公是奸臣。

    于是衍圣公的名声就这样一步步恶臭起来,而且东林党还会进行报复,比如渲染衍圣公的纯洁性,渲染孔家在曲阜的不法行为,甚至要求改换衢州孔家来继承这个衍圣公的爵位。

    然后阉党继续保护他。

    最后终于众怒难犯,皇上只好顺应民意。

    这就是杨信祸害衍圣公的计划,先让孔胤植出来作证,然后叶茂才和林公子抄家,同时根据何敬的供词接着逮捕高攀龙,只要把高攀龙直接抓起来,那么南直隶士林也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他们必须采取最直接的手段,逼迫天启选择做一个有道明君还是昏君。

    这是东林党的领袖。

    整个南直隶和大部分江西士子仰望的圣贤。

    同样也是目前朝廷和地方上那些东林系文臣们的灵魂,这个人虽然在野看似不问外事,但却可以真正在幕后操纵朝政,他从东林书院发出的一封封私信是那些东林系官员的行事依据。东林书院可以说是整个南直隶所有书院的核心,那些山长和老师惟高攀龙马首是瞻,而整个南直隶的士绅,也都通过自己在各大书院读书的子弟,把他们的政治诉求转达给这些山长老师。

    最终高攀龙成为这个无形体系的核心。

    要说东林党的确与现代政党不能划等号,这只是以南直隶籍文臣为主,在朝廷形成的政治联盟,但依靠着完善的书院体系,也已经拥有了一个大脑,这个大脑就是东林书院,或者再收缩为一个人。

    东林书院的山长。

    高攀龙。

    只要抓他,就是逼着南直隶士绅做出抉择。

    这可不是九千岁逼死他的那次,那次天启和九千岁已经布局了整整六年,把朝廷和地方东林党清理的差不多,同时扶持起了依附自己的文官势力,这样才真正对着他这个事实上的东林党魁动手。

    但结果是天启第二年就死了。

    而现在不一样。

    杨信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和原本历史上的九千岁一样,一步步布局完成对东林党的收网,所以他只能用这种引蛇出洞的办法,用他一次次挑衅文官士绅底线的恶行,让他们忍无可忍,主动跳出来和他决战。然后他再以最直接的手段给他们当头一棒,而这一棒是接下来改革的前提,不给他们一棒先打他们个痛彻心扉是无法正常进行改革的。

    所以现在就是衍圣公做出牺牲的时候了。

    是要他们孔家现有的一切,还是要他的名誉,想继续在皇帝与士绅中当混子是不可能了。

    “衍圣公,你做不做!”

    杨信喝道。

    可怜的衍圣公泪水无声滴落。

    “那我回去给万岁爷上奏折了!”

    杨信站起身说道。

    说完他就作势要往外走……

    “别,别,杨佥事,我做,我做!”

    衍圣公伸出一只手哭着喊道。

    “这就对了,你就乖乖从了我,对你又没什么亏吃,不就是被士子们骂几句嘛!你看我天天被骂,还不是一样富贵荣华?我这样的还怕他们骂急了去挖我的祖坟,你又不用担心他们骂急了去曲阜,他们又不可能挖你的祖坟,什么虚名都不过是浮云,手中的富贵荣华才是真的。董其昌家都被他们烧了,现在还不是一样在京城高官厚禄,只要你忠于皇上,只要皇上知道你的忠心,孔家的富贵荣华就不会变了。

    他们能给你什么?

    无非就是一点吹捧一点虚名而已。”

    杨信坐回床边安慰他。

    衍圣公哭得那就跟个泪人一样,搞得门外进来的杨寰一脸诡异。

    “叔父,魏国公他们就等您了。”

    杨寰说道。

    “把衍圣公保护起来,就说衍圣公需要静养,除非我批准否则谁也不许打扰。”

    杨信说道。

    然后他就这么起身走了。

    后面床上的衍圣公依然在嘤嘤垂泣

    。

    混在大明搞社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