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零二章 惹众怒了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见就见。

    杨信才不怕见万历呢!

    他早就看出来了,那就是个宅废了的老头,不但脾气挺好,而且很容易被新鲜事物吸引,他之所以这么受欢迎,就是因为他能给万历枯燥的生活带去很多新鲜感……

    再说他是什么身份?

    辽东战场的救火队员!

    至少解决野猪皮之前,以万历的智商是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有他在就不怕辽东战局再像萨尔浒之败后一样,随时面临着整个崩盘的危险,要知道直到现在为止,辽东最强的还是建奴,哪怕在之前遭受惨重损失,野猪皮仍然掌握着超过六万甚至有可能更多精锐军团。而熊廷弼那里尽管增兵至十几万,但实际能打的恐怕连野猪皮一半都不足,至于真正和建奴野战的,估计也就几千各将领的家丁,这一点万历心知肚明。熊廷弼也就能守辽沈,出去野战一样会被野猪皮暴打,虽然现在野猪皮转向朝鲜,但也意味着他会迅速获得粮食和奴隶补充,然后准备下一轮更大规模的进攻。

    那时候谁有可能力挽狂澜?

    当然是杨信了。

    这才是杨信最大的依仗。

    对岳飞的祭祀很快结束,然后这块地被军队接管,接下来将由定国公亲自主持,在这里为岳飞修一座规格肯定超过正阳门关帝庙的庙宇,但超过文庙是不可能了,文庙实际上和国子监在一起,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

    而这块地算杨信捐赠。

    也就是说之前那几家依旧来找他要银子……

    “这样你可亏大了!”

    许显纯说道。

    “的确,得想办法捞一笔!”

    杨信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前面带路的太监回过头,颇为无语地看了看他们。

    “还没请教公公如何称呼?”

    杨信问道。

    “咱家姓刘,名时敏,就是万岁爷身边一个奉御而已,说起来咱家也是军户出身,看你们这些武将,那就跟自家人一般,只可惜不能像杨义士一般上阵杀敌了。”

    那太监笑着说。

    杨信没敢问他一个军户怎么会跑来做太监的。

    三人很快到了乾清宫,刘时敏带他们依旧直奔弘德殿,还没到就迎面看见一群人走过来,入眼的首先是方从哲那阴沉的目光,而且黄克缵也在他身旁,后面还有个一品武官,武官后面是个穿飞鱼服的,飞鱼服身旁是司礼监掌印卢受。刘时敏赶紧带着他俩让到一旁,给这些大员们让路,不过这五个家伙并没有走过去,而是直接把他们围住,五双阴森森的目光盯着杨信,恍如一群正在研究如何下刀的食人族……

    “方阁老,黄尚书,卢公公,这二位如何称呼?”

    杨信说道。

    旁边许显纯想拜见,却被飞鱼服瞪了一眼,然后他就迅速躲开了。

    “老夫陈良弼!”

    一品武官阴森森地说。

    “骆思恭!”

    飞鱼服说道。

    “我记住你了!”

    陈良弼说道。

    “我也记住你了!”

    骆思恭同样说道。

    然后他俩昂然地走了。

    后面方从哲和黄克缵意味深长地看了杨信一眼,同样转头走了,倒是卢受上下打量着杨信。

    “你倒是颇能惹是生非!”

    然后他阴森森地说道。

    说完他也走了。

    杨信无语地看着他们背影,很显然他把这些家伙折腾得不轻,虽然这次没发生什么,但就冲着大明文武内三个系统的大员齐聚此处,就知道在这之前,大明朝廷被这场突发事件搞得如何鸡飞狗跳。

    “还是不自信啊!”

    这个无耻的家伙感慨道。

    当然,他这就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谁家都城突然出现几万士兵游行,政府能不被搞得鸡飞狗跳?别说封建时代的皇帝了,就是二十世纪的阿美利坚,遇上这种事情不也一样要上巴顿?也不能怪这些军政大员对他恨的牙根发痒,他们都舒舒服服的日子过着,突然间他一次不负责任举动,就得让他们屁滚尿流地跑来应对随时失控的局势。淹没这座城市的士兵这是保持了秩序,这要是没保持住秩序,那就是一场堪称地震一样的灾难……

    “但这也的确为陛下检验了亲军各卫的忠心。”

    弘德殿内,杨信小心翼翼地说道。

    然后他抬头看了看万历,后者依然斜卧短榻之上。

    “草民的确行事鲁莽了,但草民真没想到那些士子民愤如此大,草民也没想到亲军各卫将士,精忠报国的热情如此炽烈,草民不想说别的,这计划是草民怂恿许佥事的,陛下赐罚草民一人承担。但草民在此仍旧要恭贺陛下,曾经跟随太祖成祖横扫天下的京营,曾经为大明浴血奋战的那支百战雄师的后代们,依然和他们的祖先一样忠于大明。”

    紧接着他说道。

    “朕的亲军卫,当然皆精忠报国者!”

    万历冷哼一声。

    很显然他的心情已经转好了。

    “但你们这些混账东西,也伤了文武之和!”

    他紧接着厉声喝道。

    “陛下,若仅仅是这一点的话,草民认为很好解决。”

    杨信说道。

    万历这明显就是找替罪羊,他无非就是借这件事拉拉武臣,然后吓唬一下那些文臣,现在目的已经可以说达到了,甚至出乎意料的好,浩浩荡荡行进在京城的亲军卫士兵们,明明白白向文官们展示他对军队的控制力。也明明白白告诉那些越来越猖狂的士子们,这大明朝终究是他说了算,谁敢试图凌驾于他,那这支庞大的军团,会像夷平那些房屋一样,把他们碾压在脚下。

    不过这时候也该换一副面孔了。

    该让士子们明白,皇帝陛下还是像过去一样,对他们优容有加的,至于干出这件事的不是他,而是这些不懂事的混账东西。

    这时候杨信才真正感受到危机。

    他得自救。

    “说!”

    万历喝道。

    “草民认为咱们大明不存在文武不和,在陛下的治下都是忠臣,武将是忠臣,文官也是忠臣,京营是忠于陛下的,士子同样是忠于陛下的,所以应该让天下都明白这一点,我们需要再搞一次祭祀。

    互相祭祀。

    让定国公带着武将去祭拜孔夫子。

    让衍圣公带着文臣去祭拜关岳二圣。

    这样就可以了。

    那些跪拜在文庙的武将,会让天下文人都看到,孔夫子不仅仅是他们的至圣先师,也是大明武将的至圣先师。而跪在关岳二庙的衍圣公,则会告诉天下所有为大明浴血奋战的将士,文臣,包括衍圣公,也和他们一样精忠报国。这样文武互相交换祭祀,就可以展现我大明文武一家,共同在陛下恩泽光耀下各司其职为延续大明万历盛世而奋斗。”

    杨信很是豪迈地说道。

    万历一下子在短榻上坐了起来。

    “说下去!”

    他说道。

    显然这个想法很有创意。

    文武互祭,没有比这更能显示文武和睦了。

    “不过这事必须自愿,不能由陛下以圣旨,故此草民在此请旨前往曲阜,向衍圣公转达此意,至于岳庙的建设可以加快,实在不行先将正殿建好,将岳圣请入正殿,估计一个多月足够。以衍圣公的识大体,也必然允诺,只要衍圣公进京先号召文臣和士子一同去祭拜岳庙,那么接着就可以让定国公带着武将去祭拜文庙了。那时候陛下再以此为例,下旨让各地文武官员互祭,没有关岳庙的就新建一座,只有关庙或岳庙的,就再加上一个,总之全国各县都必须有关岳庙,同样各地文武也必须定期互祭。”

    杨信说道。

    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感谢书友20190616082854134,茵塔希缇,亡灵恶龙,naoleon濬嘟,老炮儿广令公,古月説,锕铈钍,嘿嘿哈哈12138,,轩辕贵胄祖述尧舜,尤文图斯的球迷,灯火见人家,书友20181114202159380等人的打赏)

    。

    混在大明搞社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