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五君子事件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大胆,胆敢藐视孔圣!”

    “去找御史!”

    ……

    青虫们瞬间炸了窝,一个个怒不可遏地喊着。

    “我说的不对吗?”

    杨信冷笑道。

    “难道你们的孔夫子可以凌驾于大明皇帝之上?难道大明不是朱家的天下而是孔家的?别以为朝廷优容士人就忘乎所以,朝廷优容士人,尊崇儒家只是陛下觉得孔夫子的话有道理可以用于治国。但这改变不了孔夫子只是一个死了两千多年的古人事实,也改变不了你们这些儒生首先是大明臣民,然后才是儒家弟子的事实。敬重你们可以,但别蹬鼻子上脸,觉得自己已经可以骑在皇帝头上,这个天下没有活着的人可以凌驾于皇帝之上。

    就算死了的人,也只有大明的列祖列宗可以凌驾于皇帝之上。

    孔夫子?

    他还没这资格!”

    他紧接着说道。

    “孔圣的确不能凌驾于陛下,但凌驾于你之上还是足够。”

    汪文言止住那些青虫,然后冷笑着说道。

    “许佥事,是谁给你们的旨意?”

    杨信说道。

    “当然是万岁爷了!”

    许显纯说道。

    “那此刻锦衣卫就是皇权,你们想对抗皇权。”

    杨信看着汪问言说道。

    “皇权又如何?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孔圣之法乃至圣之法,纵使人君亦当尊之,至圣先师乃大明君臣之师,何人敢不尊之?”

    一名青虫怒道。

    汪文言脸色立刻一变。

    “也就是孔夫子的话高于圣旨?”

    杨信笑着说道。

    “李兄先别说话!”

    汪文言急忙回头喊道。

    杨信其实是在偷换概念,驳倒并不困难。

    “汪兄,你这书还得多读,孔圣之言乃至法,圣旨亦不能违圣贤之道!”

    那青虫不满地说。

    很显然汪文言这个例监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知道,尽管对他的头脑狡计百出颇为信赖,但对他的学问,这些青虫其实是鄙视的。他们都饱读诗书,深明圣贤之道,汪文言一个花钱买的功名,这大是大非上明显不如他们。不仅仅李青虫,后面几乎所有青虫纷纷附和,圣旨怎么了,圣旨也得尊圣贤之道,不尊圣贤之道根本发不出皇宫。内阁会封还的,首辅连票拟都不会出,六科会封驳的,你这圣旨有问题,先拿回去改改再说。

    皇上就算发中旨又如何?

    六部都不会搭理。

    各地总督巡抚同样会扔一边。

    我们都是孔圣弟子,皇上不尊圣贤之道我们不能跟着胡闹。

    “孔夫子的话居然高于圣旨,许佥事,咱大明江山还姓朱吗?太祖设立锦衣卫是做什么的?”

    杨信说道。

    许显纯也很纠结。

    “许佥事,别给别人当枪使!”

    汪文言说道。

    “许某是万岁爷的枪,只给万岁爷使,这大明是万岁爷的,不是孔夫子的,这天下唯有圣旨最大,立刻让开道路,否则别怪许某不客气,许某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不管你们想要去做什么,天大地大圣旨最大!”

    许显纯冷笑道。

    紧接着他催马上前。

    他身后锦衣卫同时催动战马,迅速踏上银锭桥,汪文言目光深沉地看着杨信,杨信也在看着他,但汪文言却迅速避开到路边。不过他头脑清醒不代表那些猪队友也一样,那些青虫们义愤填膺地上前,迅速堵死了桥面,这座桥总共就才十几米长,紧接着他们就和许显纯遭遇。老许此时也豁出去了,他很清楚这件事的性质,但既然已经下注,那就没有别的选择,就像个真正的赌徒一样,一条道走下去,剩下听天由命吧!

    他毫不犹豫地拿起马鞭,扬手抽在最前面的青虫身上……

    后者愣住了。

    他很显然没想到许显纯真敢动手。

    马鞭在他肩膀抽出很响亮的一声,紧接着衣服碎裂,露出里面一道血痕,那青虫茫然地看着血痕,蓦然间发出一声尖叫,毫不犹豫地把抱着的孔夫子牌位往地上一扔,掉头试图往后面逃。

    就在同时其他几个锦衣卫手中鞭子纷纷抽落。

    青虫们直接炸了窝。

    狭窄的桥面上所有青虫都拥挤惊叫着,有怒斥锦衣卫,甚至试图上前把许显纯揪下马的,有见势不妙掉头逃跑的,还有挨了鞭子在那里撕心裂肺尖叫的,甚至还有人无路可去干脆翻到护栏外的,不过他们紧接着就掉到桥下已经结了一层薄冰的河水。桥面上锦衣卫依然在抡着鞭子抽,还的干脆用带鞘的刀砸,他们恍如驱赶羊群的饿狼般,转眼把青虫们砸回西岸。

    甚至还有五个青虫没来得及跑开,直接被躲闪不及的马踩在了下面。

    这也是难免的,毕竟就才六七米宽的小桥,那么多人拥挤在上面,踩着几个毫不稀罕。

    退出桥面的青虫,瞬间在那五个青虫的惨叫声中做鸟兽散。

    杨信昂然过桥。

    然后他转头看着路边的汪文言。

    “你可曾想过如何收场?”

    汪文言冷笑道。

    “收场?汪兄,你要明白,大明朝终究是陛下的,陛下优容士子不是让士子蹬鼻子上脸骑到皇权头上。孔夫子?在咱们大明朝他才是至圣先师,宋朝他只是文宣王。文圣?大明皇帝封他是文圣他才是文圣!”

    杨信鄙夷地说道。

    紧接着他转头向后面啐了口浓痰。

    然后和许显纯扬长而去。

    后面汪文言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看着前面一片狼藉,这时候那些跑散的青虫重新聚集,这些家伙反而围着他一致指责,指责他意志不坚定临阵退缩。好在汪文言拿出银票说给那些受伤的治伤,并且在东院请大家不醉不归,这些青虫才停止对他的指责……

    当然,这就不关杨信的事了。

    他和许显纯过了银锭桥,紧接着转向南直奔咸宜坊,然后伴着欢呼声停在了一处宅院门前。

    “这是?”

    杨信愕然地前面。

    九千岁正笑咪咪地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黄英,小草看起来也长高了些,另外还有一个十五六岁少年,应该是黄英的弟弟。

    “赐第!”

    许显纯拍了拍他肩膀说道。

    就在同时随着九千岁的喊声,门前的鞭炮点燃,锣鼓敲响,两旁夹道欢迎的百姓一片欢呼,而大门上方杨宅两个大字赫然醒目。杨信下马走过去,先是抱拳向四周致意,然后单独给九千岁行礼,后者紧接着扶起他,随即介绍了一下几个本坊铺的小官和四邻。

    杨信和他们一一见礼,以后这就是要经常打交道的。

    最后一番混乱的忙碌后才结束这场欢迎仪式,然后随着九千岁进了这座御赐的府邸。

    其实也不是什么豪宅。

    只是一处带花园的三进宅子,这还是万历给他那个锦衣卫千户准备的赐第,尽管他没接受,但这处赐第万历没收回……

    当然,也可能忽略了。

    给新任官员分配住宅是必须的,实际上外地籍官员严禁自己在当官地购置任何房产,住处都是朝廷分配,但也可以自己租赁,比如徐光启住的那座其实就是他租的,而他在天津购置的土地是他辞官期间购置的,另外他也从没在天津做官过。

    大明朝这个制度还是很好的。

    无论多么高的官,哪怕首辅,也不能在京城购买房产。

    只能分配或者租。

    当然,方从哲不一样。

    他本来就是京城的人,他的户籍在本地不受限制。

    不过杨信其实也可以自己在京城购置房产,因为万历赐他的是锦衣卫籍,如果他接受的话,那他就是京城的人了。他没接受,作为庶民也能购置,不过就是得先解决户籍,比如说是附籍还是寄籍,这个有多种说法,这些解决不了就只能租。

    好在万历没有收回这座赐第,那就什么都解决了。

    这座宅子就归他了。

    这是杨宅。

    可不是杨府啊!

    府这个字可不是随便用的,至少也得郡王才行,就是第也不行,正一品才能用第,五品只能用宅,这是从太祖时候就定的制度。

    实际上现在早就没人计较了。

    但既然是赐的就必须合乎制度。

    不仅仅是名称问题,就是房屋的宽度,进深,间数统统都是有标准的,不同品级间数都不一样,房梁都不一样,大门颜色,门前八字影壁,这些统统都是有制度的,敢超出标准那就是逾制。

    呃,只是说说而已。

    总得来说这座杨宅比九千岁那个强点有限,最多也就是加个小花园,九千岁那个实际上也算逾制了,他连品级都没有,最多也就住三间房的小院子而已,但这时候京城里面不逾制的房子反而没几处。比如方从哲那个五进大宅和门前方府两个大字,没有一个不是逾制的,他最多称方第,他哥哥那座四进宅子也是逾制的。朱元璋用严格的制度限制官员和百姓的奢侈化,无论住宅服装就连酒杯都规定了材质,他梦想着一个一切都明明白白,所有人都按照他设计的蓝图,从此勤俭节约丰衣足食的农耕社会。

    但他死后统统成了废纸。

    人性终究不是一个人的理想能够改变的。

    。

    混在大明搞社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