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城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对于这一点杨信早有觉悟。

    他是肯定受嫉妒的。

    这一点可以说是必然,整个辽东无数精兵猛将,打了这些年除了惨败就是惨败,斩首一两百级就已经算大捷,杀个牛录额真就算奇功。然后他一来先弄个额亦都的人头,如果说这还算暗杀,那凡河野战把野猪皮儿子硬生生拿拳头捶死,这就完全是打整个辽东各军的脸。他那小锤锤捶在阿巴泰胸前,也打在辽东各将脸上,在一座座城市展览的人头,明明白白在嘲笑那些将领……

    你们就是一群废物啊!

    包括赵率教这样的,话说他可是从萨尔浒战场逃回来的。

    你看看呀!

    就是这种被杨信拿拳头捶死的货把你们打的惨败啊!你们连这种货色都打不过啊!你们堂堂一堆总兵将军加起来,居然还赶不上一个庶民的战绩!

    然后因嫉生恨就是必然了。

    但这并不是关键,毕竟杨信的表现明显不是正常人,真正让这些文武官员爆发的,恐怕还是熊廷弼,他们对熊廷弼忍无可忍了。老熊一来就以临阵脱逃斩了多名将领,同样对剩下的严肃军纪,对将领手中军队数量进行查实,让后者难以吃空饷,对地方上的豪强进行清查禁绝走私。

    还逼迫文官全都行动起来,阎鸣泰被逼来沈阳,可是在虎皮驿哭着回去的,他对熊廷弼心中能没有怨恨?还有王化贞这些,再说这些人可以服杨镐管,那是因为杨镐的资历摆在那里,但熊廷弼一个几个月前的七品官,如今却压在这些本来就四品五品的布政司参议,按察司副使们的头上。

    他们能服气?

    更重要的是……

    熊经略不会做蛋糕啊!

    熊经略不是孙帝师,孙帝师能增兵辽东两万,一年耗费两百万,但熊经略只会傻乎乎告诉万历,你给我十八万军队,九万匹马,我给你彻底解决野猪皮。

    你都把一切整明白了,从上到下的文臣武将们还怎么分蛋糕?

    这东西不能弄明白!

    杨信,不过是他们发难的借口。

    “这就是咱们大明朝啊!”

    陈于阶感慨道。

    “不管他们的蝇营狗苟,咱们打完沈阳就走人,反正我是来去自由,之前的功劳也足够,野猪皮经此一战两年內恢复不了,他本来就才那么点人口,死一个都不容易补充。这次在叶赫城最少死两三千,在咱们手中死的也超过了三千,加上受伤的,他死伤得近万了,已经快伤筋动骨了!”

    杨信说道。

    的确,野猪皮的损失足够确保不会有明年的攻势了。

    更何况开原的粮食还都被蒙古人给抢走了,接下来的冬天,他那里怎么熬还难说呢!既然这样何必在这里和这些家伙蝇营狗苟?说到底真正的战场不在这里,明年的京城才是真正风云际会之地。

    一年换仨皇帝啊!

    “冬天到了!”

    陈于阶仰起头看着天空说道。

    漆黑的夜空中看不到星光,但迎面而来的寒风,却在传递着冬天的寒意。

    这时候已经快十月了,如果按照西历应该十一月中旬,实际上是初冬了,尤其是辽东本来就冷,甚至城墙上睡觉的士兵都裹着棉被……

    “起来,谁叫你们睡觉的?”

    杨信怒道。

    他俩实际上在巡视城墙,此时正站在永昌门也就是西门城楼上,之前野猪皮也一直没有进攻这边,只是骑兵驻扎游弋在城外,很显然这也让这里警戒的士兵极为松懈,甚至连哨兵都敢睡觉了。那几个正在睡觉的士兵立刻惊醒,赶紧混乱地站起来,旁边一个睡觉的军官被惊醒,赶紧上前陪着笑脸,虽然杨信理论上是庶民没有管他们的权力,但陈于阶可是监军。

    “一起拿下!”

    陈于阶毫不客气地说。

    “陈监军,也没出什么意外,何必如此!”

    跟在他们后面的参将求情说道。

    “有意外就晚了,先拿下,明日再抽鞭子!”

    杨信很不客气地说。

    跟随他们的京营士兵立刻上前,迅速将这几个人捆起来,那参将一脸阴郁地看着他们被押下城墙……

    “陈监军,末将还有些军务,恕不奉陪了!”

    他紧接着拱手说道。

    说完他沉着脸,带着手下几个亲兵沿城墙走了。

    “看看,这就是辽镇的将领!”

    陈于阶鄙视地说。

    那参将很显然听到了,但却头也不回,反而昂起头用一个傲娇的背影回答他。

    就在这一刻,杨信的脸色陡然一变。

    “趴下!”

    说话间他一把将陈于阶按倒。

    几乎同时那参将的身影突然向上升起,他下意识地低下头,下一刻他脚下的城墙恍如火山喷发前的山口,在瞬间四分五裂,同时猛然向上拱起,伴随着闷雷般的巨响,火光在他脚下闪耀,紧接着他就消失在尘埃中。剧烈的震动在城墙上以极快的速度传递着,那些士兵惊恐的尖叫着,看着他们的城墙恍如拱起的蛇背一样向上,然后骤然塌陷……

    城外的黑暗中,千军万马的呐喊声传来。

    “快,去稳住其他各面!”

    在脚下传来的剧烈震动中,杨信对着陈于阶吼道。

    “什么?”

    后者大声喊道。

    很显然他还没从爆炸的震撼中清醒。

    而此时整个城墙上同样一片混乱,因为一直没有遭受攻击,这里都是些杂牌士兵,真正的精锐只有五百,而且分散在城楼和两处角楼,绝大多数人甚至刚从睡梦中清醒,望着城墙上炸塌的缺口和外面突然出现的千军万马,一些人本能般尖叫着开始逃跑。

    “去稳住其他各面!”

    杨信对着陈于阶喊道。

    后者这时候清醒过来,以最快速度冲向城下上马。

    “镇定,杨某在此有何可怕?”

    杨信紧接着吼道。

    那些正在逃跑的士兵立刻冷静下来。

    这时候建奴骑兵的前锋已经到达护城河边,只不过下面的护城河因为年久淤塞甚至已经都填平,之前因为建奴骑兵在外面的袭扰,也没法出城疏浚,很显然野猪皮就是利用这里的特殊地形,挖掘地道避开渗水,然后把火药直接塞进了城墙下面。这项工作应该从他们到达时候就开始,前几天对其他各面的进攻只是一种欺骗,欺骗守军忽略这边,掩盖地下的挖掘。

    不到两百米外有一片树林,原本应该砍掉的,但没来得及。

    挖掘肯定是从那里开始。

    “玛的,野猪皮手下有人才!”

    他暗自骂了一句。

    这项工程不是那么简单,需要准确的指向,精确的距离测量,最终才能真正挖到城墙下。

    这不是在叶赫城那次。

    那次是直接在城墙上挖,不需要计算,但这个需要真正的计算。

    野猪皮没有这知识水平。

    当然,此刻研究这个已经不重要,实际上关外战争中,直到学会使用红夷大炮之前,挖地道攻城是建奴主要手段。

    黄台吉打不开松山就试图这么干。

    这时候建奴的骑兵开始通过护城河。

    两旁城墙上士兵手足无措地看着杨信。

    倒是城楼上几个精锐迅速开火,弗朗机的霰弹瞬间打倒了最前面的骑兵。

    杨信看了看那些恐慌的面孔,带着鄙视的笑容向旁边一伸手,黄镇和一名亲信立刻抬着刚刚从马背上卸下的大刀走到他身旁边,这柄大刀可是杨信稳定军心的重要手段,他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只要看到这柄大刀,哪怕就是那些毫无战斗意志的青壮也会精神一振。

    杨信很随意地拿起青龙偃月刀。

    两旁原本手足无措的士兵,立刻情绪稳定地抓起各自武器。

    “守好城墙,且看我如何杀敌!”

    杨信满意地说道。

    说完他大吼一声直冲那缺口。

    而第一批到达的建奴骑兵正在拥挤着向上,他们制造的爆破威力不足,仅仅是把城墙炸得垮塌,而且还是因为这段城墙年久失修,外面的包砖多数剥落,本身就有一定的垮塌,爆炸最终形成了一片不足一丈高的废墟,在城墙上制造出两丈多宽的缺口。当然,这也足够了,四名建奴骑兵转眼冲上了废墟,但也就在这时候,他们头顶蓦然间一声怒吼,高举着青龙偃月刀的杨信凌空斩落。

    或者也可以说砸落。

    一百二十斤重,近三米长的青龙偃月刀,瞬间砸在三名建奴骑兵头顶。

    下一刻血肉飞溅。

    三名建奴骑兵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连人带马被砸得猛然矮了下去,在他们血肉飞溅的同时,三匹战马也悲鸣着跪下,至于剩下的那个,却被杨信一屁股砸在了脸上……

    他连盔甲加起来不下两百斤啊!

    凌空砸落的威力十足。

    可怜那建奴骑兵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被人用屁股砸死,他茫然地昂起头,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那视野就完全被杨信包裹着铁甲的屁股淹没,下一刻他的脑袋被那恐怖的冲击力量砸得以一种诡异角度后折,整个人倒在马背,那战马也悲鸣着跪倒……

    。

    混在大明搞社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