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血继续流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当天晚上。

    “玛的,他们不睡觉吗?”

    杨信无语地看着外面,月光下无数诡异的身影在移动。

    建奴的第二轮进攻开始。

    但不同于第一次,为了抵御城墙上射出的箭,这些建奴身上全部蒙着多层重甲,他们低着头,拖着一架架长梯迅速向着城墙下靠近,看上去就像是一群爬行的乌龟。

    这种战术很有效。

    城墙上射出的箭几乎不能对他们造成真正的伤害,七八十斤棉铁甲压在背上,估计就是换火绳枪距离远了都不一定能射穿。叶赫部士兵不断射出利箭,但那些箭尽管扎得不少建奴恍如刺猬,却无法阻挡他们向前。尽管这样前进速度很慢,但却真正在大举向着城墙逼近,一旦他们靠上城墙,就是全线的猛攻了。

    “拿我的狼牙棒!”

    杨信毫不犹豫地吼道。

    旁边两名叶赫部士兵,立刻将两柄狼牙棒递给他。

    一个已经不能满足他了。

    “城墙我们会守住,你只要搅乱他们!”

    金台吉说道。

    “明白!”

    杨信说完很干脆地纵身跃下。

    落地瞬间对面数十支利箭同时射来,但却对他毫无用处。

    这家伙身上的全铁甲是两层,在原本的锻铁板上再加一层,加起来七十多斤中,今晚又额外套了身棉铁甲,总共不下一百斤的防护,再把铁面扣上,那就是一个移动的堡垒。

    密集的羽箭扎在棉甲上同样制造出刺猬的效果。

    他大吼一声就这样狂奔向前。

    “杀这妖人!”

    不远处一声怒吼。

    紧接着前面数以百计的建奴同时抛下身上的累赘,各自双手端着一柄柄战斧瞬间完成合围。

    很显然这就是针对他的。

    为首一个三十左右的,双手持一柄同样的战斧,转眼就冲到了杨信跟前,就在后者一狼牙棒将一名建奴抽飞的同时,抡起斧子当头劈下。杨信左手狼牙棒横抽,但他另一边蓦然间一柄同样的狼牙棒砸到,这柄狼牙棒目标不是他,而是他的狼牙棒。两柄狼牙棒瞬间撞上,哪怕以杨信的力量也免不了狼牙棒一偏,下一刻那大斧落下,他甚至能到对面那建奴脸上的狞笑。

    杨信陡然加速径直上前一步,一下子撞进他怀里。

    后者的斧子在他脑后掠过,双臂同时砸在他双肩,战斧立刻脱手落在了杨信的背后,下一刻杨信戴着凤翅盔的脑袋狠狠磕在他脑门上……

    那人一下子立刻向后倒下。

    就在同时两柄战斧在杨信背后劈落,杨信带着他瞬间转身,两柄战斧立刻劈进他后背。

    那人在剧痛中醒来,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后面两人急忙拔斧。

    杨信的胸膛猛然一顶,这人带着两柄战斧撞在后面两人身上,那两人还没等后退,杨信手中狼牙棒立刻横扫而过……

    就在他被战斧手缠住的同时,两旁建奴径直冲过,紧接着开始了向城墙上的进攻,金台吉带领他的士兵继续拼死抵抗。说到底他们也都不想被别人征服,哪怕普通士兵也只是心理负担小点,但要说他们愿意被野猪皮征服就扯淡了。

    建奴的进攻依然打成血战。

    尤其是下面杨信的骁勇给了叶赫部士兵极大的刺激,人家一个帮忙的都如此,他们再畏缩就丢人了,两支鼠尾巴的军队在这道并不算高的夯土城墙上展开血淋淋的搏杀,死尸不断在城墙下堆积,鲜血也在城墙上流淌。甚至就连叶赫部女人也加入,女人扔下的石头和男人扔下的不会有区别,建奴的死尸在城墙下堆积的越来越多。说到底蚁附攻城终究是最初级的手段,无论建奴是否悍勇都改变不了他们必须承受巨大伤亡的事实。

    然而……

    浑身浴血的杨信蓦然杀出重围。

    紧接着他的目光就落在不远处的城墙下,那里是建奴主攻处,甚至已经有人冲上城墙,在城墙上与叶赫军展开血战。

    但城墙下却有人在奋力挖掘。

    这些人的头顶有盾牌遮蔽,仿佛在龟壳保护下的老鼠,因为角度问题,从城墙上未必能看到他们,但他们挖出的土不断向外抛出,甚至不断有人钻进去将筋疲力尽的人替换出来……

    杨信毫不犹豫地直冲过去。

    “他们要炸城墙!”

    他对着上面吼道。

    几乎同时那些战斧手再次悍勇地包围了他。

    不过金台吉已经听到,混乱的战斗中他只是没注意到,现在一看就明白了敌人的意图,伴随他焦急的吼声,亲臣率领的精锐再次打开城门杀出,但正对城门处结阵的建奴骑兵立刻直冲向前。城墙上密集的羽箭射向这些骑兵,但后者勇往直前的冲锋还是迅速堵住亲臣,双方骑兵在城门展开血战。杨信两柄狼牙棒同样疯狂地挥舞着,拼命杀向那些正在挖洞的建奴,但这时候他才真正理解一个人再能打,在这样的战场上也很难改变什么。

    两百多名建奴最精锐的士兵,死死地缠住了他,无论他打死多少,剩下的依旧死战不退。

    这就是巅峰的建奴。

    这些在山林中长大,从小就在严寒与饥饿中和野兽为伍的蛮族,早已经把自己也变成了野兽,一旦他们进入搏杀状态,就成了扑向猎物的饿狼,只知道撕咬杀戮,毫不畏惧死亡。

    这才是真正的蛮族。

    他和金台吉眼睁睁看着建奴把一个火药桶塞进了城墙。

    城墙上的叶赫部士兵惊恐地向两旁仓皇而逃,城墙下的建奴也同样掉头仓皇而逃,下一刻烈焰如同火红色的怪兽般,瞬间撕碎了夯土的城墙。无数碎块伴着火光和硝烟,在天崩地裂般的爆炸中飞出,甚至落在正躲开的建奴中,包括落在杨信周围。听觉敏锐的杨信,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就是这样的近距离爆炸对他耳朵的冲击也超过别人,震得他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尖叫。

    不过他也是第一个清醒的。

    一桶火药炸不开城墙,哪怕是普通的夯土城墙。

    尤其是这种简单的爆破方式。

    实际上硝烟散开后,可以看见爆炸只是在城墙上制造出大片坍塌,形成滑坡一样的斜坡而已,但这已经足够建奴冲上去,最先的清醒杨信手中狼牙棒左右一甩,砸翻两个还没从爆炸冲击中清醒的建奴,同时向着这个斜坡狂奔。

    那些建奴纷纷清醒。

    周围所有人全都冲向这个斜坡。

    城墙上周遇吉最先清醒,一边吼叫着催促那些叶赫士兵,一边狂奔向这个致命的缺口,然后是金台吉等人……

    好在赛跑是杨信的强项。

    扔了两柄狼牙棒的他转眼到了那缺口,旁边一名建奴几乎同时到达,手中长矛直刺他肋下,杨信随手夺过一矛杆抽他脑袋上,紧接着纵身一跃冲上斜坡,转身长矛刺出穿透一名建奴胸膛,第二名建奴随即杀到,杨信手中长矛闪电般收缩刺出,直接刺穿他的脖子。居高临下的他,完全控制了这道也就才一丈多宽的缺口,长矛如同攻击猎物的眼镜蛇般,以极快速度收缩刺出,那些疯狂冲击的建奴转眼间全都倒下。

    这时候周遇吉第一个赶到。

    他手中长矛加入刺杀行列,然后是更多的叶赫部士兵,他们的到达立刻堵死了缺口,进攻的建奴被阻挡在下面,成了城墙上弓箭手的靶子,死尸转眼就堆积起来……

    建奴后方一个六十左右的老头,恨恨地转身离去。

    “收兵!”

    他说道。

    “大汗,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

    他身旁一个差不多年纪的老将面色凝重地说。

    “把德尔格勒带来,让他到城下劝降,金台吉投降就封贝勒,掌一旗,金台吉不投降就杀了他!”

    野猪皮说道。

    “但他就是不投降呢?”

    那老将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投降就继续进攻,不灭叶赫咱们就无法南下!”

    野猪皮说道。

    “但就算灭叶赫,咱们的损失也很大,既然炒花派人来帮金台吉,那喀喇喀五部极有可能联军而来,南边也正在增兵,据说新的辽东经略熊廷弼已经在赶往辽阳,这个人不好对付。以老臣看来,咱们这一次的收获已经足够,至少今年冬天不会有匮乏,何必非要冒这样的风险,带着在开原和铁岭收获的粮食,毁掉这两座城池撤回赫图阿拉,过完冬天等明年开春再攻沈阳。”

    那老将说道。

    “图尔格刚刚战死了吧?”

    野猪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

    “老臣有十几个儿子,每一个都愿为大汗而死,不只是老臣的儿子,钮钴禄氏所有人都愿为大汗而死!”

    老将很是庄严地说。

    “他也是我的儿子,他被那妖人杀死,这个仇咱们得报,明日带德尔格勒劝降的时候,就说只要金台吉送上那个妖人的人头,我们就撤军,至于其他以后再谈,这一次咱们到此为止,要在城下当着所有人,包括那个妖人的面这样说!”

    野猪皮拍了拍他肩膀说道。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