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登闻鼓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登闻鼓院。www.126shu.com

    杨信在一片瞩目中,敲响了眼前的登闻鼓,代表着平民向最高统治者上诉权的鼓声,在空旷的承天门前回荡……

    “行了,随便敲几下就行!”

    天启无语地说道。

    “我能多敲几下吗?”

    杨信说道。

    旁边的值鼓给事中一脸尴尬。

    “他能多敲几下吗?”

    天启问道。

    “皇长孙,这倒是没有规矩说只能敲多少下,只是这诉状已递,按说也就用不着再敲了!”

    值鼓给事中说道。

    他还头一回见敲登闻鼓上瘾的。

    “那就多敲几下吧!敲个鼓你都不老实,登闻鼓敲出将军令,你还有什么不会的?有这本事怎么不学着把字写会?陈给事中,跟我一同进宫递这份诉状,至于你们看好了他,出了事情我惟你们是问,许佥事,这里交给你,谁敢再抓他就给我打出去!”

    天启对许显纯说道。

    后者其实是九千岁叫的,徐府管家半路遇上九千岁,九千岁进宫路上遇着许显纯,他怕时间仓促无法及时赶到,请许显纯过去拖延时间。老许知道杨信和天启有勾搭,以他的年龄很有向天启表现一下的必要,所以很爽快地答应了,然后跑去表现他的仗义执言

    很显然他成功了,他让自己成了天启信赖的人。

    至于保护杨信,这个完全不值一提,这座登闻鼓院就是锦衣卫把守的,原本是监察御史管,但后来经常有敲登闻鼓的在此自杀以表明自己控诉的真实性,所以只好派遣大批锦衣卫看着这里

    而主管也换成了六科的给事中。

    这座给平民的,专门用于直达天听的登闻鼓院,这可不是咱大清谁敢敲先来三十大板的那个。

    在明朝它其实经常被敲响。

    而且理由五花八门,有因为冤案跑来申诉的,有申请表彰节烈的,还有要求替夫服刑的,甚至嘉靖年间还有死刑犯行刑当天家人来敲鼓的。最夸张的是弘治年间,几百名自己已经解决了,但却没有门路进宫的公公志愿者,居然还跑来敲鼓,抗议皇上不给他们进宫伺候的机会,强烈要求进宫当太监。

    气得弘治让锦衣卫把他们全抓起来扔进了监狱。

    “杨兄弟,你真准备去辽东?”

    天启走后,许显纯拉过一张椅子坐在旁边,在将军令的鼓声中看着杨信说道。

    后者终于停下了。

    杨信把鼓槌拍在鼓上,长出一口气。

    “痛快!”

    他说道。

    “不然还能怎样?就连万岁爷的口谕都不管用,就连皇长孙亲自出面都没用,我这条命还有其他保住的办法吗?与其让那些文官把我送上法场砍头,还不如去辽东杀个痛快,就算死在战场也不受这个气!”

    杨信紧接着说道。

    “是条好汉!”

    许显纯挑着大拇指说道。

    “不过我倒是有个招教你,以你的身手适合暗中刺杀,回头我给你写封信带给李都督,让他找几个熟悉建奴那边情况的家奴,给你带路潜入建奴巢穴。不管是谁,只要能刺杀一个有些身份的,那么李都督就可以给你记功,这样你有功就可以脱罪,哪怕多杀几个普通建奴也行,左右他们也都好认,有个五六颗首级就足够。

    老的小的都行

    挑那些落单的下手,以你的本事弄死他们很容易,只要有建奴人头就行,这样李都督脸上也好看。至于文官那里,熊廷弼是辽东巡抚,曹文诏是他亲兵,这种事情上不会为难你的,朝廷这边知道些什么?无非前线怎么报而已,更何况无论你杀的是什么身份,朝廷这边都是可以拿来传邸报宣传的,这种事情官军都是常干的。”

    他紧接着说道。

    “多谢许佥事,杨某要是能活着从辽东回来,以后少不了报答此恩。”

    杨信说道。

    这也是一个选项。

    他并不准备在明军发展,就是想去立点战功去堵文官嘴。

    事实上在明军里面也没法发展。

    这时候大明又不缺能打的,曹文诏叔侄,周遇吉,满桂,赵率教这些人哪个不能打?浑河之战的戚家军不能打还是白杆兵不能打?大明根本不缺能打的,但这些人都没用,浑河之战戚家军和建奴打出的一比一的交换比,这还是戚继光死了几十年后已经大幅退步的戚家军。只要明军都是这样水平,建奴只能跪着唱征服,大明根本不需要什么西班牙方阵,莫里斯方阵或者古二爷,只要把几十年前戚继光那些原样复原,最多加上红夷大炮。

    然后就可以横推建奴了。

    军事上可以说大明不存在任何问题,从武器装备到战术体系,从将领水平到军队构成,统统都没问题,这时候明军也是雇佣兵,九边五十九万野战军全是雇佣兵。

    十八两银子年薪。

    而且这只是基本军饷,在外驻扎作战更高,在朝鲜期间最高平均每人开支达到三十两,这时候每年用于九边的军饷加起来高达一千多万两,甚至崇祯时候军饷每月三两以上已经是普遍现象,最高纪录在孙承宗时候,增兵两万一年花近两百万,平均每人近百两。

    但这些终究是没用的。

    因为这是虚的,就像陈于阶说道,这就是扔在这个钱箱里的,实际上全都被从上到下,从文到武,从太监到民间商人给瓜分了,留给士兵的有多少那就真凭良心了。大明不缺精兵猛将,不缺装备战术,缺的只是一个能让这些发挥作用的政府,一个能够让这一千多万两军饷,五十九万雇佣军真正发挥作用的政府,就靠着目前这些仅仅因为一个正一品武将不去拜见正三品文官,就愤而一致围殴的文官们,这大明迟早药丸。

    所以朝廷内部的改革最关键。

    而内部改革的唯一希望,就在天启和九千岁这对组合,所以杨信真正的发展方向还是加入光荣的阉党行列。虽然阉党也不是好东西,阉党和东林党的区别无非就是利益集团的不同,前者是土地士绅后者是工商业士绅,但本质上都是吃人的饿狼。而他们的斗争核心,也仅仅是向谁收税而已,国家财政不足旧的税收体系不够用,必须寻找新的收入来源……

    那把手伸向谁呢?

    阉党想把手伸向工商业士绅,继续维持土地士绅的特权。

    东林党说你们偷税漏税,隐田,诡寄,飞洒,才是财政不足的关键,凭什么要我们给你们补缺口当冤大头,我们也要不交税。

    都是一丘之貉。

    但是,前者的核心在北方。

    而这个帝国将面对一场席卷几乎全国的大旱。

    而后者的核心控制区在南方,在这个帝国最富庶,同样也是灾害承受力最强的省份,阉党的目的不论是为了谁,其结果最终恰好是这个帝国面对这场天灾时候最合理的做法。对最富庶的省份下手,维持最贫困的省份税收不变甚至救济,把国家增加的负担转到那些正源源不断从海外吸纳白银的人,而不是对那些已经在饥荒中的人敲骨吸髓。说阉党救国的确夸张了,阉党和东林党都是一丘之貉,但他们的原则的确对国家有利。

    杨信默默望着对面的承天门,然后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他们还真不给皇长孙面子啊!”

    他感叹道。

    那是左光斗。

    不仅仅是左光斗,还有十几个青袍官员,其中包括依然凄惨的刘御史。

    这家伙正在向这边看着,杨信很欢乐地向他举手致意,紧接着左光斗也转过头来,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样看着他,但很快就转回头,一帮人直接进了承天门。

    “全是都察院的御史,应该是面圣的!”

    许显纯说道。

    “我现在才知道,什么皇帝金口玉言,一言九鼎,其实都是假的,至少咱们大明朝的皇帝跟这八个字还有差距!”

    杨信感慨道。

    “万岁爷对言官的确太优容了!”

    许显纯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候,熊廷弼的身影出现了,而他身旁跟着的曹文诏同样转头向这边望着,看到杨信之后,紧接着对熊廷弼说了句什么,后者立刻转头看着杨信。

    然后他们停下了。

    紧接着熊廷弼催马过来。

    许显纯赶紧迎上前行礼,熊廷弼在马上还礼。

    这时候的熊廷弼已经是红袍官了,或者说是绯色,大明官服颜色绯青绿,一到四品都是绯色,他的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的任命,是昨天才正式下达的,之前的大理寺少卿正五品,但现在已经是正三品。就算抛开文臣武将的区别,单纯以品级论,他也已经超过了许显纯,和这时候还没退休的蓟辽总督汪可受同级。

    “平辽五策是你提出的?”

    他看着杨信问道。

    很显然他还没认出这个家伙。

    “是的。”

    杨信说道。

    “你又是从何得知这些?”

    熊廷弼说道。

    “我说是神仙教的您相信吗?”

    杨信说道。

    熊廷弼点了点头,然后盯着杨信的脸。

    杨信突然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熊廷弼突然笑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他笑得很开心地说道。

    说完他掉头留下一脸惊悚的杨信扬长而去。

    感谢书友160301000653618,283827qd,zzz666666,污城侯费玉污,千岁九王爷,尤文图斯的球迷,凤羽舞菲,我是草泥玛,晋安明月,开心的羊,轩辕贵胄祖述尧舜,秦杨鹏,灯火见人家,书友20170507112518602,书友20181114202159380等人的打赏

    。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